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科技部長陳良基:改變資源分配,讓年輕學者說話

精華簡文

專訪科技部長陳良基:改變資源分配,讓年輕學者說話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3747

專訪科技部長陳良基:改變資源分配,讓年輕學者說話

天下雜誌622期

他是史上最貼近業界的科技部長,也是最積極鼓動AI投資的中央政府官員。他要怎麼做?以下是專訪摘要:

AI在學術界已經發展20多年了,這幾年,因為計算能量的加快,發現電腦與人腦一樣的時機快要到了。

計算能量已經過了門檻。台灣是科技經濟,當AI已經從實驗室溢出來,已經要變成產業運用了,我們一定要趕快進去。我們要讓AI與既有強項結合,另外就是要讓它運用到各產業去。

而台灣的強項無庸置疑是半導體。未來,半導體會透到各種層面去,醫療、環境、智慧家庭等會愈來愈廣,當運用愈多,我們就愈會受惠。新興產業是另外一塊。

第二個重點,機器學習跟人一樣,必須透過反覆教學,這就涉及兩塊:一是要有足夠數據來教它,要有大數據;二是教的過程需要深度學習,就像人的神經去記憶——大數據與深度學習都需要長時間的運算能量。

台灣必須有計算工具,否則AI發展會比人家慢很多。我才喊出,國家必須建置高性能的主機,一半給學研用、一半給產業升級使用。大數據我會透過物聯網的計劃經費和政府開放資料去做,那塊我還要再處理。

建置中心是必須的。舉例來說,台積電用AI改善製程,但它不可能花幾十億去買一個超級電腦,畢竟這不是它研發的主力。不只是台積電,台灣所有產業都可以靠AI做產業升級。所以,我希望這個中心設備的產能,有一半供產業升級使用。

第三塊,就是人才。除了主機,我要建AI研究中心,去承載這些想法。AI如果對未來那麼重要,台灣必須要成為全球AI的中心之一。

要變成中心,人才、產業必須有一定的量(critical mass)。建置中心的目的,就是希望經費夠大到邀請國際上好的研究者。以台灣的薪資結構,我很難改變全部,只能先靠突顯「新興科技」的方式,把人找回來。

台灣必須有關鍵多數(critical mass),要讓這些國際人才在台灣停留時間長一點、多一點,台灣的研究者也能聚集過來,才能變成世界上認定可以交流的點。

我希望在台灣建立3到4個大型研究中心,這有點任務導向。例如,台北是數位醫療與金融科技相關;台中可以做智慧機械、輔具;南部做醫材、機器人相關。

其實,AI不是憑空跑出來的,它一定要與ICT(資通訊科技)結合。有些AI像金融科技是純軟體,台灣的確較弱,但在ICT方面,台灣就是強的、有優勢的。如智慧車有很多數據要傳導,需要軟硬整合,台灣就有機會。

動手做,蹲下來解決問題

不諱言,台灣AI研究的確比較落後。但為什麼落後?AI研究能越過藩籬,是因為ImageNet做影像辨識的人,用人工去把要辨識的上百萬圖片標籤完。所以,做科技研究還是要強調「動手做」。歐美因為動手做,遇到問題,蹲下來把問題給解決,所以找到真正的突破點。我們也必須翻轉台灣分配科技資源的機制。

AI領域很年輕,剛去Google Cloud的史丹佛大學教授李飛飛不過40多歲。這些人如果在台灣,可能連講話的機會都沒有,我們要讓他們的意見被看到、被支持到。

我已經要求科技部各學門,審查機制依各學門特色來修正,不要光看論文,而是要看做的研究有什麼影響。很多新科技根本都是網上討論,2年多前的論文就沒人看了。獎勵也要改,不是看論文,而是看對社會的影響力。像人文學者就可以好好寫一本專書。(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AI全面啟動Ⅰ:科技島國的翻身契機

AI全面啟動Ⅱ:台灣企業行不行?關鍵在老闆

麥肯錫:迎向人機合作的時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