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為何日本校園霸凌造成的創傷特別大?

精華簡文

為何日本校園霸凌造成的創傷特別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0009

為何日本校園霸凌造成的創傷特別大?

經濟學人

男孩在全家撤離福島5個月後,轉進了橫濱的學校,但他的同學毫無同情之心,稱他為「細菌」,偷他的東西,揍他、踢他,還將他推下樓梯。那時,男孩才不過8歲。

霸凌持續了近3年後,又加上了勒索。2014年,同學要求男孩交出補償金。然而,男孩的家長不符補償資資格,但親戚借了他們150萬日圓;他們擔心再次無法使用銀行帳戶,所以將現金留在家中。男孩把現金全都交給同學,現金用完之後,他變得連學校也不去。

這位如今已13歲的男孩,是上百位遭受校園霸凌的撤離者之一;但校園霸凌則是個更為廣泛的問題。在日本,校園霸凌不一定比其他國家更常見,但霸凌的激烈程度高得異常。

1986年,同學在教師慫恿下,對一位男孩進行數月精神虐待,最終導致男孩自殺;自那時至今,已有許多文章和書籍討論此主題,但霸凌卻沒有減少的跡象。

日本政府的數據顯示,2015年,有9位受到霸凌的學生自殺。在日本,10至19歲青少年最大的死因即為自殺,開學第一天也是最常見的自殺日期。

文部科學省的淹充表示,其他國家的校園霸凌,通常是2、3名學生欺負其他學生,但在日本,大多數的案例是班上大部分學生,針對單一受害者進行持續的精神(偶有身體)虐待。

會出現這種特殊形式的霸凌,有許多原因。一位東京的中學校長表示,「日本的特質之一,就是你不應該與眾不同。」

文部科學省反霸凌部門的官員補充道,「學生在學校得過集體式的生活。」因為霸凌而離開一所東京學校的18歲女生同意前述說法,「老師告訴我,要不就適應,要不就離開,所以我離開了。」

日本學校的組織方式,也讓順從團體的壓力更大。學生是在同一間教室裡學習,各科教師都會到這間教室授課。清掃、午餐、研習等學校活動,也都是以團體為單位。學生的服裝儀容通常都有明確規範,不懂「解讀氣氛」的學生,可能就會遭到排擠。

OECD的國際學生評估計畫(PISA)顯示,日本學生的學術表現名列前矛、曠課比例非常低,但喜歡上學的程度也不如絕大多數學生。阿德雷得大學的米山尚子表示,日本的學校是「失能的社群」。

教師極少提供協助。日本教師的教學能力優秀,但大多數教師並沒有接受觀察霸凌跡象的訓練。人權觀察組織(HRW)的土井香苗表示,教師也沒有太多注意或處理霸凌的誘因;她指出,無法創造和諧氣氛的教師,會被認定為表現不佳。

一項調查顯示,約12%的教師曾參與霸凌。此外,亦有1/4的日本高中允許體罰。

1980年代至今,已有許多專案小組試圖抑制霸凌,但負責解讀全國課綱、雇用教師的各個學校董事會,卻一直忽視這個問題。以前述的福島男孩為例,數月以來,學校董事會不斷試圖將問題歸疚於男孩,認為他是自願交出家庭的儲蓄,一直到遭受大量批評之後才改變態度。

2013年,日本通過反霸凌法,要求學校回報霸凌案件,也讓已知霸凌案件,從每年數千件,增至2015年的22萬4,450件。

然而,各區域間的差異相當可疑;2015年,京都府為每千位學生90.6件,位於日本南部的佐賀縣,則僅為3.5件。淹充表示,就連京都也低估了霸凌的規模。

反霸凌法促使教師回報霸凌案件,但並未有效改變教師應對霸凌問題的方式。霸凌者極少遭受懲罰:2014年,回報霸凌案件總計18萬8,057件,但只有2件停學處分。

反霸凌法也假定,阻止霸凌的方式就是順從團體;它表示,教師應該「培養認知……讓學生了解他們是團體的一員。」但部分學生就是比較有可能成為受害者,也需要保護,例如撤離者。

或是同性戀學生。人權觀察組織去年的報告指出,日本同性戀孩童遭受校園霸凌的情況幾乎隨處可見,並引用寶塚大學日高庸晴的研究;該研究發現,44%的同性戀青少年男孩遭到霸凌。

其中一位男孩對人權觀察組織表示,教師認為他的性向破壞了學校的和諧。日高庸晴的另一項研究顯示,約1/3的日本教師認為同性戀是種心理疾病。

日本政府表示將檢視反霸凌政策。然而,單靠法律無法抑制霸凌,決策者和教師也都得認清,過度順從團體亦與霸凌有關。11月,那位已經13歲的福島男孩透過家長,向遭受同樣折磨的撤離者發送了這則訊息:「這很痛苦,但請不要選擇死亡。」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