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銀行員捲袖下鄉 瘋搶綠電生意

精華簡文

銀行員捲袖下鄉 瘋搶綠電生意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999

銀行員捲袖下鄉 瘋搶綠電生意

天下雜誌624期

政府的新能源目標,拉動民間種電風潮,隨著太陽能板產業成熟、政策到位,民間融資需求增長,金融業一改保守態度,甚至不排除同業聯手,共搶綠電商機。

能源政策今年啟動,太陽能商機強勢回歸,業者紛紛脫下白襯衫,揮汗下鄉敦親睦鄰搶種電,面對這波綠色革命,金融界準備好了嗎?

雲林、嘉義一帶沿海的鄉鎮,年輕人口嚴重外流,庄頭只剩幾個佝僂得快要無法耕作的長者,最近卻突然熱鬧起來。

腳踩在地層下陷區軟泥裡,當地一位長者對大片的太陽能板比劃著說,「這裡原是休耕的荒土,半年多前有幾個穿襯衫的都市面孔陸續來勘量後,沒過幾個月,就變成太陽能發電站了,隔壁村也一樣。」原來是綠電業者與許多負責放款的金融業行員下鄉。

政府去年公布新能源目標、設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要擴大再生能源發電量,太陽能發電目標要在二○二五年達到二十GW,據台灣經濟研究院推估,至少需近三.八萬公頃的土地,等同六千八百個中山足球場,要鋪上薄薄一片的太陽能板。

藍海商機也讓業者加快投入綠電市場,投資總額、融資需求上看一.二兆台幣。

以往國內金融機構對綠色融資態度保守,太陽能廠商也一直詬病,銀行還款期短、放款時機慢,不夠「挺」產業;今年台灣配合綠能政策急起直追,金管會不僅成立綠色金融專案小組,還為公股銀行設立融資目標,協助綠電籌措資金,積極發展綠色金融。

這波綠色金融商機下,銀行業不僅進入融資利率戰國時代,連帶太陽能業者組成形式也愈來愈多元,投資規模也愈來愈大,挑戰銀行既有的放款模式。

趨勢1 融資利率戰國時代降臨

早期,台灣金融業者不清楚太陽能商業模式是否具自償性、難以詳實評估風險與控管,融資成本高。雖然早期競爭少、放款利率較高,銀行提供融資意願仍然低落。

「送件的人不會說、看的人不會看,誰知道怎麼做?」永豐銀行資深副總經理林宏洋膚色黝黑,性格俐落直爽,不諱言指出,早年太陽能融資申請案送進銀行,沒人敢接,花了不少心力與能源局、工研院研究,摸索一年「才敢摻下去」。

中華民國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光電農業委員會主委蔡清旭就說,曾有業者直接申請房屋貸款裝設太陽能板,利率低、撥款也比較快速。

經多年風險控管經驗敲磨,綠色金融市場競爭漸激烈,愈來愈多銀行投入太陽能融資業務,並爭相提出優惠利率、延長可貸年限與提高可貸成數。

加上近來金管會配合綠能政策,為公股銀行設立融資目標、並訂定放款成長率,不少公股銀行積極推出綠色融資專案,開啟了太陽能融資競價時代。

屏東縣政府與合作金庫共推綠能貸款專案,第一期就投入兩百億資金供貸,強調優惠融資年限與低廉利率。第一銀行也陸續推出專案貸款,至去年十月底止,綠色能源貸款總核准額度達三一二億,去年核准的綠能產業放款餘額約三百三十億,放款餘額約一五二億,年增幅分別為一六%、一○%。

一位銀行高階主管私下坦言,就為了配合公股銀行的優惠,才延長太陽能融資案的還款期限;另一名銀行高層也暗指,「已有人在做殺價競爭,」想要搶下大型貸款案。

國泰世華銀行企金執行長鄧崇儀則認為,早期風險高、競爭少,利率相對較高,近年參與同業多,客戶端確實會開始比價,就以經驗協助業者思考架構與專案,以高服務品質取勝。

不過,也有業者私下擔憂,部份銀行搶業績、以量取勝,就擔憂風險評估沒做好。

趨勢2 銀行融資對象變複雜

說話明快流利、邏輯清晰的譚宇軒,現為永鑫能源開發公司董事。憶起七年前與高中同學湯孟翰共同創立公司,語氣略顯興奮,「以往大家各自為政,我們就打團體戰,成立國內民間代表隊。」

