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海上種風車 七千億新綠金

精華簡文

海上種風車 七千億新綠金

圖片來源:上緯新能源提供

瀏覽數

5131

海上種風車 七千億新綠金

天下雜誌623期

自己的風電自己造,看中台灣離岸風電藍海商機,外商、台廠組隊打造供應鏈,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不僅要拚出海上綠色電廠,還要拚亞太風電設備生產基地。

苗栗竹南外海,兩支高約百公尺的離岸風力發電機在海上緩緩轉動。

台灣第一組(上緯子公司海洋風力發電投資)花了四十億、五年打造的示範風機,終於開始轉動試發電了。

想像一下,未來十多年,台灣海峽從桃園至彰化海域,將會有五百多支風機在海上轉動,提供四百萬個家庭所需用電。

輸出電力、增加人力

這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更是未來商機,發電也創造產業與工作機會。

因為要在二○二五年達到非核家園,必須依靠再生能源補位。經濟部的目標是,再生能源發電佔比要從現有的四.八%擴增至二○%。

其中新增裝置容量目標最有野心的,就是離岸風力發電要從零達到三GW(吉瓦),超越核四的二.七GW。

目標一定,開發商蜂擁而至(見表)。主要原因是台灣離岸風力仍屬開發初期,二十年躉購電價每度六.○四元,是歐洲的二至三倍。

台灣海峽是兵家必爭之地,規劃了共有三十多塊潛力場址,作為風力發電設置的場址。在供電任務之外,更要在台建構供應鏈。

經濟部能源局估算,台灣離岸風電潛能約十二GW,總產值可達七千億台幣,創造兩萬個就業機會。

以過去十年發展離岸風電的丹麥、英國、德國、法國、荷蘭等國為例,包括塔架、葉片生產、機腔裝配、風機運轉維護與港口服務等領域,創造了超過五萬四千個工作機會。

打造離岸風電供應鏈有幾大方向。

方向一:補強基礎建設

首先,在基礎建設,上緯新能源經驗可供借鏡。因為台灣從未有離岸風電經驗,基礎資料付之闕如,要花的成本超乎想像。

上緯董事長蔡朝陽說,蓋兩支示範風機多花的十六億成本,都是因為缺乏基礎建設,讓他感嘆,「離岸風電產業非得本土化不可。」

為了埋設深入海床二十幾層樓的基樁,上緯自費五千萬做地質調查。台灣沒有供離岸風力的硬體設備,例如卸貨碼頭、海事工程船等,只能租歐洲工作船,一天租金加油料就要八百萬。

慘痛教訓後,上緯新能源和台灣港務港勤公司合組台灣離岸運維服務公司,將利用港務港勤公司原有的海事工程能力,包括拖船、維修船等,提供離岸風電維運、海底探測、人員運補等方面需求,預計第三季上線。

中鋼也組成「Wind-Team 離岸風電零組件國產化產業聯盟」,任務在引進國際技術,協助政府將離岸風電產業在地化。

中鋼風電技術處處長賴明德指出,中鋼預計在高雄興達港海洋綠能園區,新建全台第一個離岸風電產業水下基礎結構物製造基地,包括施工專用碼頭、船隊工作母港,提供施工船隊裝載、補給及維修。此案預計明年完工,將是一大里程碑。

基礎建設另一挑戰是電網。離岸風場的電要透過饋線(接入主電網的支線、節點)併網,但目前饋線建置地點與成本歸屬尚未明朗。也有開發商指出彰化外海三十多個風場,裝置容量上看十GW,但饋線與變電站規劃趕不上。

方向二:善用外商投資力

第二是資金來源。開發離岸風場動輒上千億,前期研究、環評起碼要六年,開發風場又要四年,口袋是關鍵。

蔡朝陽最了解困難。「過去幾年吃了兩百次閉門羹,」他拜訪過大大小小金融機構與企業,無人願意融資。「台灣從來沒做過、風險太高、回收期太長,」這些理由他聽了無數次,但上緯股本只有十億,一定得找後援。

資金即將斷炊之際,今年一月上緯終於找到外商救援。澳洲麥格理資本入股五○%,以及丹麥丹能風力(DONG Energy)入股三五%。丹能提供風場開發諮詢,上緯統領風場開發管理,麥格理則是財務顧問與融資服務。

