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曲智鑛:別幫孩子貼標籤──一部分的特質,不該定義孩子的整個人生

精華簡文

曲智鑛:別幫孩子貼標籤──一部分的特質,不該定義孩子的整個人生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提供

瀏覽數

2400

曲智鑛:別幫孩子貼標籤──一部分的特質,不該定義孩子的整個人生

獨立評論@天下

克里斯沃夫(Chris Wolff)常面無表情,在日常生活中盡可能避免不必要的人際互動,對於無法完成正在進行或預期該完成的工作會產生極大的焦慮。克里斯沃夫也是一位傑出的會計師,工作時異常專注,可以正確且迅速地找出數字間的規律,幫助客戶處理複雜的帳務問題。克里斯沃夫生活獨立,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活,興趣多半是不需與人接觸的活動,包括聽音樂和射擊打靶。克里斯沃夫因為父親的關係,有著堅強的意志力,強悍的格鬥技巧以及神準的射擊能力。克里斯沃夫有自己的價值觀與信念,他心地善良,願意主動幫助有困難的人,同時也替黑道處理帳務問題,賺取高額佣金,再把這些錢大部分捐助給自閉症研究機構。克里斯沃夫常出現儀式性的行為、有規律的生活作息、服用精神科藥物……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自閉症特質,渴望與人交往,但同時也擔心自身特質造成他人的困擾。

看完《會計師》這部電影後,旁人的談話勾起我撰寫這篇文章的念頭。有人說,Ben Affleck演得一點也不像自閉症;也有人說,我覺得滿像的啊,他整部電影幾乎面無表情,跟別人互動時感覺也很不自然……。

這部電影,讓我看到了當孩子具有自閉症特質時,家長的心路歷程,也喚起我與ASD孩子生活的記憶。這些經驗再一次被這部影片衝擊著,也帶出一些不一樣的反思。

我們看到的是「自閉症孩子」還是「孩子有自閉症特質」?

影片的開頭與結尾,透過治療師的口吻,傳遞了很清楚的概念:「我不要幫孩子貼標籤」。即使孩子有這些特質,如果我們拿世俗的標準來看他,他可能會是一個低成就的人,但我們應該看到他們與「所有人」都不一樣的地方,而不是只看到這些他們跟所謂「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

這是我一直以來認為重要的觀點,也是為什麼我在第一段特別清楚地從各個面向描述克里斯沃夫這個人。如果你仔細看看,會發現「自閉症」其實只佔了其中的一小部分。這提醒我們,與孩子相處時,看到的應該是「孩子具有自閉症的特質」而非「自閉症孩子」。這兩者最大的不同是「孩子具有自閉症特質」強調:自閉症其實只是孩子的一部份,不應該由此定義孩子的整個人生。

很多能力是可以後天培養的,先天的特質不一定會造成後天生活的障礙! 

影片中有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橋段,可以看出:即使先天在社交能力上有缺陷,但經過後天的訓練後,未必會成為生活當中的障礙。舉例來說,當克里斯沃夫與女主角交談時,聽不懂對方意思或是回話讓對方感到錯愕,克里斯沃夫就會說:「我是開玩笑的!」希望透過幽默的方式彌補剛才對話的尷尬。而在監獄裡,他的啟蒙恩師不但教導他如何幫黑道洗錢,更直接告訴他:你只有會計師的能力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你要有能力辨識他人的情緒,理解他人的感受,這樣才能和這幫人打交道!

幼年與成年的克里斯沃夫在情緒管理與社交能力上有很大的差異,這大部分是靠後天努力學習的。如果我們把社交能力、情緒覺察能力當作像是游泳一樣的技能來看待,看到具有ASD特質的孩子需要特別學習這些「技能」,就不會再那麼訝異。其實只要我們依據孩子的能力和特性,擬定合適的訓練策略,這些技能是可以後天培養的。

