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綜所稅漏洞多 政府還要再減稅?

精華簡文

綜所稅漏洞多 政府還要再減稅?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609

綜所稅漏洞多 政府還要再減稅?

天下雜誌623期

財政部預計六月提出稅改方案,但這個「大工程」卻形同在中空的基礎上減稅。因為,浮濫的租稅減免項目、免稅的資本利得,加上可觀的地下經濟,正在掏空台灣稅基。

五月十五日,行政院編列逾八千八百億的前瞻預算,在立委吵鬧推擠中通過初審。同一天,攸關全國六百萬納稅戶的稅改方案,也在立法院專案報告。財政部部長許虞哲公開宣示,「稅改方案的結果會是減稅。」

這意味著,以林全為首的「財稅幫」政府,要棄守稅收不變的原則。

行政院長林全在財政部部長任內,打破加稅禁忌,實施最低稅負制。如今從「加稅部長」變「減稅院長」,來自兩股壓力:一是大股東抱怨內外資股利所得課稅差距太大;另外,專業白領不滿所得將近一半要課稅,威脅用腳投票。

「知識經濟時代,人才移動成本也很低,人才帶動創新,全世界都在搶,台灣不能因為高稅率讓人才外流,」連財稅大老孫克難也憂心忡忡。

表面上看,台灣綜合所得稅最重課四五%,在主要國家僅次於日本,負擔沉重。

但弔詭的是,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台灣竟以輕稅高居受評六十一國的第八名,租稅負擔比新加坡還低。(見表一)

明明同一套稅制,為什麼租稅競爭力結果會南轅北轍?

病灶一 免稅所得漏稅大

因為我國綜所稅的所得,包括薪資所得、股利所得、租賃所得、買賣房屋所得等,加總以後採量能課稅。但實情是,我國所得稅減免項目浮濫,即使稅率高,收到的稅卻很有限。(見表二)

一大病灶是琳琅滿目的免稅所得。

台大法律系副教授柯格鐘形容,整本稅法輯要,有一半在規範稅捐優惠。攤開財政部最新稅式支出報告,法律依據從「所得稅法」、「郵政儲金匯兌法」、「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管理條例」到「國際金融業務條例」,統統打破「有所得就要繳稅」的基本原則。例如,國家考試監考人員所得免稅、成立公益信託所得免稅。

柯格鐘不滿地說,各部會爭取的租稅優惠,加重所得分配扭曲。

最為人詬病的,就是證券交易所得稅停徵。前財長郭婉容、劉憶如母女在任內主張恢復課徵證所稅,面臨排山倒海的抗稅聲浪,連金管會也出面疾呼不利資本市場發展。證所稅兩度闖關失敗,一般預期二十年內不可能復徵。

政大財政系教授何怡澄說,股票交易所得從來沒課過,讓在股市裡賺很多錢的人,一毛錢的稅都不必繳,才會產生相對剝奪感。

「因為我們對證券交易所得的人太好,才有人質疑,為什麼要對股利所得那麼苛刻,」何怡澄解讀。

工作貧窮與租稅政策研究室主任洪敬舒感嘆,台灣早期為了鼓勵投資,對資本利得者寬厚,現在想加稅卻加不回來。

更糟糕的是,台灣對股票投資課交易稅,不課所得稅,等同變相鼓勵投資人短進短出、炒作股票。

在稅制上大開資本利得的後門,彷彿壞掉的收音機重複輪播。

今年一月起,金管會以降低交易成本、活絡資本市場為理由,停徵上市櫃債券ETF交易稅千分之一,當沖交易,稅也減半課徵。

病灶二 要課稅的所得還可扣除

造成稅收流失的病灶二是,要課稅的所得中,存在大量免稅額、扣除額。

最大宗的,是「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財政部推估,今年國庫會損失三百多億元,相當於一年綜所稅收入的十分之一。

三十六歲的蘇濡群(化名)在一家遊戲公司當總經理,老婆是一家上市科技公司的專案經理,兩人所得約兩百五十萬。今年蘇太太報稅時就抱怨,薪資所得每人才扣除十二.八萬,利息所得可扣二十七萬,「錢都拿去繳房貸了,哪來那麼多定存,這條對年輕人根本沒用。」

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最早自民國五十七年開始,當時為了累積國內投資資金,所有納稅人一體適用。

半個世紀過了,這項扣除額,不只嚴重侵蝕稅基,更明顯優惠高所得者。審計部報告試算,依當前一年期定存利率,利息收入可達到二十七萬以上,存款本金起碼要兩千多萬元。

反觀美國、新加坡、日本和韓國對利息免稅,不只限額,也限制身分或金融商品。例如,日、韓都規定,必須是年長者或身心障礙者,才可享部份免稅。

各類所得的差別待遇,也凸顯在租賃所得。

同樣年收入一百萬,薪資所得有八十七.二萬要繳稅,若乘上稅率四五%,要繳三十九.二四萬。但包租公可扣抵四三%費用,實際要繳的稅不到三十萬,遠低於其他所得類別。(見表三)

