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超級珠三角Ⅱ】深圳,創意變產品只需3天

精華簡文

【超級珠三角Ⅱ】深圳,創意變產品只需3天

從華強北電子交易街到整個深圳,挾著山寨累積的底蘊,成為如今創新創業的活力,圖為深圳育山科技協會創享街。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498

【超級珠三角Ⅱ】深圳,創意變產品只需3天

天下雜誌623期

一位矽谷工程師在深圳花2000人民幣,就能找齊零組件做出iPhone6s;有創意就能在華強北電子街1天內做好樣品、3天內變產品、1週就量產。飛快速度的創業熱,讓台商直呼沒到現場簡直無法想像。

超級珠三角要從以「科技山寨」著名的名號,變成創新創業的「東方矽谷」。今年4月出刊的《經濟學人》這樣描述深圳:它想的不是「告別山寨」,而是升級山寨背後強而有力的生態系統,當硬體、跨國企業、人才都具備,就離「全球創新中心」的目標更近了。

想一眼看懂深圳的山寨生態圈,深圳賽格眾創空間總經理王子瀚帶著《天下》記者走進華強北電子交易街,笑著說了個故事:今年4月,一位來自矽谷的工程師,花了2000人民幣在華強北買齊了零組件,竟然組裝出了一支能用的iPhone6s手機。王子瀚說,「如果有華強北買不到的電子零件,那全世界也買不到。」其中,也包括iPhone的二手零件集散地。

這個故事說明,這裡是全球最強的山寨生態圈,但深圳華強北不甘於此,它也催生中國本土的國際級企業,其中最指標的就是大疆創新。

大疆創新  創造會飛的機器人

11年前,大疆在深圳城中村(城市中的鄉村)創業,到今日自創無人機品牌、佔全球七成的市場,估值超過100億美元。但大疆崛起跟山寨有什麼關係?第一,它善用iPhone手機的山寨生態圈;第二,善用深圳全力發展的機器人技術,且大疆背後有個關鍵人物:大疆創新董事長李澤湘。他是大疆創新創辦人汪滔的老師、香港科技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教授、自動化技術中心主任,專門研究工業機器人的運動控制,並且在深圳創立固高科技。

這樣背景下,別人做無人機通常是從空氣動力構件切入,汪滔卻從飛行運動控制器切入。

窩在深圳的第6年,2012年,汪滔一鳴驚人,推出世界首款航拍一體的多旋翼無人機。雷虎科技技術客服部產品企劃經理曾良宏說,以前飛一台模型機,要去演練平衡技巧,大疆發展出的飛行控制系統,讓飛行變簡單,玩家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去苦練平衡技術。

成功關鍵就是深圳的手機供應鏈,「大疆的無人機就是一個會飛的機器人,」大疆創新副總裁徐華濱說,「10多年前就有多旋翼無人機,但因為陀螺儀大,所以無法微小與平價化,到了2011年,因為智慧手機讓陀螺儀、加速感測器價格巨幅降低,且小型化、量做大,汪滔比較早、敏銳的發現趨勢,把這些應用在多旋翼無人機。」

很快的,深圳成了無人機王國,競爭對手雨後春筍般冒出,但大疆不斷地快速升級、迭代(針對消費者反饋推升級版)。

例如,大疆無人機以往是按一個鍵能飛上天,執行拍攝任務,再按一個鍵能自動返航,但回航途中卻可能發生撞樹、撞電線桿而墜落的事件。改善後加入機器視覺,並升級飛控演算法,無人機長出眼睛辨識障礙物,還能更快速調整平衡度。

徐華濱說,「1年前,無人機掉下來就掉下來了,現在掉到了1米高會自己飛起來,在無人機上掛一瓶水,失去平衡也能飛,還能飛進屋子裡轉成手持,拍一段後再轉飛航模式飛到外面。」無人機在汪滔手中,成了逐步有人工智慧(AI)的飛行機器人。

大疆創新善用深圳手機供應鏈優勢,搭配核心的機器人控制器,把無人機飛行變簡單與容易,副總裁徐華濱說,「其實就是一個會飛的機器人。」(劉國泰攝)

