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去去去,去美國 」大復活 台灣為什麼留不住軟體人才?

精華簡文

「去去去,去美國 」大復活 台灣為什麼留不住軟體人才?

台大碩士趙建誌赴美攻讀第二學位,準備直接到已應徵上的美國軟體公司Square上班。 圖片來源:黃亦筠

瀏覽數

30785

「去去去,去美國 」大復活 台灣為什麼留不住軟體人才?

Web Only

幾年前,科技大老們還在嘆息:「年輕人畢業後都被竹科大廠高薪綁住,不出國念書了。」現在,隨著竹科榮景不再,早年的「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現象,又死灰復燃。面對雲端、物聯網、AI大勢,愈來愈多台灣優秀軟體人才直奔矽谷。之前,以一篇「美國軟體工程師求職心得」爆紅的的台大電信所畢業生趙建誌也是其中之一,那裡創新研發的環境、廣大的舞台、優渥的薪資,是人才嚮往的聖地,台灣該如何抵抗這波虹吸效應?

春天的早晨,在美國加州燦爛的陽光下,就讀卡內基美隆大學軟體工程研究所的趙建誌開著他的本田小車,到史丹佛大學附近一家知名手沖咖啡店,接受《天下》記者採訪。

不久前,他在台大的指導教授、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在臉書轉貼了他的網誌「美國軟體工程師求職心得」,文中詳細介紹趙建誌投出超過一百封求職信,應徵上包括VMware、Square在內,五個美國知名企業工作的過程。這篇對許多台灣理工科學生宛如美夢成真的矽谷求職祕笈,引起軟體工程師界的熱烈討論。

今年28歲的趙建誌,擁有台大電信所碩士學位,但他去年8月又赴美念第二個碩士。今年5月畢業後,他準備直接到已應徵上的軟體公司Square上班。這家位在舊金山鬧區的著名行動支付公司已於兩年前上市,市值高達70.3億美元。

趙建誌身上彷彿裝了火箭發射器,他將原本三學期的課程壓縮在兩學期修完,最後一個學期是實習,他拿著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專業實習),直接就在Square工作。

他在網誌裡寫著:「來美國的目的就是為工作,學校對我來說最好最棒最大的優點,就是給我合法留在美國的身分。」

「我把自己當新創公司在經營,」眼前的趙建誌穿著一件灰撲撲的棉外套,一雙布鞋,質樸的外表下燃燒著鬥志。

趙建誌代表一個方興未艾的新趨勢。愈來愈多台灣頂尖學府的軟體人才,選擇畢業後直接到美國「洗學歷」,希望藉此擠進一流美國企業,告別台灣科技業的「低薪」跟「慣老闆」。

告別台灣的低薪與慣老闆

根據教育部公布《2009到2016年台灣學生在美留學生人數》統計,台灣學生2016年留學人數終止連續8年的下滑趨勢,以攻讀領域來看,其中「數學/資訊工程」人數,去年激增創下5年新高。

趙建誌粗估,和他同樣2011年畢業自台大電機系的250名大學畢業生,到美國留學的人數約60人,佔近四分之一。多數去念資工、軟體相關。

到美國再念一個碩士,目的就是去洗學歷、刷學歷,就近在矽谷找實習工作

他台大電機系畢業之後,研究所加入葉丙成的實驗室,做當紅的行動裝置app相關研究。之後進入華碩服研發替代役,很幸運地被華碩派到美國Google總部三個月執行Android系統相關計劃。他從此眼界大開,徹底體驗全球聞名的創業創新風潮,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到矽谷挑戰自己的能力。等研發替代役結束,趙建誌如願以償來到卡內基美隆大學讀軟體工程所,校區剛好就在開啟他矽谷夢的山景市(Mountain View),也就是Google總部所在地。

「我沒有想要讀博士,來矽谷念書,就是想留在矽谷,」趙建誌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標。

愈來愈多台大學弟,打算追隨趙建誌腳步。一名目前在外商網路公司服研發替代役的台大資工所學生,也正一邊工作,一邊晚上趕補習班準備留學考試,準備明年秋季赴美國再讀一個資工碩士。

為何在台灣已拿到碩士、還要再美國再讀一個碩士?