麥格理為何看中台灣?麥格理資本基礎設施、公用事業及可再生能源亞洲區執行主席沃克(John Walker)來台接受《天下》採訪表示,「比起高報酬,我們更在意長期穩定回收,而台灣的再生能源躉購費率是吸引人的。」

面對外界質疑再生能源投資可行性,沃克則表示,他能理解大家為何抱持懷疑,因為台灣沒有經驗。但他強調現在投資,將來能創造工作機會給下一代。「我相信台灣有機會創造新的出口產業,成為亞洲離岸風力的基地。」

方向三:整合重點企業

第三,是零組件供應鏈。賴明德認為,最關鍵的是企業要願意投資技術設備,把現有成熟技術帶進來。

賴明德指出,中鋼與國際風機廠商目前正盤點現有技術能力,已辨認出二十一家重點企業,例如台朔重工要做齒輪箱,東元與大同要做發電機,台達電將投入控制元件、轉換器。中鋼預計在六月底辨識技術缺口,及申請工業局整合型科專計劃,協助國內廠商引進或開發技術。

離岸風電零組件國產化產業聯盟的目標,是在二○二二年前完成第一階段關鍵零組件在地化,並取得國際認證。賴明德也表示,未來希望新建風機零組件測試中心,目前零件要送到美國或西班牙做測試,耗時又花錢。

台灣建構離岸風電供應鏈,不應只看台灣,而要放眼全球。丹能風力亞太區總經理暨台灣區董事長柏森文(Matthias Bausenwein)受訪指出,丹能已研究了台灣一二○家企業的能力,發現台灣很有潛力。「但供應鏈本身要願意投資,」他說,有意願的供應商要當亞洲離岸風電先行者,現在就要做出長期投資決定與承擔風險。

以丹麥為例,人口僅五百萬,但風電產業有逾二六○間公司、聘雇三萬人,丹麥商務辦事處估算,每年自丹麥輸出的離岸風電設備產值達三三○○億歐元。

「如果在地供應商長期在品質與價格上夠有競爭力,未來甚至能打入歐洲供應鏈,」柏森文說。

方向四:產學實務合作

第四,人才培育。蔡朝陽表示,離岸風場集中在彰化外海,上緯與彰化大葉大學研擬開設離岸風電碩士專班,這會是台灣第一個針對離岸風電結合理論、實務與救災能力的專班。離岸風電涵蓋的領域甚廣。不只機電技術與海洋工程,還包括金融、法律、地質、地理、生態、氣象,甚至考古。

不可忽略的,還有與居民的溝通。蔡朝陽取得苗栗示範風場資格後,派員工長駐苗栗,花三年跟漁民打好關係,終於在一五年取得九五%漁民同意,簽訂備忘錄。

具二十五年離岸風場開發經驗的丹能風力,很有心得。

柏森文說丹能風力在英國開發十多個離岸風場,捐助組成非營利漁業公司,資助漁民添購冷凍設備或贊助研究船等等,讓漁民與離岸風場共存共榮。

然而,在地化固然重要,資源與力氣要放對地方。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郭玉樹,曾在德國漢諾威大學協助規劃德國第一個離岸風場基樁結構設計,研究離岸風電十多年。「應該要先釐清什麼廠商願意讓台灣做什麼部份?要多少代價?未來的市場能有多大?」

郭玉樹認為,諸如發電機與關鍵零組件驗證,是歐洲已經成熟的技術,台灣如果再投入資源追趕,會走冤枉路。

他建議聚焦在台灣優勢的部份。例如離岸風機如何應對地震與颱風、做未來二十年生意的在地維運,包括基礎建設以及海事工程技術培養、地質資源調查,以及支撐結構的鋼材製造,是台灣最有優勢的部份。

攤開目前各部會投入離岸風電研究經費,發電機就佔了一半,相較之下海事工程卻佔不到五%。郭玉樹認為,佔離岸風電成本三成的支撐結構,在台灣在地化,最有降低成本空間。

「台灣應做好準備參加長跑比賽,而不是都還不會跑,就想參加最困難的短跑,」郭玉樹說。

返回深度數位專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