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醫學界升等革命 讓醫生走對的路

精華簡文

醫學界升等革命 讓醫生走對的路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4161

醫學界升等革命 讓醫生走對的路

天下雜誌622期

《天下》六二○期封面故事從台大論文造假案,揭發台灣醫學界追逐「看診+教學+研究」三合一的單一價值,在一片黑暗中,台灣各家醫學院校,正嘗試把選擇權還給醫生。

《天下》六二○期封面故事「錢.謊言.假論文」,報導台大論文造假案內幕,獲得讀者廣大迴響。

中研院院士、聯合大學系統校長曾志朗也感嘆,因為台大校長楊泮池、前台大生命科學院院長郭明良涉入的論文造假案,加上兩年前,讓前教育部長蔣偉寧因此辭職的論文醜聞,「這一連串事件,國外學者已經開始質疑台灣能不能當作一個trusted partner(被信賴的伙伴),」去年獲選歐洲科學與藝術學院院士、長年與各國研究團隊合作的曾志朗說。

少數不肖學者的不當行為,可能危及某些台灣最尖端的國際研究合作計劃。

求快而忽略學術倫理

曾志朗也是亞太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執行委員,他透露,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的學術倫理辦公室,去年二月在聖地牙哥召開的年會警告各國,如無法有效杜絕違反學術倫理案件,未來恐無法申請美國聯邦政府的研究經費,而無法和美國大學、機構合作。

「research integrity(研究誠信),現在全世界都在關心,」他說,尤其是亞洲,由於各國政府無不投入龐大經費,企圖超英趕美,卻反而出現愈來愈多光怪陸離的偏差行為。

從轟動全球的韓國黃禹錫幹細胞造假,到著名學者因此自殺的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假論文事件,和最近國際期刊《腫瘤生物學》一口氣撤回一百多篇來自中國論文的驚人新聞,「很多科學界的新興團隊,都出了問題,」曾志朗說。

他長年關注該議題,早在二○○七年,就以中研院副院長的身分,參加全球有三百多位知名學者參與,在葡萄牙舉辦的第一屆世界研究倫理大會。之後這位雖已超過七十歲,但仍精力充沛的國際級學者,更積極參與會務運作,希望大會移到台灣舉辦。

曾志朗在《天下》訪問時興奮地說,已經得到教育部的支持。他五月底將率領台灣團,到阿姆斯特丹參加第五屆世界研究倫理大會,將爭取兩年後的全球大會,移師到台灣主辦。

「來台灣看看嘛,不要因為幾個案子,把台灣打成不好的世界前三大,」曾志朗說。(編按:美國微生物學會出版的期刊《mBio》,將台灣、中國與印度列為三大「爭議論文偏高的國家」)看診、教學、研究一體的矛盾

《天下》六二○期封面故事另一篇文章「離開台大,是我唯一的出路」,引起醫界瘋傳,短短一週內,瀏覽次數就超過十三萬次。

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高芷華難以兼顧研究、門診及教學龐大工作量,長年無法升等的痛苦,引起台灣年輕醫師們共鳴。

其實在國外,「醫師科學家」(physician scientist)的族群也因長年過勞而岌岌可危。一四年,英國權威期刊《自然免疫學》登出一則評論:「醫生科學家:平衡臨床與研究的責任」提出警告,美國從事研究的醫生比例,已從一九八二年的三.六%,大幅下降到二○一一年的一.六%,「持續下滑的趨勢,已對生醫科學的發展造成威脅。」

該文分析,主要還是兼顧臨床與研究兩個角色的難度日益增加,讓眾多醫生難以負荷。

而到台灣頂尖大學的附設醫院,「醫師科學家」還多了「教學」責任。這個台灣醫界戲稱為「胡椒鹽」(服務、教學、研究)三位一體的綜合升等標準,除了讓不少類似高芷華這樣認真看診的醫師不勝負荷,也因種種原因,讓本來只佔三分之一的研究領域,成為教授升等的決戰點。這也是醫生教授追逐論文點數歪風的源起。

曾擔任教育部醫學院評鑑委員會主委、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醫學教育講座教授賴其萬剛從美國回到台灣時,便大為訝異。「我真的很驚訝啊!怎麼每個人都在拚研究、看論文點數,我當時還想說,自己在美國升等教授的東西拿來台灣,還不見得能升等,」曾任堪薩斯大學醫學院教授的賴其萬回憶。

