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羅慕斯:杜特蒂的油門與剎車

精華簡文

羅慕斯:杜特蒂的油門與剎車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004

羅慕斯:杜特蒂的油門與剎車

天下雜誌621期

他是南海僵局的破冰者,也是菲律賓狂人杜特蒂的嚴師,更是中、台雙方的共同好友。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菲國唯一最佳代言人。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桃園南崁一家飯店裡正在舉行一場晚宴。晚宴的主角,是當今兩岸政商高層友人最多、交情最深厚的亞洲政治家——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

明年就九十歲的羅慕斯,在台上唱作俱佳,一會兒要台下的眾人向左右握手、擁抱,一會兒喊著「Ah three, ah two, ah one, jump!」指揮大家跳躍,還不忘指揮《天下》攝影記者抓住眾人往上躍起的瞬間按下快門。

這已經是羅慕斯連續九年訪台,出席菲律賓南線台商為他舉辦的第九屆菲台友誼訪問暨羅慕斯杯高爾夫賽。

「我有一個太太、五個兒女、八個孫子,今天我把這唯一的太太帶來,還帶了一個女兒、兩個孫子來,代表我對台灣的感情和重視,」羅慕斯說。

南海的和平使者

羅慕斯最近一次躍上國際舞台的正中央,是南海仲裁案宣布之後,中菲劍拔弩張,美、越也在言語和行動上多所挑動。眼看南海就要走向武力攤牌,羅慕斯卻突然受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之託,帶隊訪問香港和中國,向中國遞出橄欖枝,修補中菲關係。

「協商是政府的事,我只是個破冰者,見見幾個老朋友,打打幾場小白球,」對他的中國行,羅慕斯輕描淡寫。

羅慕斯在中國見了誰祕而不宣,然而接下來的發展是,菲律賓演出令全世界驚愕的世紀大轉向:疏離美國、靠向中國。

菲律賓轉向之後,中、越在南海的軍事化行動還在繼續,但相關各國已經轉向避免再相互挑釁、不談主權,改以航行、漁業和能源協商為重點。

杜特蒂上任之後的作為,屢屢掀起爭議。經常一意孤行的杜特蒂不買任何人的帳,獨尊羅慕斯。羅慕斯待杜特蒂就像自己的孩子,好壞都必須承受。因為杜特蒂就是因為他的勸說,才參選總統。而羅慕斯對杜特蒂的「教誨」,堪稱疾言厲色,時常令杜特蒂有些沒面子。

杜特蒂最嚴厲的老師

去年十一月,亞太經合會(APEC)在秘魯舉行,閉幕前一天的晚宴和當天領袖大合照,杜特蒂竟都缺席,事後還直率地說,「因為時差,太睏了,無法參加。」

羅慕斯就像發現孩子大考竟然缺席般勃然大怒,公開在媒體前飆罵,「沒參加團體照,像話嗎?總統生什麼病?頭痛?代表團不是有醫生隨行嗎?還是拉肚子?很簡單嘛,拿條紙尿褲穿上啊!這些都不該成為你不去拍團體照的理由,更別說晚餐了。你肚子不舒服,那就喝個湯就好,你竟連去都不去。就算你時差再嚴重,背再痛,你都必須出席,不該有任何藉口。」

羅慕斯也常罵杜特蒂見樹不見林,搞錯治國優先順序。對杜特蒂將只重掃毒,羅慕斯認為,除貧和永續發展,比反毒更重要。

「消除貧窮,這是第一優先,基本的服務和其他更重要的社會民生議題都被忽略了,」羅慕斯在他的專欄裡指出,「反毒是好事,但不是全部。視野不能這麼狹隘,必須對這國家的問題有全盤了解,訂定一個更有視野的施政藍圖。」

他嚴厲批評杜特蒂,但兩人關係十分緊密,「我批評他,但我仍是他最忠實的支持者。」而面對羅慕斯三不五時的嚴厲鞭策針砭,杜特蒂也不時澄清兩人失和的傳聞。

「羅慕斯就像杜特蒂的剎車與油門,衝過頭時拉他一把,走太慢時推他一下,」菲律賓著名的經濟學家和專欄作家,馬尼拉雅典耀大學教授哈比托(Cielito Habito)指出。

為國家奔走世界的前總統

杜特蒂選擇羅慕斯擔任修補中菲關係的特使,除了輩份之外,更因為他在中國有豐厚人脈。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年首次訪菲,就是在羅慕斯任內。「他擔任總統期間,中菲關係發展比較比穩,他又擔任過博鰲亞洲論壇理事長,在中國有很廣的人脈,政、商、學各方面都有,」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陳慶紅指出。

羅慕斯與台灣的淵源更深遠。他的父親在台菲斷交前曾擔任駐華大使,全家都對台灣友好。「台灣是菲律賓的好朋友,羅慕斯家族將永遠支持台灣,」日前才去世的羅慕斯胞妹——參議員夏哈尼(Leticia Ramos-Shahani)也曾說。

一三年,台灣廣大興漁船遭菲槍擊事件發生後,當時的菲律賓艾奎諾三世政府拒不道歉,羅慕斯公開發表友台談話。

羅慕斯在台灣政商界好友,包括前副總統蕭萬長、已故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每年的羅慕斯杯高爾夫球聚和台菲友誼商務訪問團,羅慕斯都帶大陣容的政商代表團訪台,活躍程度遠勝一般。

卸任後,羅慕斯經常出席國際會議,奔走全球宣傳菲律賓,早被國際間視為菲律賓最佳代言人。

「菲律賓已經換了三位總統、台灣換了兩位。政權更迭,別的總統下台就銷聲匿跡,只有他,一直為菲律賓奔走,還一週親自寫一篇專欄,全世界沒有任何卸任總統做得到這一點,」菲律賓南線台商會長陳文儒指出,「羅慕斯的聲望得來不是那麼容易,我曾進過他的辦公室、坐過他的車,裡面都是文件。」

成功為杜特蒂到中國破冰之後,羅慕斯接受菲律賓電視台訪問時,主持人問他,「中國在南海動作這麼大,為什麼你還堅持我們應該和中國協商?」

「你必須了解,今天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比起七十年前投在廣島的原子彈,威力要大上五千倍,你甚至已經不需要出動飛機投彈,按個鈕就行了。而這世界還真的有瘋子可能會這麼做,」羅慕斯回答,「南海問題不是菲律賓一個國家就能解決的,不跟中國談,你怎麼辦?」

軍人出身的羅慕斯,到哪裡都戴著他的軍帽,上面別了一、二十個徽章。他是軍人,卻不黷武,一生愛好、力主和平。

面對《天下》記者詢問,為什麼他每到一個場合,都要求眾人站起來,和左右握手擁抱?「我的小姐,和平比什麼都重要。互相擁抱,做對方的好鄰居,台灣和菲律賓就該如此對待彼此,」羅慕斯回答。

小檔案

羅慕斯

出生/1928年

學歷/馬尼拉大學、西點軍校、伊利諾大學工程碩士

經歷/菲律賓第12任總統、國防部長、總參謀長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