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張雍:直視逃難現場,用鏡頭說實話

精華簡文

專訪張雍:直視逃難現場,用鏡頭說實話

張雍的攝影作品多聚焦於社會邊緣,用快門記錄下一個個常被忽略的故事。 圖片來源:楊閔攝

瀏覽數

1217

專訪張雍:直視逃難現場,用鏡頭說實話

Web Only

他旅居歐洲14年,長期往返台灣和斯洛維尼亞。他拍張惠妹《你在看我嗎》專輯封面,也拍捷克的精神療養院;他擔任過鈕承澤電影《愛Love》的平面攝影,也記錄中歐難民的遷徙故事。

「捷克有一句諺語是說:『你講完實話,你就要趕快跑掉』,我回來是做這個事情的,」旅歐攝影師張雍笑說。

今年二月,距離「左心房/右心室」攝影展開展前三個月,張雍回到台灣籌備這場準備講給台灣人聽的、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實話」。

在採訪前,張雍蹲著、將一疊沖洗出來的黑白相片一張張排放在地上,以一種貼近地面/在地的方式,一邊對《天下》記者吐出他在逃難現場的第一手觀察與故事。

「清晨四點……直升機探照燈正鎖定著那幾個散落於樹叢間裹著毛毯的身影……」

「等距排開的裝甲車,與手持衝鋒槍的邊境警力,正包圍著上千名不知所措的難民……」

《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平面攝影系列 © 張雍 Simon Chang

2015年,張雍開始在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及奧地利邊境的「逃難現場」,用相機記錄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等難民過境素有「歐洲軍火庫」之稱的巴爾幹半島的畫面。

他以往的作品都是圍繞在人的移動、人的故事。這次會著手進行《月球背面的逃難現場》拍攝,其實起初也是源自於好奇。

張雍回憶,他前往一條位於邊界的高速公路收費站,一群難民卡在克羅埃西亞那一側要進入,而斯洛維尼亞則阻擋著。通常媒體線就拉在外圍,許多攝影師們就站在遠遠的地方,「用長鏡頭釣,看到都是模糊的輪廓,或者是『數量』,就是有多少人、幾車這樣進來。」

他的同伴是歐洲攝影師們,有的為國家地理雜誌拍照、有的曾得世界新聞攝影獎首獎,但沒有一個像他一樣,是個移民。

「我自己是一個移民,當我發現另外一群移民也是從亞洲來,要進到歐洲,竟是那樣的不容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說,「沒有人應該那樣被對待。」

《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平面攝影系列  © 張雍 Simon Chang

有別於西方觀點的目擊觀察

一開始,因為亞洲人臉孔的關係,他很容易就進入了現場。他看到了幾個伊拉克的男人,在當地SNG卡車的鏡子旁刮鬍子。於是,他上前去跟他們聊天,他並非逮到機會就衝著他們像獵奇一般按起快門,而是開始聆聽他們的故事。

他認為,許多新聞大部分是西方觀點,而台灣的媒體大多是翻譯外電、採第二手的編譯,因此他想提出一個質疑:不管大眾是否體認到,西方觀點其實長久以來已經掌握人們看世界的角度。因此他可以做的,就是把第一手看到的觀察報告帶回來,分享給大家,「當世界的另外一端,沒有很遠喔,同樣也是來自亞洲的人往歐洲那邊開始逃跑時,我們怎麼可以把頭就這樣掉到一邊,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就如同知名攝影評論家蘇珊桑塔格所說,「面對這類由照片所帶來的遠方災痛的知識,我們該做些什麼?」、「點出一個地獄,當然不能完全告訴我們如何去拯救地獄中的眾生,或如何減緩地獄中的烈焰。然而,承認並擴大了解我們共有的寰宇之內,人禍招來的幾許苦難,仍是件好事。」

《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平面攝影系列  © 張雍 Simon Chang

張雍在逃難現場的紀實攝影作品宛如一個媒介,他提供了一個有別於西方新聞媒體的報導觀點,這群難民的逃亡與移動不僅僅是新聞事件,也是一場集體的苦難。

他帶入了自身作為一個移民的經驗,他能同理他們的處境,並為影像注入了人道的關懷。他希望帶起的是台灣人對國際難民的關注與再思考。

學學董事長徐莉玲也說,這世界正處於煽動恐怖主義、經濟危機、大規模的移民潮、孤立主義、族群緊張,透過張雍的鏡頭,藝術正從左心房右心室流過,引發人們省思如何包容、接納、開放、互愛等議題。

《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平面攝影系列  © 張雍 Simon Chang

攝影師最重要的專長是「聆聽」

然而拍攝這類題材,無從規避的討論是,攝影師與被攝者之間權力不對等的關係。當拿著相機的一方像是侵略、窺探、介入(相對)弱勢者的生活,攝影師該如何看到自身的角色與位置?當記者把這個問題拋給了張雍,他給了一個答案:初衷。

早自2003年,張雍遠赴捷克的布拉格影視學院攻讀攝影碩士,開展了他旅居歐洲的生活。他曾費時三年拍過全中歐規模最大的精神病院Bohnice,而鄉下獵人、傳統捷克馬戲團、匈牙利吉普賽村落等,也都曾是他攝影的主題。

他鏡頭下滿是對社會眾生的好奇與關懷。張雍得以贏得信任,就是因為他真誠。

「你到一個現場,不要只想著要帶什麼東西走,而是如果可以留下一些什麼,不管記憶或感受上的。」

也就是說,他以時間和情感來和被攝者對等交流,從而產生信任感,並非只想從對方身上獲取東西。

「我覺得還是要回到初衷,就是說你為什麼要拍?英文的拍照shooting,快門的聲音這樣『噠噠噠噠噠』,真的跟你開槍沒有兩樣,」他說,「如果你心裡一開始的好奇是純粹的,而不是只為了要拍一張照片來證明你會拍照,那會有很大的區別。區別就在於,被你拍攝的人的感受,因為太多人被攝影師傷害過了。」

他認為,攝影師最重要的專長並不是對光影的掌握、構圖、暗房技巧,「攝影師最有意思的專長應該是去聆聽,用一種很溫柔的方式、帶著相機去聽人家的故事,」張雍的同理心,也是他的作品為何動人的原因。(責任編輯:黃韵庭)

【展覽訊息】

《左心房/右心室─張雍作品2003-2017攝影展》

日期:2017年5月5日至2017年8月27日

時間:每日11:00~18:00

地點:學學(台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二段207號7樓、3樓)

【延伸閱讀】

旅歐攝影師張雍:攝影的核心是「聆聽」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