讓想解決科學問題的醫師做研究,讓對教育有熱忱的醫師專注培育人才。還給醫師們「適性發展」的選擇權,是台灣醫學院校當今努力的目標。(王建棟攝)

「研究」不只是期刊論文

直到一三年,教育部推動大專院校教師多元升等計劃,加上醫學院學制、課程,各種教育改革倡議風起雲湧,大學醫院的「濃厚研究風氣」才開始受到挑戰。

長庚大學內科臨床教授方基存就擔任新制醫學系工作小組中「教師多元升等與師資培育規劃小組」的召集人,是推動醫學院校教授多元升等的關鍵角色。

「醫學教育家跟醫師科學家一樣重要!課程改革只改課程,沒改老師的教學不行啊!」方基存說,醫學院的任務本來就是要培養出醫學人才,如果大家都選擇做研究,學生最重要的知識、技能和態度沒有教學,就無法跟世界接軌或創新,因此更得透過課程設計,觀察學生表現,進一步輔導與回饋。

「早年大部份教授認為,教學不像研究,可以分辨程度,導致教師從事教學工作是責任感驅使與憑著熱忱而已,」全國公私立醫學院校院長會議「新制醫學系工作小組」計劃共同主持人、成大醫學院前院長林其和分析。

但其實,喜歡教學的教授已有同時兼顧教學和研究的解方。

根據教育部一三年推出的多元升等教學計劃,「研究」項目的範圍,不再僅限SCI(科學引文索引)等期刊論文發表的研究,為學生課程規劃的教學實務計劃、教學實務報告、教學歷程檔案與專書,也都納入升等審核項目。

今年修訂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更進一步將上述多元的審核項目,從「可替代」專門著作(如SCI期刊論文),成為升等的正式選項。

高教司司長李彥儀強調,大學教師升等體制,仍必須達到「服務、研究與教學」三個門檻,只是「研究」的定義,比過去更強調教學與產學合作。

五位教授以教學實務升等

從一○四到一○五學年度,全台已有五位醫學院教授,以「教學實務計劃」作為「研究」項目而升等成功。

教育部一○二年到一○四年期的多元升等計劃中,參與的醫學院校,只有中山、高雄、中國和台北等四所私校及馬偕醫學院。

雖未參與教育部計劃,其他大學醫學院也有推動多元升等管道,其中,成功大學推動的時間點,比大部份醫學院都早。

成大醫學院早在○一年,就將教師依不同背景分成四種類型的升等管道,包括基礎醫學,臨床醫學,醫技、物理治療、護理,醫學人文,近一、兩年更新增「醫學教育」類。各管道等級不同,升等要求的積分與計分方式也不同。新增的醫學教育類,則要求「研究」項目是教學實務相關研究計劃和成果產出。

林其和當初在成大推動多元升等時,甚至直接問教評委員:「你到醫院是要找很會寫論文的醫生看病,還是很會照顧病人的?」因為他擔憂,若用心服務或教學的人太久無法升等,人才可能會「留不住」。這樣的思惟,促成成大今日的多元升等方式。

「透過明確的教學升等變化,可鼓勵教授在教學方面的表現,就可能走教學的路,加上有興趣,就會做得比較好,」林其和信心滿滿,認為五年內一定可看到老師採用醫學教育管道成功升等。

本刊採訪的醫學院、教育部主管均認為,基本上全國醫學院校已有共識:未來醫生教授升等不能只著重研究論文積分,要尊重多元,發展特色。

醫界龍頭台大醫學院也曾發布聲明,指出內部目前也有多元升等機制的規劃。然而攤開台大教師聘任與升等辦法,仍沒有規範出以教學實務研究作為「研究」項目計分的升等標準。方基存解釋,台大的確嘗試發展多元升等,但台大的多元對很多醫師來說,還是太困難,「但這就是他們的定位。」

對科學有熱忱,想解決科學問題的醫師,自然會選擇研究的路徑,展現醫師科學家的風範;同樣的,醫師教育家是醫學院成功培育人才的關鍵,不管是醫師科學家或醫師教育家,最終還是回到一句老話:適性發展,讓不同特性的人才,遍地開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