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學人》川普所謂自由、公平又聰明的貿易,是什麼意思?

精華簡文

《經濟學人》川普所謂自由、公平又聰明的貿易,是什麼意思?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043

《經濟學人》川普所謂自由、公平又聰明的貿易,是什麼意思?

經濟學人

川普表示,他喜歡自由、公平又聰明的貿易,也正因為如此,他不喜歡美國在進行貿易時依循的規範:「我不確定我們到底有沒有好的貿易協定。」目前的規範,允許進口品減少美國的就業機會、允許不公平壁壘抑制美國出口商;是時候追求公平、朝互惠前行了。但那是什麼意思?

川普絕對不是第一位抱怨貿易協定的美國總統。

歐巴馬在競選之時,亦曾批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並於在任期間協商了升級版本,也就是已經走到終點的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川普計畫針對NAFTA展開大型協商,應該是種擴增而非徹底退出。他對世貿組織(WTO)深度不信任,似乎是種根本性的變動。

川普為什麼不喜歡WTO?

WTO是由美國及另外163個國家結成的協議,訂定關稅承諾並提供解決貿易爭端的平台。川普政府不喜歡WTO,明顯的理由有三。
首先,美國有77%的貿易逆差,源自依照WTO規範與美國進行貿易的國家。

其二,美國在WTO之下所承諾的關稅,確實低於其他國家;2015年,美國的平均關稅為3.5%,日本為4.0%,歐盟為5.1%,中國則為9.9%,這實在算不上川普眼中的互惠。

其三,懷疑WTO讓美國無法與其他國家談成「好」協議。

美國的貿易逆差,並不是判斷WTO成功與否的好指標。

2016年7月,獨立組織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檢視了當前和過去的研究,評估WTO會員身份的利益;證據顯示,WTO讓貿易流增加了50-100%,也就是說,它讓美國出口商擁有更大的市場,讓消費者能購買更便宜的商品,也能帶來健康的競爭。

非互惠進入權則比較複雜。WTO依循羅斯福在1934年推出的「最惠國待遇」原則,如果某國減低了另一個國家進口品的關稅,就要向其他訂定貿易協定的國家提供同等關稅。此原則的目的,是讓談定協議更容易;簽署協議之時,貿易夥伴可以確定,自己不會因為其他國家談了更低的關稅而受影響。

它亦可避免排外政策再次現身,例如英國用來組成貿易聯盟、並將美國排除在外的「帝國特惠制」。

羅斯福制訂此政策之時,關稅高得嚇人;到了20世紀後半,關稅已然下滑,以促使其他國家遠離共產主義的影響圈。

採行最惠國待遇原則,代表新加入的國家不必大力減低自身關稅,即可受惠於貿易自由化;中國於2001年正式加入WTO之後,就能得益於美國與歐盟之間的低關稅。

而在WTO的最惠國原則之下,即使某國針對美國實施高關稅,美國依舊無法針對該國提高關稅;正如川普的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所言,以邏輯來說,美國應該要能提高關稅才是。此原則也確實減少了美國在新協議談判時的籌碼。

這套多邊貿易系統的確有缺點,例如處理爭端的速度非常慢、取得新一輪關稅裁減幾乎不可能等。然而,川普團隊眼中那些讓美國無法展開強勢對等作為的限制,與前述的缺點不同;那些限制並不是失敗,而是WTO的目標之一。

在最好的情況下,以對等稅率或關稅做為威脅,可能會迫使其他國家調降關稅。或許,川普可以藉由威脅拋棄WTO,讓中國的汽車進口關稅從目前的25%,降至美國目前的水準2.5%。或許,那可以減少常見的抱怨,像是中國將過度產能傾銷至全球市場等;例如,川普政府目前就在思考,進口鋼鐵和鋁是否為國安威脅。

然而,WTO能承受的壓力有限。這套系統的設計目的,就是容易受爭端;如果某國違反規範,其他國家可以施加報復,但以補償它們所受的傷害為限。WTO建基於最惠國待遇等基準;大型經濟體漠視這些基準,促使這種漠視擴散至全球,並不是WTO能應對的事務。

如果其他國家將川普貿易政策解讀為放棄WTO,可能就會引發巨大的混亂。

拋棄這些基準,全球可能會陷入羅斯福試圖解決的以牙還牙式貿易戰爭。若川普的外交關係退化為嚴苛的保護主義,美國的購物者和勞工亦將受害。

美國目前面對的那些限制,也同樣限制著其他國家。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