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執政百日 川普變「正常」?

精華簡文

執政百日 川普變「正常」?

川普想推動的「買美國貨、雇美國人」新政,除了面臨部份企業反對之外,也將在國會面臨主張小政府的共和黨保守派認為政府不應管太多的挑戰。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提供

瀏覽數

2834

執政百日 川普變「正常」?

天下雜誌621期

高舉反體制大旗、挾民粹浪潮上位的川普,走馬上任後,那些「讓美國再度偉大」的政策,實現的機會卻愈來愈渺茫。美國各界不禁調侃,川普變「正常」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4月底,是川普就任美國總統滿100天的日子。

從1933年就任美國總統的小羅斯福開始,歷任美國總統都會設法在第一個百日,成功推動至少一項令人耳目一新、對美國國家社會產生重大影響的新政。

從這個慣例來看,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第一步,似乎舉步維艱。

因為除了大法官提名人選獲得國會同意,以及簽署一系列行政命令,撤銷、檢討歐巴馬時代的政策之外,川普至今不僅沒有成功推動任何新立法、沒有推出有重大影響力的新政。

他還面臨了國安顧問辭職、白宮內鬥、家族利益衝突、個人透明度遭質疑,以及遭FBI調查和俄羅斯曖昧關係等「內憂」。

而且,競選時高舉反體制大旗,乘著民粹浪潮登上總統寶座的川普,執政百日後,卻迫於形勢,不得不慢慢走回體制內。

不少美國媒體因此調侃,執政百日後,川普「變正常了」!

4月出刊的《經濟學人》亞洲版報導主題,是川普執政現況,雜誌封面是一幅企圖將高爾夫球打出沙坑的圖畫,生動地描繪了川普新政就像一顆打不出沙坑的高爾夫球一樣。

《經濟學人》封面。(取自官網)

這包含了兩種意義───首先是川普為了兌現競選承諾推出的新政,不斷踢到鐵板。針對穆斯林國家的入境美國禁令,兩次被法院判定停止執行;企圖推翻歐巴馬健保的替代健保方案,在眾議院闖關失敗。

為了保護美國製造業、增加就業機會的提案,例如,針對進口外國產品的美國企業徵收「邊境調整稅」、限制企業聘雇外國專業技術人員、要求美國基礎建設包商採購百分百美國製原材料,還沒正式實施,已經引發巨大爭議。

改善基建和興建美墨長城的預算編列,前景也不是很樂觀。

「到目前為止,川普在內政與立法上還沒有一個big win,」專研美國內政的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嚴震生指出。

川普的百日新政,不斷踢到鐵板。穆斯林國家人民入境美國禁令,引發強烈反彈,遭法院判定暫停執行。(美聯社提供)

川普變正常 不認同度過半

這導致蓋洛普民調中,美國人不認同川普的比例,在4月初已上升到53%,超過一半。主要原因,就是川普的一些政策和共和黨的理念、立場不合。

尤其是眾議院共和黨保守派議員組成的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他們信奉小政府、平衡預算、自由貿易、減稅的政治理念,反對一切會讓政府花太多錢、管太多的政策。

嚴震生指出,川普和他們一樣想推翻歐巴馬健保,但又想照顧那些投票給自己的藍領選民,不會因為廢掉歐巴馬健保而失去醫療保障,於是推出一個替代性健保方案──因此遭到主張政府不應介入醫療保險市場的自由黨團反對。

川普的1兆美元改善基礎建設、興建美墨邊界長城等會增加政府財政負擔的政見,以及對眾議院議長萊恩提案、川普支持的邊境調整稅,都與共和黨傳統理念背道而馳。

「平衡預算是共和黨最核心價值之一,會讓政府預算赤字增加的健保和基礎建設,他們當然會反對,」嚴震生解釋。

《華盛頓郵報》甚至預言,「未來2年,川普送進國會的法案,很可能都會死掉。」

目前看來,川普女婿庫許納(右)的務實路線,已逐漸勝過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左)的反體制路線。(美聯社提供)