留學是為了工作

「到美國再念一個碩士,目的就是去洗學歷、刷學歷,重點是就近在矽谷找實習工作,」這名同學很坦白,「所以我的首選也是灣區(舊金山灣區、矽谷一帶)。」

「矽谷有年齡歧視,很多公司不喜歡用30歲以上的工程師,我有時間上的壓力,」還不滿26歲的他,已預先報名兩次留學考試,確保明年可以順利赴美。

「我們有發現到美國留學的人數變多,很多人去念碩士,去讀博士的人反而變少,」葉丙成觀察,「美國軟體業很熱門,很多人去念碩士,是去念資訊工程(computer science),是為了留在當地工作,我們有注意到這樣的趨勢。」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2016年以F1留學簽證轉專業實習(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PT)的人數,去年創下9年新高。

「想留下工作的人變多,」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海外留學科孫祖翎分析,這也和美國放寬理工四科系OPT可延長至24個月有關。理工四科系指的是STEM(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

面對AI、雲端、物聯網等世紀科技大潮,從美國到全世界搶軟體人才。這幾年理工科優秀人才出國念書、留在當地就業,像趙建誌這樣的案例愈來愈多。更有在台灣一畢業,就被美國大廠錄用。

台大資工系教授徐宏民就很有感。他1995年台大資工所畢業,那個年代同學多直接留在台灣工作,他也是在訊連工作後才拿著獎學金出國再深造。

「那時台清交學生,畢業後多能找到好工作,當時科技業有分紅配股, 薪水其實不比去美國差,大部份畢業後都留在台灣工作,」徐宏民回顧。

時間回到2000年前後,矽谷網路泡沫潮,台灣科技業正起飛,理工科優秀人才多直接進入台灣大成長的科技大廠。但2008年台灣科技業取消員工分紅配股,這就像一道大分水嶺,台灣科技業薪資沒調漲,和歐美落差愈來愈大。

過去三年,光徐宏民實驗室訓練出的本土博士生,已有4人分別被美國奇異全球研究中心、IBM Spark技術中心及微軟矽谷的富士全錄中心挖角。

台灣優秀的年輕人才,除了在意薪資,也在意有沒有能發揮的舞台。(黃明堂攝)

「台才外用」的背後主因

「台才外用」一方面顯示台灣人才具競爭力,另一方面人才持續流失。背後主要結構性因素是低薪和缺乏發展舞台。

像台清交的資工、電機所畢業生到國內軟體大廠如群暉、聯發科,年薪大約150萬台幣。但根據Glassdoor公布的薪資調查,趙建誌應徵上的Square,平均年薪高達12.7萬美元(約381萬台幣)。

長期關注台灣與亞洲的《Forbes》特約撰稿簡寧斯(Ralph Jennings)在4月才撰文評析,台灣科技企業的入門級薪資,比不上「亞洲四小龍」的其他國家,「低薪促使台灣高科技產業難以追上他人腳步。」

趙建誌去年底開始,一邊讀書,一邊就積極投履歷。

「非常競爭,秋天畢業要工作,一月沒開始投履歷面試,其實來不及,好機會都沒了,」趙建誌坦言,投了不下150封履歷,Square是第五家錄取他的公司,被拒絕、沒回應的其實很多。

以Square來說,趙建誌去面試,早上9點左右到公司,進行了六關面談,直到走出Square位在舊金山市場街鬧區的辦公室時,已是下午4點。現場面試官除了測試寫程式的能力,另外就是協同解決問題的能力。過去在華碩學習解決軟體問題、設計程式的實戰經驗,讓他表現的不像個只會按課本操課的生手。

「我們能力不會比較差,如果不跨出一步,永遠沒有測試自己的機會,」他說。Square的2000名員工中,有500人是軟體工程師,許多做Android 應用軟體的工程師,都想到這裡試試身手。

趙建誌回想剛來時,查矽谷房價,月租金要1500美元,還要外加高得嚇人的水電費。他突發奇想先去住Airbnb,房東看他守規矩,主動租給他另一間空房,租金只收每月500美元。

當然也有優秀軟體人才選擇留在台灣,認為去矽谷的機會成本沒有想像中的大。

「不希望當兵用掉一年後,還要花兩年再到美國念碩士,這樣算起來是三年,」群暉科技研發工程師林宏昱坦言。他交大資工所畢業後,從研發替代役就進入群暉,年資兩年半。

他在群暉做網頁程式基礎架構研發,從零開始做出一款企業用通訊軟體。今年初獲得群暉2016年度MVP,是公司獲獎的三位軟體工程師中最年輕的林宏昱,認為矽谷確實舞台大,但考量生涯規劃,他希望留在台灣企業發光發熱。

「台灣人才素質夠好,cost夠低,變成人才的供應地,」他坦言人才流動已經國際化,企業能不能提供成就感和創新的環境,是年輕人才在乎的。

台灣沒有吸引他們的產業環境,他們選擇到國外闖,我們該做的不是阻止,而是回過頭把國內環境弄好

科技部部長、台大電機系教授陳良基接受《天下》採訪時坦言,自己在台大的學生,出國讀書就業的人數也逐年增加。

「台灣沒有吸引他們的產業環境,他們選擇到國外闖,我們該做的不是阻止,而是回過頭把國內環境弄好,畢竟誰會願意離鄉背井?」陳良基感嘆。(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