誠實面對自己,練習在別人面前揭露自我特質是一輩子的功課

電影中克里斯沃夫在與女主角第一次見面時,不斷「拒絕」對方的善意。在很多人眼中,可能很不可思議,他怎麼可以這麼淡定地拒絕一個美女?甚至覺得這樣的互動方式會讓人感覺「難相處」。但是在我看來,這樣其實挺好的!因為這是克里斯沃夫誠實面對自己感受的表現。他有禮貌的拒絕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這會讓自己感覺到舒服與平靜,避免自己需要專心工作的同時被打擾。

這也是這幾年工作下來,我努力向孩子們學習的。很多時候,我其實挺羨慕他們的,生活當中的事情,喜歡的就喜歡,不喜歡的就不喜歡。我們很多時候遷就人情,明明心裡想著不好,嘴巴上卻要說好;不得不答應下來,卻讓自己心裡不舒服。甚至因為考量環境的氛圍,讓自己不敢說真話,這些都是焦慮與壓力的來源。

影片中的女主角其實就是一個強烈的對照,當她批評自己父親的一些習慣時,才發現很多她批判的事物,都跟克里斯沃夫的習慣相同。當下的她解釋半天,就是擔心會讓克里斯沃夫不舒服。但到底哪些是「實話」?我們難道不能接受旁邊的人對我們說真話嗎?我希望孩子們練習用愛心說真話,讓這些話從善意出發,並且盡可能站在對方的角度考量後再說。我想讓孩子知道,即使是對的事情,也不一定要立刻說,因為很多時候也需要看場合判斷是否適合。

教養沒有絕對的對錯,而是一種選擇,每個人都必須承擔選擇後的結果

電影中有好幾段克里斯沃夫回憶自己過往童年的經驗,當中對於父親的教養態度有很清楚的描繪。舉例來說,當治療師表示我們應該依照孩子目前的狀態與步調提供適當的訓練計畫、並希望孩子加入他的住宿課程時,克里斯的父親直接拒絕,因為他認為我們不可能一直讓孩子待在「溫室」。這個世界的刺激太多太強,孩子必須想辦法去適應這個世界。軍官背景的父親不但安排許多嚴格的武術訓練課程給孩子,當孩子在學校被欺負時,爸爸也直接教導孩子要去反擊!

我想,這些成長經驗對克里斯來說可能是殘酷痛苦的,但我們不能否認的是克里斯的爸爸深愛自己的孩子,從幼年時克里斯情緒失控時,爸爸把他抱住,試著安撫並穩定他的情緒,和孩子一起唸著可以讓人安心的「咒語」,到最後爸爸甚至為了保護他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這讓我知道,嚴格的要求背後其實很多時候蘊含著濃郁的情感,每個爸媽都在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在愛孩子。

教養沒有所謂絕對的對與錯,每個人都是當了父母親之後,才開始學習勝任這個角色。教養是一種選擇,我們每個人都必須為了自己的選擇負責。當你的孩子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你又會怎麼做呢?

我們如何定義所謂成功的人生?

克里斯對於「意外」的接受度很低,對於「不如預期事件發生時」需要時間調適,不然會讓他的生活產生一連串的混亂。即使他一個人,過著單調與規律的生活,甚至缺乏彈性,但克里斯衍生出一套自己覺得舒適的生活方式。他可以與人交往,有著自己的「事業」與簡單的人際關係,同時保留了儀式性的行為。我們可以說這樣人生不成功嗎?

而影片中,治療師的女兒一輩子都待在父親的機構當中,因為口語表達的困難,必須透過語音轉換的溝通輔具與他人交流,透過網路認識這個世界。我們又可以說這樣的人生不成功嗎?

ASD群體的每個孩子都不一樣,就像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性格、個性、習慣以及喜好。每個孩子不同的狀態與條件,會在未來發展出各式各樣不一樣的生活型態。我們不需要去跟別人比較,不需要去羨慕別人,更不用去評價別人,生活型態本身就是多元的,我們應該去尊重每個人不同的可能以及選擇,並且,更專注在自我與孩子的道路上。

延伸閱讀

 

褚士瑩:出國是逃避問題,還是解決問題?

 

劉紹華:《海上焰火》觀後──焰火帶來的是靜謐

 

王聖元:孩子大了,讓他們去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吧!

( 本文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