譚宇軒說,台灣太陽能產業早期分工細密,規劃、設計與施工壁壘分明,系統開發商並不持有電廠,當時公司資本額僅三百萬。直至去年中,永鑫與麥格理資本簽署協議,新成立資本額八千萬的太陽能發展平台,垂直整合設備建置所有流程,提供所有環節的服務。

至於電廠所有權,譚宇軒去年中與台灣上市櫃公司和創投合作,聯手組成資本額五億的雲豹,並於旗下設立特殊目的事業公司(SPV),推動太陽能系統開發案。

借助上市櫃公司與創投力量,打破產業分工細密現況,並擁有電廠、掌握開發技術;同時因資本額提高,可向銀行融資的金額也增加,提高產業的彈性。

環顧國內,永鑫並非太陽能系統業者與金融業者合作個案。新日光和中美晶兩家太陽能廠商近期也相繼宣布,將與金融機構合資成立太陽能電廠公司,投資太陽能電站,兩家背後的「金主」都是國泰人壽;第一金創投也領銜六家已民營化銀行,共同注資成立五十億的綠能創投公司,專門投資太陽能電廠,配合台電長達二十年的購電合約量身訂作投資計劃,只待各大行庫及壽險公司的資金到位,隨即展開投資。

放眼國外,歐洲早已捨棄促使再生能源快速成長的躉購制度,而改採用競標制度,維持每年穩定的綠能裝置容量。美國綠能政策則採取碳權交易提供溫室氣體減量誘因,投資主要標的其實是亞洲市場。

台灣近來綠能政策方向明確,加上太陽能收益長期且穩定,許多國外私募基金與專業太陽能系統商也積極加入戰局。

面臨融資客戶形態轉變,玉山法人金融事業處中小企業部經理吳鴻瑧觀察,以往多由台灣太陽能系統業者向銀行申請融資,現個案規模較大,多由資本額較高的SPV主導,成為申請案的主角;近來SPV組成愈來愈多元,提供融資貸款時,往往就要特別進行投資公司財務調查。

「如果是郭台銘投資的公司、或是中鋼投資的特殊目的公司,當然搶著也要做!」林宏洋打趣道。

趨勢3 大型貸款盛行,銀行勢必聯手

政府以往力推「陽光屋頂」政策,補助農舍、工廠與大樓屋頂種電,面積小、發電量低,後開放部份農地種電,又掀「假做農、真種電」弊端,現規劃大規模發展地面型太陽光電。環顧國內,嘉南沿海一帶,廣大的地層下陷區、不利耕作區與高鹽份地帶,成發展大面積太陽光電的絕佳地點。

「要推綠色能源,太陽能發電廠規模就要夠大,融資金額高、風險高,銀行意願相對低,勢必走上聯貸,」金融研訓院海外中心代理所長王嘉緯分析。

地面型太陽光電用地動輒上百公頃,投資者需向地主租地,每分地每年租約喊價至少萬元。加上沿海地帶缺乏饋線,要把發出來的電併入台電的電網,投資者需自行裝設電廠與電源線,開發金額動輒上億。

太陽能發電由早期低門檻,轉變為資本戰爭,成了資本額較小的廠商玩不起的金錢遊戲。

合作金庫法人金融部協理許朝民更樂觀表示,未來甚至可能出現地方政府與民間合資的超大型計劃,可能由地方政府出面向各家銀行申請融資,若金額過大,也不排除要與其他同業合作。

隨著大型貸款趨勢崛起,銀行端提供融資的風險評估機制,也將產生變化。

「大家都不希望電站住在家隔壁,可能有抗爭問題,除敦親睦鄰外,更希望有政策主導,」吳鴻瑧說,除了以往派行員實地走訪現場勘察外,最重要的,就是環境與社會影響評估。

太陽能在未來再生能源扮演重要角色,商機潛力雖好,其實卻是一場競爭激烈的叢林戰,不僅要有敏銳的洞察力,更考驗參與者對市場變化的應變力。

國泰世華銀行為國銀中綠能融資市佔率第一。談起綠能融資,企金執行長鄧崇儀自信笑說,不管政策如何變化,就是要秉持讓環境變好的初衷。(楊閔攝)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