要解開深圳升級轉型的奧祕,還得去一個地方:深圳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認識「許勤」這個名字。今年4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在河北成立雄安新區,同一天,剛升任深圳市書記才3個月的許勤,調往河北擔任省長,要把深圳經驗帶到雄安。

深圳轉型:研發留下,代工離開

許勤是深圳近9年來,經濟轉型的關鍵人物。

深圳市發改委高新技術處長孫海斌,娓娓道來深圳3個階段的發展歷程。他說,許勤在2008年從國家發改委到深圳任常務副市長,提出了深圳第二次產業升級創新再提升,實施創新城市規劃,發展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與四大未來產業,並成立相對應投資資金五十億人民幣,支持創新企業、研發機構、高等院校、高技術產業研發、創新,並將成果轉化成為產品。

深圳往下還有個要求是做四個「90%」,孫海斌說,90%研發機構設在企業、90%研發人員在企業、90%以上的研發資金來自企業、90%發明專利來自企業。深圳全力支持企業卻有一個但書:沒有核心的知識產權,純代工型、來料加工型的企業都不在扶持範圍之內。

深圳不僅是以民企為主的城市,還懂得全力挺民企,孫海斌說,「企業才是站在第一線面對市場競爭的角色,創新、研發一定是基於生存與發展、會把錢花在未來有市場的產品上。」

企業研發資金佔深圳總研發資金的比例,對比中國其他省市,深圳高出15個百分點以上。還有一點跟台灣很不同,台灣是以發表論文被國際期刊收錄量為指標來評估升等資格,深圳市卻不鼓勵這樣。孫海斌說,深圳找了一流大學、研究機構在深圳設基地、做研發,但他們不能用發表論文拚升職,而要做能產業化、有產業效應的論文。

全球專利前10大企業,深圳佔3家。孫海斌說,去年深圳市GDP成長9%,戰略性新興產業對於GDP成長貢獻率達到53%,現在深圳目標放在跟美國矽谷、波士頓、以色列看齊,鼓勵更多研發與創新,發展出更像華為、騰訊、大疆創新的企業。

光是深圳政府收入,就比整個台灣還多

對台灣來說,應該拿深圳的高速發展來警惕自己。因為很多人不知道,深圳一個城市的政府財政收入(稅收、收費、收益、收息、出售資產等)比台灣多,去年深圳財政收入7900億人民幣,比全中華民國政府約5000多億人民幣高出許多。

原因一:有350多家上市公司把總部設在深圳市。其中在《天下》兩岸三地一千大企業調查最賺錢50強(稅後純益排名),深圳有平安保險、招商銀行、騰訊控股、平安銀行、萬科加上未上市的華為,深圳的民企大又賺錢,深圳納稅50強到去年11月為止,繳了超過1300多億人民幣的稅。

原因二:繳稅的大戶愈來愈多。同樣到去年11月,深圳市力挺的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與四大未來產業,繳了1600多億人民幣的稅,增加1800個納稅百萬人民幣以上的大戶,總數近1萬2千個。鼓勵創新、創業,讓深圳繳稅大戶愈來愈多。

另外,中國大陸地方政府靠賣土地賺錢,深圳也不例外,2015年靠賣土地收入1087億人民幣,但佔該年度財政收入僅約15%,並非深圳財政收入主要與快速成長的原因。

原因三:升級不代表拋棄過去產業。孫海斌說,三高行業(高勞力、高耗能、高污染)、電鍍、模具行業都是必須的產業配套,深圳不是都趕走,而是劃定產業園區聚集起來,管好排放。至於無法負擔深圳成本的傳統製造業,則鼓勵把研發放在深圳,生產製造放在周邊城市如惠州、東莞。

深圳很清楚,升級不等於告別傳統產業。(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

【超級珠三角Ⅰ】廣州增城,郭台銘最大投資地

【超級珠三角Ⅲ】東莞,從鞋廠變機器人基地

【超級珠三角】東莞台商,剩者為王

【超級珠三角】我們都在珠三角創業

【超級珠三角】沒撤退的台資銀行,改闢海上絲路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3期《超級珠三角》>>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