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法國勒龐輸了嗎? 競選總部氣氛意外高昂

精華簡文

法國勒龐輸了嗎? 競選總部氣氛意外高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893

法國勒龐輸了嗎? 競選總部氣氛意外高昂

Web Only

法國中間路線候選人馬克宏在總統選舉勝出,讓全球的「自由民主陣線」鬆了一口氣。這是否象徵歐洲反移民民粹主義已經退潮?但敗選候選人勒龐競選總部氣氛,並不低迷。

剛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上任第一刻就將面臨嚴峻挑戰,政治分析家指出,相對極右派對手勒龐,他將帶來相對光明的解決方案。

這一回民調沒有失準,法國選民擲地有聲地反對了法國極右派民族陣線候選人勒龐(Marine Le Pen)的孤立主義和恐懼訴求,選擇不放開擁抱歐洲聯盟的那雙手。歐洲區域經濟一體化是法國長達數十年的實驗,初衷是與歐洲國家一同走出第二次世界大戰餘燼,追求穩定、和平與經濟團結。

過半法國選民用選票發聲,表達願意給中間路線的馬克宏機會,實踐他承諾的經濟改革,以及讓法國在全球經濟中充滿競爭力。同時,認同馬克宏支援移民和力挺LGBTQ(女同志、男同志、雙性、跨性別、性向疑惑)族群權益的立場。

在英國脫歐公投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兩起震撼全球大事件背後,都蘊含著反全球化和對移民的憎惡。

而法國總統大選結果,不只是勒龐的失敗,似乎也象徵在歐洲,民粹主義浪潮已在暴漲後漸漸消退。歐洲其他國家早先的選舉,也透露類似端倪:奧地利極右派總統候選人去年12月以些微之差吞敗;「荷蘭版川普」、社會黨民粹政治人物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更在3月大選慘遭滑鐵盧。

在上週的最後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中,馬克宏稱勒龐為「恐懼的女祭司」。勒龐競選過程中屢屢訴諸黑暗、悲觀的恐懼訴求,全力煽動選民民族主義和仇外心理。

她宣稱伊斯蘭基本教派是法國務必擺脫的「枷鎖」,也說穆斯林頭紗、清真寺威脅法國國家安全,甚至揚言關閉邊界,或是要激進穆斯林祈禱中心熄燈。

或許是有感於勒龐的激進發言,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甚至極為罕見的正式表態支持馬克宏。

而在選後,歐洲國家領導人紛紛向馬克宏獻上祝賀,足見這場選舉對歐洲來說有多麼關鍵。

在川普當選後,被國際媒體封為「捍衛西方自由社會最後一人」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致電馬克宏,報導指出兩人「溫暖的交換意見」長達10多分鐘。德國政府發言人塞柏特(Steffen Seibert)推文說,馬克宏的勝利,也是「強大和團結歐洲的勝利」。

自由派還能樂觀多久?
勒龐是輸了,或是「還沒贏」?

和歐洲右翼民粹主義一樣,勒龐在選戰中煽動民眾對全球化和伊斯蘭教的恐懼。

她的主要支持者來自法國東北部的勞動階層,以及南部地中海沿岸地區。前者是傳統工業區,但近幾十年來漸漸凋零,後者則有大量來自非洲的移民。

就在第2輪選戰開跑的頭幾天,勒龐現身家電大廠惠而普(Whirlpool)的一座工廠,該廠預計將裁員280人,並遷到波蘭。惠而普此舉在全球化層面和個人層面來說,都是對馬克宏的傷害。因為惠而浦總部正是位在馬克宏的家鄉亞眠(Amiens)。

勒龐借用了川普的經驗,承諾工人要把工作機會留下來,並說這是馬克宏無法做到的。

在第一輪選舉,法國的勒龐和美國的川普支持度版圖像得驚人:城市和鄉村行政區域劃分,幾乎與政治立場吻合。勒龐在第一輪選舉拿下高達770萬票,這是法國右翼政黨候選人不曾締造的成績。

但在年齡分層上,勒龐似乎更能爭取年輕選民支持。在第一輪選舉11名候選人中,勒龐在18至24歲選民拿下21%支持率,在25至34歲選民中,更贏得24%支持率。

馬克宏聲援LGBTQ(女、男同志、雙性、跨性別、性向疑惑)族群權益,勒龐也向這個社群伸出友誼之手,但卻是以避免該族群受基本教義派穆斯林傷害為包裝,悉心描繪穆斯林是如何危害法國的價值,並誆稱穆斯林即將對LGBTQ發動暴力攻擊。

VOX說,勒龐成功的掩飾了所屬政黨民族陣線40年來的種族歧視,並將自己塑造為對抗全球化和伊斯蘭教的救世主。

2002年,民族陣線候選人也曾挺進第2輪選舉,當時的候選人正是勒龐的父親尚.瑪琳.勒龐 (Jean-Marie Le Pen),但當年的氣氛和2017年全然不同。

2002年時,法國中間偏左派聯盟共和黨陣線(Republican Front)選民、政治人物和大咖,極力發聲全力擋下競選總統的老勒龐,但在今年的選舉中,共和黨陣線的聲音微弱不少。

法國巴黎政治學院研究員梅爾(Nonna Mayer)說,在法國,傳統「左派完全陷入混亂,幾乎成為一片廢墟」。

而社會黨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即將帶著4%滿意度結束任期,更讓左派政黨混亂不堪、無所適從,在在給了右派勢力可乘之機。

梅爾表示,不過今年,許多選民想要改變現代法國,總是由社會黨、人民運動聯盟兩大傳統政黨輪流執政的狀況。

梅爾說:「這一次法國瀰漫著濃厚的反政治階層氛圍,」也因此出現許多尼尼族(ni-ni) 選民,意指不要勒龐也不要馬克宏、無立場的小老百姓。

本次選舉,投下廢票和棄權不投的選民達到25.3%新高。投票率預計為74%,創下1969年以來最低。且在法國,第2輪決定盤投票通常會比第一輪高。但這一次,第2輪投票率卻低於第1輪。

當法國左派失聲、神隱,挾帶1100萬票的勒龐,得票數是2002年自己父親老勒龐的2倍多。

在敗選的勒龐競選總部,氣氛不如想像中低迷。許多支持者認為,勒龐依然走在前往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的路上。勒龐霸氣向支持者反話,「此次選舉的歷史性結果,已經使得我的愛國聯盟成為對抗新總統的主要反對力量」。

資料來源:USA TODAY、VOX、Washington Post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