台大經濟系系主任林明仁帶領的貧富差距研究顯示,台灣金字塔頂端的六百戶,二○○○到二○一四年這十五年間,資本所得佔比一路由六成增加至九成,顯示有錢人透過股利、利息和房租等收入累積財富。(見表四)

孫克難批評,現在綜所稅有逾七成來自薪資所得,反觀利息所得只剩下銀行利息,債券、短期票券利息所得都分離出去,稅率只有一○%,「綜所稅早已經支離破碎。」

從攤販、美容院到網路商店等地下經濟,政府掌握不到所得,就課不到稅,也變相拖垮國庫。

病灶三 四兆地下經濟課不到稅

台北商業大學財政稅務系副教授羅時萬回想,他有學生是低收入戶,一年只要繳一學期的學費,某一年剛開學,學生向他請假,理由竟是全家要去日本玩。「他不窮啊,只是你抓不到他的所得,」羅時萬說。

已故前財長何志欽和台大多名教授曾估算,台灣地下經濟的規模,大約是我國GDP的二八%,比OECD國家多一倍。若以GDP為台幣十五兆元計算,地下經濟金額高達四兆台幣。

去年立法院預算中心點名全國二十五處觀光夜市,包括台北寧夏夜市、新竹城隍廟夜市、宜蘭羅東夜市等,攤商很少開立發票,涉逃漏稅。

另外,台灣不少房東租房不開發票,口頭警告房客要報稅就要加價,也讓台灣租屋市場成為一大稅收黑數。

陳小姐兩年前從大學畢業,在捷運科技大樓站附近租房子,每個月房租八千多塊。房東說,要報稅就要加房租,因此,兩年來她都沒報。同一個房東,還另有三間房,一年房租收入就有四十萬,完全不用繳稅。

新興經濟活動,也擴大地下經濟的邊界。何志欽等人的研究指出,從電子商務蓬勃發展,多數網拍賣家仍是未設立營利登記的SOHO族,到共享經濟催生的Uber駕駛、日租套房房東,政府全課不到稅。

資本利得免稅、減免項目浮濫,加上可觀的地下經濟,掏空台灣稅基。

財政部預計六月端出的稅改,形同在中空的基礎上減稅。儘管許虞哲擬調升營利事業所得稅來彌補稅損,但常常喊手上沒有產業政策工具的經濟部,可能藉機要回租稅優惠,難保得不償失。

孫克難感嘆,租稅全球化競爭的結果,覺得稅重的人或資金就離開了,留下來的減免稅減掉了,以至於租稅在所得重分配扮演的角色,愈來愈微不足道。

問題是,台灣人民都同意,稅制不再扮演所得重分配的角色了嗎?租稅負擔率已是全球數一數二低的台灣,再減稅,哪裡來的錢做社會福利補貼?

「效率容易處理,降稅就好了,難是難在如何不對中小股民造成傷害,結果我們被安上『只在乎公平』的罪名,」此次股利所得稅稅改研究學者之一、政大財政系副教授陳國樑一臉無奈。

喧騰多時的所得稅改革,台灣社會要的不是皆大歡喜的減稅大禮,而是經得起長期考驗的稅制改革。

-------------

稅改新聞幕後

五月二日,股利所得稅稅改委外研究報告公告上網,那天下午《天下》記者來到政大財政系副教授陳國樑的辦公室。他一開口就不客氣地說,「如果財政部要推方案11,連會傷害中小股民的sense都沒有。」

方案11,即「定額免稅或單一稅率二擇一」。據學者試算,新制會讓大約150萬戶加稅,且集中在「雙低族群」──低股利所得、低稅率的人。

方案11不是學者建議,而是財政部要求列入。讓陳國樑不甘的是,原先財政部允諾學者推薦的兩個方案,加上方案11,採三案併陳,沒想到四月中召開委外報告期末審查時,把學者版本貼上「只著重公平面」、「違背國際潮流」的標籤。

審查學者之一、政大財政系教授何怡澄透露,三位民間審查委員都傾向採累進課稅,但財政部更在乎效率,才會支持有單一稅率的二擇一方案。一位參與期末審查的學者私下抱怨,第一次在財政部開會感到時空錯亂,以為跑到了經濟部。

何怡澄認為,政府降股利所得稅率的壓力很大,但問題不全是內外資租稅不公,怕錢會外流,而是全球反避稅潮流,台商原本放在海外的錢,現在想回來了,但不想被課那麼重的稅,才積極遊說。陳國樑也說,工商團體不只要恢復全額設算扣抵,還要單一稅率20%,要的減稅利益比券商公會還多。

但據熟悉財政部的人士透露,從部長許虞哲到督導稅改的次長吳自心,都是傳統稅官出身,著眼仍在最小稅損,因此才選了方案11。

未料外界安上稅改是「劫貧濟富」,驚動行政院長林全,要財政部注重「公平面」。許虞哲才公開表示,絕不會採納方案11。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