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瞄準台灣生技業痛點 兩個女人的製藥夢

精華簡文

瞄準台灣生技業痛點 兩個女人的製藥夢

圖片來源:楊閔攝

瀏覽數

5567

瞄準台灣生技業痛點 兩個女人的製藥夢

Web Only

一反台灣產官學界高喊的「研發」路線,免疫學權威王長怡、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選擇從「製藥」端入手。她們的製藥夢,建構於台灣生技製藥產業無法壯大的痛點——生產。

有著截然不同的背景,王長怡和王瑞瑜卻在2013年攜手成立聯合生物製藥(聯生藥),並斥資15億台幣,建造全台灣最大的蛋白質藥量產工廠。

這個製藥夢,歷時3年,25日在新竹湖口工業區築成了。鞭炮聲隆隆、眾嘉賓剪綵,新竹縣長邱鏡淳、台塑集團及美國奇異醫療(GE Healthcare)高層,皆是座上嘉賓,製藥廠正式啟用。

兩位女性 孵成蛋白質製藥夢

聯合生物製藥董事長王長怡,投入生技領域已超過30年。身為出版界大老《中外雜誌》創辦人王成聖的女兒,王長怡不走文,反倒踏上科學路,是公認的免疫學權威。

台大化學系畢業後,她在美國的發展一帆風順───取得紐約洛克斐勒大學博士學位,當時還打破不到30歲即任美國史隆凱特琳癌症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分子免疫學實驗室主任的紀錄,並在1985年於紐約創立聯合生物醫學公司(UBI)。

1998年,王長怡獲得行政院開發基金與經濟部支持,將企業版圖向西太平洋轉舵,在台灣成立聯亞生技開發公司;聯生藥正式從中切割而出,專注於單株抗體藥物的研發、製造和銷售等。

王長怡(右)與王瑞瑜(左)共同打造的聯生醫,不走台灣產官學的「研發」路,反而把心力放在製藥端。(劉國泰攝)

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則是追隨父親王永慶,一路走在商管路,先從紐約大學會計系畢業、再念台大EMBA。但王瑞瑜不只承襲父親王永慶在傳統產業的衣缽,還帶著台塑集團跨入生技產業───2003年成立台塑生醫、也陸續整合長庚大學與長庚醫療體系資源,更帶著台塑生醫入主聯生藥股東,觸角延伸到蛋白質製藥。

不掌握生產 產業就無法茁壯

不過,在近來台灣產官學界不斷喊著「研發」新藥的時刻,為什麼聯生藥要走向第二階段的「製藥」?還特別選擇生產技術較傳統化學藥物困難、成本較高的蛋白質藥物?(蛋白質藥物,又名生物藥或大分子藥物)

「生產是工業之母,」留著一頭俐落短髮的王長怡在致詞時表示,「特別是生產技術與法規門檻高的生物製藥產業,無法掌控生產,公司與產業就無法深耕茁壯。」

她看到台灣的生技產業充滿許多小型研發公司,往往藥物研發到一個階段,就走上授權路,由國外生技公司承接後續的製造和銷售。這讓台灣生技業的產值、國際影響力不足,也無法建構完整、永續的產業生態系。

因此,王長怡錨定聯生藥的目標:全方位的研發、製造和銷售大型生物製藥公司。這對起步較歐美晚的台灣來說,確實是挑戰,但她一步步來,藥廠啟用正是新進展,「(這)將補足台灣生技產業最欠缺,也是最重要的一環,」她說。

鎖定生物藥,尤其單株抗體藥物則是全球趨勢,這也是王長怡回國至今的目標。

王長怡認為,若台灣無法掌握藥品的生產,生技製藥產業難以成長茁壯。(楊閔攝)

依據國際生技智庫公司EvaluatePharma分析報告《World Preview 2016, Outlook to 2022》,全球生物藥品市場規模將從2016年的2000億美元(約6.1兆台幣),成長至2022年的3370億美元(約10.2兆台幣),佔全球處方藥及非指示用藥的市場比例,也將從25%增高至29%。

其中,台灣經濟部生技醫藥產業發展推動小組在《2016年生技產業白皮書》指出,全球銷售額前20大生物藥中,單株抗體藥物就佔了約50%,成為生物藥的主力。

競爭激烈沒關係 王長怡:「要在有魚的地方撈魚」

但這也意謂著,這塊戰場的競爭將特別激烈。

王長怡不畏挑戰,「要在有魚的地方撈魚,」她解釋,重要的領域、競爭激烈沒關係,重點是要有實力,並在領域中抓到利基,「真正有功力的,不怕很多人競爭。」

她的語氣帶點自信,是因為聯生藥的主力產品───愛滋病治療抗體新藥UB-421,今年初在台灣完成第二期臨床試驗,並向主管機關申請第三期臨床試驗;也預計進行多國多中心三期臨床試驗。

不只創造題材與智財,王長怡也積極搭建製藥的人才與資材。

目前聯生藥約百位員工,7成是碩博士生,其中包含海外歸國的人才;藥廠設計則攜手美國奇異醫療公司,並採用國際新製程「單次使用製程技術」(single use process technology),這能因應日後承接不同訂單的製程變化,降低生產成本,和國際藥廠競爭。目前建構的兩條生產線,可達4500公升產能,未來可擴充6倍。

聯生醫內部資源,皆已到位。(楊閔攝)

台塑加持 錢財、資源到位

台塑集團的加持,也讓錢財和相關資源到位。

根據聯生藥2016年年報,截至去年4月止,台塑生醫及王瑞瑜名列第二與第三大股東,持股則近四分之一(22.85%)。

雖然目前王瑞瑜已辭任聯生藥副董事長及法人董事代表人,但台塑集團的資源仍在。

聯生藥董事、長庚紀念醫院執行長黃銘隆表示,台塑集團從前端的醫學教育與研究發展,到臨床醫學,甚至是臨床試驗都可和聯生藥攜手合作,「我們參與聯生藥的投資,能夠把國內最大、最先進的製藥建構起來,也讓台塑企業在這塊版圖更完整。」

只是挑戰還在前方。聯生藥副總經理孫潤本向媒體表示,藥廠目前僅開始生產UB-421臨床試驗藥物,仍未有其他客戶的訂單,「前提是要先證明我們的功夫好。」聯生藥是否能實踐從研發、生產到銷售的完整生態系,將待時間證明。(責任編輯:李郁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