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Airbnb創辦人切斯基:創業要成功,得做打不死的小強

精華簡文

 Airbnb創辦人切斯基:創業要成功,得做打不死的小強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7267

Airbnb創辦人切斯基:創業要成功,得做打不死的小強

天下雜誌621期

Airbnb創辦人切斯基從破產的藝術學校畢業生,搖身一變成為全球最大民宿平台執行長。他是如何開啟他的創業之路,帶動全球「共享經濟」風潮?

共享經濟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兩家公司,Uber還在燒錢,另一隻獨角獸Airbnb卻已在去年下半轉虧為盈。

九年前,羅德島設計學院畢業的切斯基(Brian Chesky)為了付房租,跟同學創立了線上民宿平台。創業初期,因為沒有投資人看好,他們吃足苦頭。最慘的時刻,切斯基賣起早餐麥片,艱難度日。

如今,這個投資人曾經嗤之以鼻的平台,不但開始賺錢,估值直逼三一○億美元,更傳出有意在明年公開上市。

三十五歲的切斯基,原本對創業一竅不通,有人建議他去找天使(天使投資人)募資,「跟天使借錢?你一定是瘋了,」他形容自己當下反應。

但他迅速學習,幾年內,從破產的藝術學校畢業生,變成了全球最大民宿平台執行長和億萬富豪,正帶領Airbnb征戰全球。

三月底,Airbnb宣布,將品牌中文名稱取為「愛彼迎」,意思是「讓愛彼此相迎」。為了造勢,切斯特在結束英國、南非等地的訪問後,來到中國,在上海復旦大學發表演說。以下是他在牛津與復旦等校的演說重點整理:

我來自紐約州首府奧巴尼近郊的一個小鎮尼斯卡尤納,父母親都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小時候我很頑皮,常被叫到校長室去。但我對設計很著迷,喜歡重新設計玩具、電器,也對主題樂園和戶外景觀這類設計有興趣,所以大學去念羅德島設計學院。

我媽要我保證兩件事:第一,保證念到畢業;第二,找到一份有醫療保險的正常工作。(笑聲)

後來,我在洛杉磯找到了工業設計師的工作,做了快兩年。當時,我的大學好友蓋比亞(Joe Gebbia)在舊金山上班,他不斷勸我搬過去,「這裡的每個人都在創業。來吧,我們一起開公司。」

二○○七年十月,我終於決定辭掉工作,把所有家當,包括一張床墊,全塞進我的喜美老爺車,一路開到舊金山,搬進租來的房子。

問題來了,我只有一千美元存款,付不起一一五○美元的房租,怎麼辦?剛好那個週末,有一場國際設計大會將在舊金山舉行,所有旅館房間都被訂光了。

當下,我跟蓋比亞想到一個點子:我們還有多餘的房間,又付不出房租,何不把這房子變成設計大會的附早餐民宿(B&B)?蓋比亞有三張露營用的充氣床墊,於是我們把床墊從櫃子裡拿出來充氣,還把新事業取名airbed and breakfast.com,這就是Airbnb名稱的由來。

「充氣床墊和早餐」的故事

那次,有三個參展者成為我們的房客,包括一名來自印度的三十歲男子、一名來自波士頓的三十五歲女子,和一個來自猶他州的四十五歲父親。我們賺到了足夠的錢付房租,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與這些房客變成了朋友,阿莫爾在幾年後邀請我們去印度參加他的婚禮;凱瑟琳決定搬來舊金山。

創辦Airbnb時,我們根本不曉得會帶動後來的共享經濟,當時只是為了付房租。如今,我們在全世界一九一個國家已有三百萬個短租房間,入住房客超過一.六億。光是今年除夕一個晚上,就有兩百萬人入住我們平台上的各地民宿。如果沒有共享經濟和網路的力量,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

