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林深靖:馬克宏當選 金融集團的政變

精華簡文

林深靖:馬克宏當選 金融集團的政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747

林深靖:馬克宏當選 金融集團的政變

天下雜誌623期

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恐非反極右民粹的勝利,而是歐、美等國際金融大亨祕密操作、針對法國的一場「政變」。

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一些台灣媒體慶幸他擋下民粹狂潮,擊敗法西斯傾向的極右翼政黨。我們不妨談談這個「貢獻」。

馬克宏擋下極右派?

馬克宏在大選第二輪拿下六四.○一%的選票,對手只有三五.九九%,可謂完勝。只不過,法國兩輪投票的設計,選民第一輪通常是投自己中意的候選人;第二輪則是為了擋下不喜歡的政客。馬克宏的得票率一點都不例外,因為兩輪之間,對勒龐的「民族陣線」有戒心的,都轉移過來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馬克宏抵禦民族陣線其實是失敗的,因為他給了這個極右翼民粹政黨相當可觀的成長空間。

二○○二年的總統大選,席哈克以八二.二一%的得票率,大勝勒龐父親——老勒龐的一七.七九%,兩輪之間的得票成長率是三五○%。兩相比較,勒龐可是為她所屬的政黨,創下有史以來最高的得票紀錄,認真說起來,她並沒有輸!

六月的國會大選,由於馬克宏的政黨「前進黨」乃屬新創,在國會中取得多數席位的機會不大,極可能會再產生「共治」的政局。依法國雙首長制,若馬克宏的政黨無法獲得國會多數,只能由他黨組閣,各部會首長的任命權在他黨的閣揆手上,總統權力勢必大受侷限。

機會主義者的組合

馬克宏大學時念過哲學,宣稱自己曾是法國哲學大師利柯的助理,接受過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巴里巴的指導。可能也因為如此,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對他極照顧,稱許馬克宏當選,可能打破歐洲沉悶的僵局與左右畛域,為歐洲政治帶來新的可能。

不過,法國知識圈似乎不太相信這一套。譬如法國經濟學家勒爾冬認為馬克宏談話喜歡用「坦白說……」開頭,只不過證明他根本不是坦白之人。他的談話也許說得漂亮,但是內容多空洞、含糊,這其實是金融界貴族的習性。

《外交世界》資深記者貝妮德說,馬克宏很受媒體寵愛,但是,他只不過是使用看似新巧的語言,包裝陳舊的理念。深入分析他的主張,其實與法國現任總統歐蘭德大同小異。

由歐洲一批自由記者所組成的「零點網絡」則發表聯合評論,認為馬克宏在媒體上會如此受寵,其實經過縝密設計,是一批歐、美金融家祕密操作出來的。馬克宏的當選,相當於國際金融大亨們針對法國的一場「政變」。

此外,巴黎左翼圈另類全球化運動的領頭人、經濟學家馬希雅,在給朋友的私信中說,馬克宏根本是脫韁新自由主義的代理人,是經濟全球化和政治自由化的綜合體,他的當選代表金融資本的勝利,勞動者的未來更為艱困。

拉丁美洲專家安福漢和尼斯大學法律系教授夏爾文,則在知名內幕調查媒體《調查行動》中表示,馬克宏新創的前進黨,是法國左翼和右翼機會主義政客的組合。「馬克宏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新階段,法國第五共和的體制愈來愈脆弱、對權力的關注往個人集中、公共的成分薄弱、政治經濟的運作更陰晦不透明、更向金錢的力量屈服。這樣的體制,是大老闆們最歡迎的。

「中國路線」未來式?

當然,也有人關注馬克宏主政之後,法國在國際社會中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既已得到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以及華爾街幫的歡迎,那麼他對中國的態度如何?

由於競選期間,馬克宏曾經引用毛澤東的語錄,說「能奏效的方案就是好方案」,許多中國媒體因而認為馬克宏親中。但馬克宏選擇性地引用毛、鄧名句,只不過說明他是徹徹底底的實利主義者。

關於中國,他的關注點主要在經濟變數和市場競爭。大選期間的電視辯論上,他強調建構歐盟共同商貿政策的重要性。他指出,中國有逾十億的人口,而法國只有六千萬,唯有歐盟所有國家在商貿政策上採取一致立場,才可能與中、俄等大國較量。

他關於中國的言論,多見於擔任經濟部長期間。一五年馬克宏曾在柏林表示,中國經濟成長趨緩,發展狀況讓許多歐盟國家不安。法國經濟雖不致被牽連,那些過度倚賴中國貿易的國家還是要有警覺。不過他也說過,「過去十年來的世界經濟,中國做出了最大的貢獻。中國正在轉型,朝向一個新的成長模式,我們很期待中國成功,中國的成功,對大家都有好處。」還說,由於對中國經濟趨緩太過操心,已致金融市場重大震盪,他認為這是反應過度。

馬克宏最憂慮的是中國的生產力太驚人,對歐盟市場造成重大的壓力。二○一六年四月他接受議員對歐洲經濟狀況的詢問,表示反對中國鋼鐵對歐洲的傾銷,認為這對歐洲的鋼鐵產業很不公平。

此外,中國對他而言就是選票。由於另一位候選人勒龐及其政黨對外來移民一向不友善,法國華裔選民當然是馬克宏拉攏的對象。競選期間,為表示對在法華人的關切,馬克宏於二○一七年三月底,接見了曾被法國警察破門殺害的華人劉少堯的家屬,向他們做出會重視法國華裔安全的承諾。

法國近幾年的社會動員十分激烈,人民對政治的更新抱高度期待。傳統大黨在大選中被全面拋棄,是否意味著政黨政治的終結?馬克宏代表的是新生的力量,還是傳統陰暗勢力的反撲?不管怎樣,這肯定是歐洲巨大變局的開端,值得密切關注。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