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幸福台灣味,60好食材】小米 最迷你的山地戰神,守護原鄉三千年

精華簡文

【幸福台灣味,60好食材】小米 最迷你的山地戰神,守護原鄉三千年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770

【幸福台灣味,60好食材】小米 最迷你的山地戰神,守護原鄉三千年

Web Only

原住民神話中的神奇小米,耐旱、耐瘠,環境再惡劣亦能生長。豐年祭正是為了慶賀小米神與祈求豐足而舉行,它不只是單純的食物,更是延續命脈的神聖作物。

5月,幾個排灣族人背著竹籠,走在海岸山脈。即便一片陡峭,但一株株高度及胸的綠莖,掛著飽滿穗粒,每穗約3千到1萬個籽粒,向著蔚藍太平洋。

用「逆境勇士」來形容它,再適合不過。

這是小米,原住民的神聖作物。它耐旱、耐貧瘠,環境再惡劣也努力生存。「豐年祭」正是慶賀小米豐收。

與老鷹共舞,與自然共生

一眨眼,族人的雙手握了數十把稻穗,以細繩綑綁再放籠內。「以前耆老還用葉子老梗或樹皮乾來綁,」查拉密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劉新明說。

查拉密部落是全台種小米面積最大的原鄉部落,在台東縣太麻里鄉多良車站上方。50幾戶住民或自給或販售,都維持種小米的傳統,也依著祖先智慧,用老鷹、碎石協助:不獵殺老鷹,讓翱翔的牠們除鳥害;用滿地碎石保雨水。

每年3月播種、疏苗後幾乎野放,等夏季豐收。

「愛上土地後,她也同等愛你,」劉新明說,那是和自然共生。

5月中,排灣族人劉新明踩著陡峭的山壁,到田中採收結實累累的小米,為7月中的豐年祭做準備。(林怡廷攝)

小米的遷徙足跡,也是族人的共同記憶

小米還是古老的住民。成功大學生科系副教授張松彬曾指出,早在3600年前,小米就已入住台灣,餵養世世代代、不同族系的原住民;它們也到處遷徙。

「我們的祖先是從屏東過來的,」劉新明說,「部落的勇士和獵人會帶一隻狗走在前面,只要狗停在那不走了,就是下一個要住的地方,」哪裡土地肥沃,就往哪裡去,這是「刀耕火種」傳統。

遷徙的必備家當是小米,當安頓下來,就撒種、耕種。日治時期的理蕃政策後,各部落漸漸改為定居。但經過長期的遷徙、種植與留種,全台已有近300多種地方品系的小米。

台東區農改場副研究員陳振義說,近50年則經過農改場的選拔、改良,挑出產量較佳的10個品種命名,例如:台東選1號至6號、台中選1號與台東7至9號。

劉新明手中的是1993年選育的「台東7號」,稻穗是橘紅色,部落耆老稱它為「qudjidjilj vaqu」(紅色小米)。紅色小米填滿小卡車後,互助的族人收工,沿蜿蜒山路回家。

部落復耕,讓小米田繼續歌唱

小米發展出各類美味:家常「搖搖飯」,在柴火上的大鍋拌煮小米加野菜;慶典或交際的小米酒,則加酒麴、入陶甕,以姑婆芋葉子封甕口釀製,夏季5天、冬季幾週即可入杯;節慶祭祖、有如粽子的「阿拜」(a bai)用月桂葉包著甲酸漿葉、小米和豬肉,捏成長條型蒸煮;還有可口點心——麻糬。

台東縣金峰鄉歷坵部落的村民製作小米粽。(黃建賓攝)

「這是媽媽的味道,」51歲的劉新明說。8年前,到都市闖蕩多年的他重返家鄉,接手家族土地種小米。「耆老擔心我們終止小米種植,等於把原住民斷炊了,」這也是全台原鄉部落的憂心,1952年,全台小米種植面積曾達6736公頃,2011年降至188公頃。

但小米再次證明,遭遇逆境仍能重振。近5年,原鄉意識抬頭、小米的經濟價值隨著養生風提高,愈來愈多部落復耕小米,台東太麻里鄉及金峰鄉尤是,原住民飲食文化也能延續。(責任編輯:黃韵庭)

 

【數位專輯】幸福台灣味:尋找你我的飲食身世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5期《幸福台灣味 》>>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