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五四三》政府投資研發,怎樣才有效?

精華簡文

《經濟五四三》政府投資研發,怎樣才有效?

美國史丹佛大學等一流名校,如何讓研發結合業界需求?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961

《經濟五四三》政府投資研發,怎樣才有效?

Web Only

台灣沒有一個總統或行政院長,敢縮減千億科研經費。但在美國,科研到產業的成功,不只是投資多少錢,關鍵是在制度設計。

20世紀初,經濟學家就隱隱然知道,技術進步(譬如:蒸氣機取代水車)應該是經濟成長不可或缺的要素,但卻一直缺乏合理的理論基礎。直到80年代,經濟學家將人力資本、知識資本等無形資產納入,才得到解釋,也給各國、企業投入教育、研發經費,找到理論基礎。

研究發展支出就此成為許多國家必要的支出,同時也成為很難縮減的支出。但是,如何讓研發支出有效運用,促使知識資本有效累積與發揮,卻一直是許多國家政府的難題。這也不在當年經濟學家模型的範疇。

知識資本的獨特性

當年,經濟學家就指出知識資本有別於勞力與資本投入,它可以被重複使用而不會損耗;一旦被廣泛使用,還可能造福更廣泛的大眾;更重要的是知識還會不斷地累積與進步。

維基百科就是個非常經典的例子:任何人使用當中的知識,其他人不會受到影響;應用了當中的知識服務人群,可以為社會帶來新的價值。

但到底研發要如何投入最有效呢?

讓我們看看,全球發揮知識資本最成功的模式,從最終的成績來看,應該是美國。

美國藉著研發的成果,結束了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美國依然持續重視研發,特別是美國高教體系持續發展,開放的體制,吸引各方高階人才赴美。冷戰時期與蘇聯的太空戰與武器競爭,讓這些基礎研究有著合理的貢獻標的。

美國科研的目標不是論文篇數

冷戰結束後,基礎與應用研究投入似乎就失去了目標。幸好,日本企業的崛起為美國經濟帶來挑戰,讓基礎與應用研究有了新的目標,開始轉向解決產業與現實社會中的具體問題。

美國高教體系一方面提供企業充分的工程與技術人才,另一方面,也供應企業開發新產品、新服務所需的知識與經驗。這期間,類似柏克萊及史丹佛等鼓勵為業界解題、鼓勵新創的大學開始快速發展。

關鍵不只是錢,而是制度設計

美國成功的關鍵,不只是投資多少錢做研發,而是制度設計。

為了避免蘇聯國防技術超前,同時讓研發能具體解決戰場上的需要,美國國防部在1958年成立了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DARPA歷來的計劃運作,為美國經濟發展帶來相當大的貢獻,網際網路、半導體得以廣泛發展應用,都源自於1970 年代的DARPA計劃。

DARPA這個組織,設置專業計劃經理,因應戰場上所需要的應用,具體規劃出必須研發的議題,對外徵求並管理研發計劃的進展,以確保研發的成果符合原本設想戰場需要。這組織及專業計劃經理,在明確需求下,累積出了管理科研究計劃的知識資本。

這種以需求帶動技術進步的概念,也出現在美國小型企業研發補助計劃(SBIR)中。美國SBIR以鼓勵小型企業研發為目的。但是在創新過程中除技術外,開拓市場是個更難的瓶頸。所以,美國中小企業法案要求提供SBIR補助的部會,必須盤點自己施政策劃必須突破的技術創新,以作為小型企業申請補助的主題。

部會必須知道,推動施政的需求是產業創新機會

SBIR要求補助計劃成果必須公開,以作為政府採購時的可能標的。這樣的機制有著雙重的好處:政府的需求成了小型企業努力的目標與商機,同時其研發成果也可能為部會施政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

然而,並非美國所有的研發補助機制都可以永久持續,前瞻技術計劃(ATP,Advanced Technology Program)歷經多年成效爭議,最終還是因補助的合理性與政府經費不足而被中止。前瞻技術計劃當初是著眼於,有些研發因為風險過高,因此投入不足。為了證明其補助研發的合理性,執行單位還設計了一套非常嚴謹的績效評估機制。但是,最終還是無法合理化為何要提供大型企業研發補助的這項爭議,於2012年喊停。

確實,經濟學家所發現的知識資本可以影響經濟成長應該是個正確的結果。不過,在現實的運作中,畢竟政府經費有限,並不能僅因為知識資本有著非常好的特性,就可以作為研發經費無限投入的依據;同時,也並不是有著很嚴謹的績效評估機制,證明計劃運作符合簡單的經濟論述,計劃就可以持續。

設計制度促使研發投入能夠聚焦到目標與需求,同時累積過程中科技管理的知識資本,才是有效累積與發揮知識資本的基礎。(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