共享經濟的核心理念就是「信任」。過去,除了親友,這世界所有人都是陌生人,你會讓陌生人住到家裡嗎?不會。但在共享經濟裡,人們不再陌生,因為房東和房客都有一份個人介紹,我會知道他們從哪裡來,也可以驗證他們的身分;他們在訂房時會給我評價,而我也能給他們打分數,形成一套信譽系統。

當年,很多人都認為我們瘋了。我記得在那次設計大會,碰到一位我很仰慕的知名設計師,我興奮地跟他提起民宿平台這個新事業,「肯定會夯,將來會有成千上萬的人使用這項服務。」

他一臉嚴肅看著我說,「布萊恩,我希望這不是你唯一在做的事。」(笑聲)當下,我好像肚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不只是他,其他人也說,這是他們聽過最糟糕的點子,因為陌生人不可能住到其他陌生人的家,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但在創造了一.六億住宿人次後,我發現,人性本善,你只需要給他們信譽評價。

另一個外界不看好的原因,是他們不相信設計師有辦法創業,而且成功。因為在矽谷,創業家幾乎都是工程師,而我沒念過麻省理工學院或史丹佛,這會是個不利因素。

誰說只有工程師能創業

事實上,設計反而為我帶來極大優勢。所謂設計,不只是東西要長什麼樣子,而是要如何使用,如何與其他東西、與整個系統配合。工業設計師的訓練,就是要從同理心的角度出發,利用情境故事板(storyboard)來呈現客戶的體驗旅程。例如,設計兒童使用的醫療用具,你可能就要到醫院,穿上罩袍,躺在床上,假裝自己是五歲的小孩來設計。

所以,我們並不是發明什麼新方法,讓你去住到別人的家,以前早就有人這麼做。但我們想出的創新,是陌生人之間也可以有信任。只要你設計出一種方法,讓每個人都有身分認證,有一套安全的付款機制,就可以讓陌生人也產生互信。

最近,我決定把自己的頭銜,從執行長擴充為執行長暨社群總監(Head of Community),主因在於,許多媒體把我們當成企業來報導,但在我們的屋主與房客眼中,Airbnb更像是一個社群。

許多偉大企業的CEO都緊盯著產品,稱他們是首席產品長也不為過,因為他們一定要投入最大關注。我在創業過程中,得到的最好忠告,來自我們的第一個投資人、矽谷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的共同創辦人格蘭姆。我記得他們有一件T恤,上面寫著,「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做出人們想要的東西)。

找到一百個愛你的人

他告訴我,「有一百個人死心塌地愛著你,好過有一百萬人只是普通喜歡你。」慢慢來,專注於這一百個人,他們如果愛上你,就會到處去幫你宣傳。

所以,我們的產品其實不是網站,而是社群,也就是各地屋主提供的民宿和體驗。我不只領導一家公司,也領導一個龐大的社群。

格蘭姆曾透露,當年他答應讓我們進入Y Combinator的加速計劃,是因為二○○九年,創投界進入了金融海嘯後的「核子寒冬期」,他們要找的是絕不放棄的創業家。而我們就是他口中「打不死的小強」,為了生存可以刷爆無數信用卡,甚至賣起早餐麥片。

我們能夠存活,靠兩個關鍵,一是抗逆韌性(resilience),二是堅定的信念(conviction)。

我始終相信,新創公司如果不想失敗,最好的策略之一,就是「不要死」,全力以赴撐下去。大部份的新創公司通常都是自我放棄,不了了之。所以格蘭姆說,他們的死因多半不是他殺(homicide)而是自殺(sui-cide)。

我和蓋比亞之所以能堅持至今,就是因為我們有信念。想要創業的人,一定要擁有某些別人都沒有的東西、某些非常獨到的洞見,否則,你會很難走下去。

而我們的獨到洞見,來自於○七年那個週末,三個人來租房間,大家後來變成了朋友。把家裡的房間分享出去,除了賺錢,還可以交友。這個洞見讓我們相信,同樣的體驗一定可以複製到全世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