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如果母親還在世 我要再帶她去打一次柏青哥

精華簡文

如果母親還在世 我要再帶她去打一次柏青哥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29

如果母親還在世 我要再帶她去打一次柏青哥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本企業家,京瓷、KDDI創辦人稻盛和夫說,「如果我現在能見到母親,很不可思議的,我竟然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對她說的話。但是如果現在可以和母親一起去某個地方的話,我想回到鹿兒島,帶母親一起去打柏青哥。」

懷念母親的味噌湯

最先教導我「身而為人所應行之正道」的道理,同時也是我人生中最大導師,就是我的母親。離開家鄉後,母親的教誨仍深深留在我心底,成為人生中最大的支柱。

不過,自從二十七歲時成立京瓷以後,我變得異常忙碌,無法常常回到故鄉。但即使只是偶爾回去,仍感到身心可以完全放鬆。就像年幼時,在母親無邊無際的愛中成長,待自己年長且事業有成後回到故鄉,仍然可以感受到母親完整無缺的愛,並在其中讓身心靈獲得充分舒展。

只要在自己家中品嘗到母親親手做的飯菜和味噌湯,就感到十分幸福。母親的味噌湯是從味噌開始自己手工製作。當工作遇到瓶頸時,只要喝了這個味噌湯便會打從心底充滿元氣。

我想,父母親應該不甚了解我在做哪方面的工作吧?關於京瓷的新產品或最先進的技術,雖曾經在兩人面前解說過,他們也是微笑專心的聽著,但他們應該不太能理解吧?

京瓷和我的工作開始有點名氣時,有雜誌的記者前來採訪母親。當記者問到母親關於我製作的產品時,聽說母親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我是跟我朋友說,要用燈泡時不是會把它插進一個像陶瓷做的接頭上嗎?我兒子就是在做那個接頭。」

不管是接頭還是什麼其他的東西都無所謂。我覺得母親這樣的回答十分逗趣可愛,所以不管怎麼樣,她對我所做的事感到高興就令我非常開心。

因為父親天生就愛擔憂煩惱,每當我在工作上有新的挑戰時,他總會緊張地問:「這樣沒問題嗎?」反觀母親因為其堅毅的性格使然,所以隻字未提。

或許就像小時候那樣,母親對我十分信賴。

「和夫做的事都是正確的,就放手交給他去做吧。」

在京瓷的事業漸趨穩定、走上軌道後,不僅在京都,也在鄰近的滋賀縣建造新的廠房。當這間工廠面臨運轉上限時,鹿兒島縣縣長傳來了邀請「請一定要積極考慮在鹿兒島興建工廠」。因為縣長得知出自鹿兒島的我,在京都創業且逐漸邁向成功的事,所以才想到希望我為產業活動稀少的鹿兒島注入一些活水吧?

因此在昭和四十四(一九六九)年時,京瓷的第三家工廠便建在距離鹿兒島市搭乘電車約一小時左右的川內市。因為要先前往處理建設工廠的事,像取得工廠用地等,因此那時我數次回到鹿兒島。而每次都因為想念母親親手做的料理而住在自己家中,與我一同前往的員工們也一起同住。

大家都在我家客廳的榻榻米上排著棉被枕頭一起就寢,有時是四、五個人,但也有到十幾人的時候。但即使如此母親也十分高興地接待大家,為大家準備餐點。

而這些事情,母親也在之後雜誌記者的採訪裡提道:「當我兒子跟我說:『媽媽,我想在這裡蓋個工廠』時,那真的像是在作夢一樣!」

我的母親在平成四(一九九二)年時,以八十二歲之齡告別了人世。母親過世的時候,正好是我整個事業極度忙碌、奔走於世界各地的時期。當時人在國外的我,很遺憾無法陪母親度過人生中的最後一刻。

想帶母親去的地方

如果母親現在還在這個世界上──我試著這樣想像著。

如果我現在能見到母親,很不可思議的,我竟然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對她說的話。

只要能夠坐在鄉下老家中的飯桌前,讓我再嘗一次母親做的美味可口的味噌湯和魚乾,心裡便覺得十分滿足。

如果現在可以和母親一起去某個地方的話,我想回到鹿兒島,帶母親一起去打柏青哥。

在二戰後過了一段時間,原本艱苦的家計也漸趨安定,扶養照顧七個子女的工作也漸告一個段落,因此母親就會較有空閒。當有零用錢時,母親就很期待去柏青哥店。那個時候我雖然已經在京都工作,但每次回到家中,總會和母親到鹿兒島鬧區去打柏青哥。

母親的功力比我強得多,總是可以拿到很多餅乾糖果等獎品,這時母親就會高興得像個小女孩似的笑顏逐開。

生性嚴肅的父親,對母親喜歡去柏青哥店的這件事並不十分贊同。雖然那時我有寄錢回去給父親,但母親曾向我說:「你爸爸不給我打柏青哥的錢」,所以我還曾私下塞零用錢給母親。

柏青哥對母親來說,在她為了家庭不惜拚命勞動工作的人生中,是少數屬於「只為了自己的娛樂」吧。一想到母親不需擔心任何瑣事,沉浸在打柏青哥的愉悅身影時,就會不禁想到「好想再帶母親去打一次柏青哥」。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支持我一生 母親的教誨: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母親的無差別品格教育》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