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學人》馬克宏,抓住了民眾的幻滅之情

精華簡文

《經濟學人》馬克宏,抓住了民眾的幻滅之情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032

《經濟學人》馬克宏,抓住了民眾的幻滅之情

經濟學人

法國人在歷經近代最刺激、最混亂的選舉後,打敗了民粹主義並留名青史。5月7日,他們選擇了39歲、沒有選戰經驗的馬克宏;初期估算顯示,馬克宏在第二輪選舉中拿下了65.8%的選票;此事證明,在西方自由民主國家,針對民粹和民族主義,提出親歐盟、中間派的回應,並非不可能。

從許多方面來看,這都是個歷史性的事件。

馬克宏即將成為法國最年輕的總統,超越1848年當選的拿破崙三世(40歲)。法國偏好經驗豐富的總統候選人,但馬克宏從來沒有當過議員,也沒有參與過選舉。

馬克宏是在13個月前才建立了前進黨,當時,他那對抗現有的政黨機器的目標,亦彷如空想。第五共和建立以來,沒有選舉經驗的獨立候選人,根本無法靠近法國總統一職。

然而,馬克宏以強烈自信、對法國政治勢力的精明觀察,以及相當程度的幸運,抓住了民眾的幻滅之情。

過去10年裡,幾乎每一場全國性選舉,法國人都不會投給執政黨;但在這場選舉中敗陣的政治老兵,不但有社會黨的費庸(François Fillon),還有薩科奇(Nicolas Sarkozy)、朱佩(Alain Juppé)、瓦爾(Manuel Valls)等人。

年輕的馬克宏早早就投下賭注,相信自由中間派有機會出現空間;即使馬克宏團隊的電腦在5月5日夜晚遭受大規模駭侵(安全專家懷疑是由俄羅斯主導),仍舊不足以影響選舉結果。

老政黨的失能

這場驚人的政治冒險,起點即為馬克宏觀察到,現有法國政黨不只是無法回應民粹主義上升的恐懼;他的判斷是,分居左右的老政黨,無法形塑阻擋民粹民族主義崛起的堡壘,也無法在經濟改革上取得共識。

2002年、馬克宏還是國家行政學院的學生之時,勒龐的父親帶領極右派民族陣線挺進總統選舉第二輪(後來敗給了席哈克);馬克宏心中的政黨政治失能,也能追溯至這個時刻。他在《革命》一書中寫道,自那時開始,法國政治階級就一直在「夢遊」;他們並未試圖對抗民族陣線的理念,而是聚焦於避免民族陣線掌權。

他在去年對《經濟學人》表示,單靠恐懼或道德來對抗民族陣線是不夠的;他認為,政治人物得提出正面的、具說服力的、能讓民眾全心投入的事物:開放、寬容、支持歐盟的社會,鼓勵而非打壓或過度保護私人企業,並為全球化的受害者創造走出貧窮的道路。他也在選舉中全力強調這樣的看法。

選舉之夜的歡欣之情消退之後,馬克宏得找出方法,與反對他的1/3選民對話。這些憤怒的選民之中,許多人來自失去就業機會、工廠和服務的小鎮和鄉村,他們看不見全球化良善的一面。

「霍亂和鼠疫」之間抉擇

有些人支持馬克宏,只是為了避免勒龐勝選;有些人放棄投票或是投下廢票,因為他們不想在「霍亂和鼠疫」之間抉擇。勒龐或許對選舉結束相當失望,但她仍舊創下了民族陣線的紀錄,得票率幾近父親的2倍。民族陣線和民粹主義,也會在法國政壇繼續發揮影響力。

接下來幾天,馬克宏會開始體會這次勝選代表的全數意義,也會開始肩負未來任務的重擔。他會組成臨時政府,但也得在6月的兩輪國會選舉中,確保或拼湊出國會多數。

不管法國總統擁有多大的憲法權力,還是需要國會支持才能推行改革。前進黨目前完全沒有國會席次,也會在國會選舉中推出許多政治新人。馬克宏勝選,或許會引來法國政壇洗牌,但原本認為自己可以執政的共和黨,也已經準備好全力以赴。

馬克宏不但承接了分裂的國家,也背負著沉重的期望。德國對馬克宏抱有極高的期待,希望他能打破法國總統那忽視改革承諾的習慣。馬克宏能否重振信心、扭轉法國,對整個歐洲來說都非常重要;如果他失敗了,下一次選舉到來之時,抑制民粹主義、阻止民族陣線掌權,必定會困難無比。(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