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王長怡×王瑞瑜 突破台灣生技盲點

精華簡文

王長怡×王瑞瑜  突破台灣生技盲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4744

王長怡×王瑞瑜 突破台灣生技盲點

天下雜誌623期

台灣有本事研發新藥,生產、銷售卻只能另請高明?一群娘子軍的製藥夢,擊破台灣生技弱點,築起全台最大蛋白質藥廠,推台灣向「製藥」新里程碑邁進。

「三、二、一,」藥廠的剪綵儀式在隆隆炮聲中展開。在生技業起飛、企業紛紛建廠的台灣,這畫面並不稀奇,但高階主管清一色多是女性,可是難得。

這是由聯合生物製藥(聯生藥)董事長王長怡領銜的娘子軍。

聯生藥總經理廖美君,是王長怡的國高中同學,取得耶魯大學博士學位後,闖蕩美國生技業近三十年,三年前由王長怡延攬回台;聯生藥執行董事林淑菁則是本土博士,跟著她已逾十五年。

專業是高壓生技產業中的留人關鍵。「女性往上爬,會鼓勵其他人往上,」廖美君說,「你專業,人家會尊敬你,這很重要。」王長怡對科學與專業的堅持,讓廖美君即便得和美國丈夫分隔兩地仍選擇回國。

攤開股東名單,另一個「她」也吸睛,那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的女兒、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根據去年聯生藥年報,台塑生醫與王瑞瑜,持股近四分之一(二二.八五%)。

王長怡和王瑞瑜,這組「王見王」的聯手,早在二○一三年宣布合作時就掀起話題,這還是台塑集團首例生技製藥轉投資案。

事隔三年,斥資十五億台幣、八層樓高的蛋白質藥廠,四月底在新竹湖口工業區啟用,成了全台最大的蛋白質藥量產工廠。目前廠內的兩條生產線,可年產四五○○公升的蛋白質藥物,最多可再擴充六倍,以承接國內外企業的代工訂單。

娘子軍一:王長怡

掌控生產 壯大生技產業

這座藥廠的落成,是台灣生技發展的重要里程碑,它代表聯生藥不只踏上台灣高喊的「研發新藥」路,還向「製藥」邁進。

「生產是工業之母,」六十五歲的王長怡,身穿一襲黑色套裝、留著一頭短髮,用宏亮的聲音致詞,「特別是生產技術與法規門檻高的生物製藥,無法掌控生產,公司與產業就無法深耕茁壯。」

她觀察,台灣充滿許多小型研發公司,往往藥物研發到一個階段,就授權,由國外生技公司承接後續的製造和銷售,很是可惜。「打造研發、製藥到銷售的全方位藥廠,」是王長怡投注大半輩子的理想,這也能補足台灣生技業較欠缺的一環。

尤其,她特別關注蛋白質藥物(又名生物藥或大分子藥物)。雖然蛋白質藥物的生產技術較傳統化學藥來得困難,但這是全球藥物的研發趨勢,也具市場潛力。

國際生技智庫公司Evaluate-Pharma去年預估,全球生物藥品市場規模將在二○二二年,達三三七○億美元(約十.二兆台幣),較一六年成長六八.五%。

這塊大餅,各國藥廠都想搶食。但王長怡語帶自信,「要在有魚的地方撈魚,」她認為重要的領域、不要畏懼,重點是要有實力,抓到利基。

她口中的「實力」是科學。目前聯生藥的產品線共五項新藥、三項生物相似藥。其中,愛滋病治療抗體新藥UB-421,年初在台灣完成二期臨床試驗,並預計進行多國多中心三期臨床試驗。

她更以科學家自許,「我到現在還是科學家。」創業已近三十二年的她,仍研讀科學、重視研發。

廖美君笑著說,只要任何新科學,王長怡都很有興趣,還想把多種新科學、新技術引入公司,「常常是我們要拉住她。」

她也用科學思惟管理公司,「要客觀、最怕盲點。」她重視數據,也建立開放討論的文化,「隨時可以推翻論證。」

作為《中外雜誌》創辦人王成聖的女兒,想和父親一樣改變社會,父親用筆,而她用科學。

一切來自五歲時的萌芽。那是一九五七年,在女物理學家吳健雄的合作下,楊振寧和李政道獲頒諾貝爾物理獎,「媽媽說『一個中國有名的女科學家吳健雄,為中國人爭光。』我心裡永遠記住這個場面,學科學是不錯的 。」

高三那年,她決心專攻生物醫學,還不怕走難路。先是在下學期轉組,不考醫科,進入台大化學系;她又申請常抱走諾貝爾獎的紐約洛克斐勒大學博士班,成為第一個入學的華裔女性。

她更打破紀錄,二十八歲即任美國史隆.凱特琳癌症研究中心分子免疫學實驗室主任;團隊成員多比她年長,但她用實力證明自己,「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你要努力、專業,贏得尊敬。」

不安於現狀的她,一九八五年,在紐約創立聯合生物醫學公司(UBI)。一九九八年,獲得行政院開發基金與經濟部支持,回台成立聯亞生技。

但她坦言,當時台灣法規、人才到通路等環境,「不肥沃,得不斷翻動。」後來她因C型肝炎檢驗試劑、口蹄疫疫苗漸在國際打出成績。她還陸續收購羅氏、葛蘭素威康在台藥廠,從藥廠管理到人才,為現在的聯生藥練兵。

不過,聯生藥從聯亞生技分割前,曾歷經一段黑暗期,「那時候幾乎是用盡所有公司資源,還要往下發展(抗體藥物)、需要很多資金,」林淑菁說。

台塑的投資則讓聯生藥的「錢財資源」到位。啓弘生物科技執行長、前生技中心副執行長阮大同觀察,財團對生技產業的資金挹注很重要。尤其,台灣相較於韓國或中國,沒有大量政府資金投入,「劣勢很多;民間大企業願意投入,是有意義的事。」

娘子軍二:王瑞瑜

跨界醫、藥 做生技推手

投資案的背後推手是王瑞瑜,她相中了蛋白質藥物的發展。

紐約大學會計系、台大EMBA畢業的她,雖是商管背景,但她積極帶著台塑集團跨入生技業:先是二○○三年成立台塑生醫、整合長庚大學與長庚醫療資源,並在三年前入主聯生藥股東。

台塑企業總管理處醫學事業發展中心副總經理黃銘隆說,前董事長王永慶設醫院,是看到父親罹病,卻沒能得到好的醫療照顧,「王總(王瑞瑜)更進一步,她看到很多疾病還沒法得到治療,在預防醫學和製藥也要盡心力。」這筆投資也補足台塑集團在長庚大學、長庚醫院外的製藥版圖。

但對王長怡和王瑞瑜而言,挑戰才開始。

聯生藥副總經理孫潤本坦言,藥廠目前僅生產愛滋病治療新藥UB-421三期臨床試驗藥物,仍未有其他企業訂單,「前提是要先證明我們的功夫好。」

同為國內蛋白質新藥研發與製藥業者表示,「國內有競爭是好的,但問題是人才有限,要自己訓練。」搶才、培才也是挑戰。

不過,王長怡似乎不畏懼,「我持續幾十年沒有一天鬆懈,很挑戰,但說實話,我很享受和我的團隊和我自己的每一刻。」

「一步一腳印,現在是準備好的時刻了,」王長怡說。她們想從台灣走向國際的生技故事,未完待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