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馬克宏高票當選 如何帶法國前進?

精華簡文

馬克宏高票當選 如何帶法國前進?

圖片來源:AFP提供

瀏覽數

3446

馬克宏高票當選 如何帶法國前進?

天下雜誌622期

六六%的高得票率,並不代表馬克宏獲得多數民意的支持。未來五年,他自組不到一年的「前進黨」,勢必得與過往舊勢力合作,法國能否真如他所言,走出新一頁的歷史,還是條漫漫長路。

第一次選舉就上手,三十九歲的馬克宏,以政治菜鳥之姿,六六%比三四%的懸殊得票比例,擊敗原本聲勢極佳的極右派「民族陣線」參選人勒龐,登頂法國總統大位。除了與妻子之間眾所矚目的師生戀過往,大眾對於這位政壇新秀,依然十分陌生。

馬克宏在羅浮宮前的勝選感言表示,法國歷史已經翻開新的一頁,「我希望這是希望和信任的一頁。」

當過四年投資銀行家,馬克宏的公職生涯十分短暫,參選總統前,他擔任社會黨總統歐蘭德的經濟部長。

對手勒龐,以及傳統的左翼份子、社會主義人士,評價馬克宏是法國菁英的產物,並且認為他宣揚的變革空泛虛假。

對手沒有亂批評。出生於法國北部的亞眠,雙親都是醫生,家境富裕的馬克宏,的確一路是法國菁英。他在巴黎第十大學念哲學,而後在法國頂尖公務員的孵化器——國家行政學院研習。

馬克宏的崛起

○八年他加入羅斯柴爾德集團,成為投資銀行家。四年後入閣,擔任總統的經濟顧問。雖然大家對他不熟悉,未必知道這個三十幾歲的年輕人是誰,但是經濟部長任內,他很快因為爭議的「馬克宏法案」受到大家注目,此法案讓法國週日不打烊,國際觀光區的店家,週日得以開店營業。

這項法案引起許多反彈,特別是來自左派人士的抗議。但是對企業界來說,這替衰疲的法國經濟帶來新氣息。馬克宏還提出了一連串的親商政策,刺激經濟成長,提倡數位創業等等。

看來平步青雲,但是馬克宏卻不選擇傳統的仕宦道路,他不依靠社會黨,也不加入共和黨。一六年四月,他成立「前進黨」(En Marche!)。「前進」,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他的雄心勃勃,一路順遂的仕途,不斷向前行。而他在歐蘭德的社會黨政府裡,角色就愈顯尷尬。

一六年八月,馬克宏辭職,表明準備參選總統。在此之前,他沒有任何選舉經驗。

為什麼投入選舉?他在自己的書《革命》中形容,「法國政治階層都在『夢遊』,」他認為傳統政黨只用恐懼和道德抵制極右派的民族陣線,這是沒有效的,政治家應該提出一些更積極、有說服力的願景,例如一個開放、包容、親歐盟的社會,鼓勵私人企業,而不是過度保護,並且為全球化的受害者創造脫貧之路。

面對極右派的強勁對手,馬克宏堅持自己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一切只為法國。基本上,他是親商的改革派,在社會問題上偏向左派,支持宗教自由與移民平等。

獲得中間派大老白胡力挺,讓馬克宏如虎添翼。《鴨鳴報》報出保守派共和黨候選人費雍貪污公款的醜聞,更讓馬克宏獲得額外選票,最後脫穎而出。

他要如何改變法國?

除了民眾茶餘飯後愛八卦馬克宏與太太相差二十四歲的師生戀,這位年輕的新總統,究竟要把法國帶向何方?

他競選時表示,希望能吸引英國的企業與銀行,在英國脫歐之後,搬到法國投資設廠,承諾將目前三三.三%的企業稅調降到二五%,以及將失業率從九.七%降到七%。他還提出禁止十五歲以下學童使用手機,並且給十八歲青年五百歐元的文化消費券等政策。

馬克宏也提出五百億歐元的公共投資計劃,針對綠色能源、減少青年失業的職業訓練、大眾運輸、公共部門管理。此外,承諾減少六百億歐元的公共支出,裁減十二萬個公部門工作機會。對於現行六十歲的退休年齡,以及每週三十五小時工時的規定,給予更多彈性,允許企業與勞工更自由地協商談判。

德法關係是關鍵

親歐盟的馬克宏當選,至少讓歐盟稍稍喘口氣,在英國鬧分手之後,法國暫時不至於拿著包袱往外跑了。

這位前銀行家,矢言要大力吸引原本在英國的投資機會轉向法國,讓巴黎成為倫敦的競爭對手。

不過這有沒有可能成真,很大部份取決於法國與德國的關係。

他競選期間兩度拜訪德國,承諾要反轉德法兩國的不信任與僵局,長久以來,德國對於法國在財政紀律上的拖延不作為,逐漸感到不滿。

馬克宏提出要重振歐元區,組建歐元區議會,有共同的預算、共同的財政當局等等。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這只是法國外交提出的樣板。

慢車道的法國能夠超車嗎?

儘管民眾對歐盟諸多抱怨,馬克宏仍然熱切地擁抱歐盟,他認為,歐盟市場對法國而言,是經濟復甦的重要關鍵。

法國這幾年經濟一直處於慢車道上,逐漸失去在歐洲的政治影響力。英國、德國都逐漸從金融海嘯的陰影復甦了,法國卻還在龜速成長,很大的原因是既得利益者緊抓著好處,抗拒改革,馬克宏眼前將面對強大的障礙。

但是馬克宏所面臨棘手、衰弱的內政問題,德國不能袖手旁觀。

德國國際與安全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科姆平接受《衛報》採訪時分析,儘管這次勒龐落敗,她的「民族陣線」兩輪得票仍然創下紀錄,勒龐所代表的極右力量,很有可能在五年後的大選中贏得勝利。如果法國陷落,退出歐盟,到時候德國將是孤身一人。為了避免這個狀況,德國應該要做出明確的經濟與意識型態的讓步、犧牲。

究竟這次大選代表什麼意義?《經濟學人》下了註腳,藉由馬克宏的出線,法國向世界證明了,法國願意支持年輕人和樂觀主義,親歐盟自由主義也仍舊能勝過民粹和民族主義。

只是接下來,馬克宏還有重重挑戰橫在眼前。

馬克宏是高票當選的少數政府,雖然得票率超過六成,但是棄權、廢票、空白票的比率創新高,更有許多人是為了防堵極右勢力,含淚投票。隨即在六月要舉行國會大選,他所屬的前進黨在無法拿下多數席次的情況下,勢必要轉頭與社會黨等傳統大黨合作。如何在舊勢力下開啟新頁,考驗著這位法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