「駙馬爺」與「國師」爭寵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川普核心幕僚與內閣閣員中,來自體制內、政策立場貼近共和黨主流的務實派影響力,已經逐漸超過反體制、民族主義派。

「我們會試著將他(川普)拉回共和黨主流路線,」美國保守派政策理論大本營、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在1月初川普上任前,就對來訪的《天下》記者這麼說,看來這件事情正在發生。

代表務實派的,包括出身企業界與華爾街的國務卿提勒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柯恩、財政部長梅努欽、商務部長羅斯,以及出身軍人的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國防部長馬提斯,還有白宮資深顧問、川普女婿庫許納。

他們和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為首的反體制、民族主義派,從進入白宮第一天起,就在外交、貿易、內政各種重大政策方向上,相互競爭影響力──美國媒體甚至用「白宮內戰」來形容激烈程度。

對提勒森、柯恩、庫許納等務實派來說,他們的目標是要協助川普做一位可以務實替美國解決問題、改善美國人生活的總統。

但對班農等人來說,則是要延續將川普送上總統寶座的一場反體制政治運動───拆掉華盛頓政壇,改造美國政治。

「班農跟隨川普進入白宮,就是要協助他兌現競選承諾,同時實現個人的政治企圖,」《經濟學人》社論認為。

不少美國媒體、政治學者和評論員都認為,從目前形勢看來,班農為首的民族主義派,輸掉這場戰爭的機率很高。

因為,「川普主張變化無常,他追逐的是受歡迎程度,而不是任何固定思想,當然也不包括班農努力推行的民族主義主張,」《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布魯尼(Frank Bruni)寫道,「那是他(班農)註定會輸掉的一場鬥爭。」

白宮務實派抬頭,對川普外交路線的影響最大,幾乎已回到了共和黨傳統路線,尤其表現在對中國、敘利亞和北韓的政策上。

這也是川普新政就像打不出沙坑的高爾夫球的第二個涵義──迫於現實,川普必須做出髮夾彎。連他自己也替自己打圓場,「我的優點,就是很有彈性。」

競選前後,川普一再強調「美國優先」,被大家解讀為,不想再讓美國扮演世界警察。

但四月初,川普卻以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用化學武器攻擊叛軍、傷及無辜平民為由,下令美軍攻擊敘利亞空軍基地。川習會後,川普也以維護美國國家安全、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保護韓國為由,不斷對北韓施加壓力。

這些舉動,是川普至今少有、同時獲得共和、民主兩黨肯定的行動。連川普的手下敗將希拉蕊也對美國媒體說,「如果我是總統,也會做同樣的事。」CNN著名政治評論員札卡瑞(Fareed Za-karia)也鼓掌叫好,「川普終於成為一位總統了。」

不過,用道德與和平訴求,約束、甚至懲罰國外當權者行為,是典型的美國世界警察作風,但和川普一再標榜的「美國優先」原則不符。

川普競選前後的中國政策立場,也同樣地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

儘管政策主張千迴百轉,但就此認為川普要和中國重修舊好,可能有點太天真───畢竟中國問題,是川普少數有強烈主張的議題。(GettyImages提供)

去年底,川普和蔡英文通電話後曾表示,「我不懂為何我們需要被一中政策束縛!」但上任不到1個月,在2月初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後,川普就透過白宮聲明表示,「在習主席要求下,川普總統同意尊重我們的(美國)一中政策。」

競選時,川普多次表示上任第一天就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到了4月中,美國財政部各國貨幣政策報告還未公布,川普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就改口,「不會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

嚴震生解釋,川普的外交路線出現髮夾彎,是因為競選時的川普團隊中,並沒有體制內的政策顧問。

但現在,他找來了在美軍當中素有「儒將」之稱、學養深厚的戰略家麥克馬斯特和馬提斯,分別出掌國安會和國防部,協助沒有經驗的他,擘劃國安與外交大戰略。

本來就支持自由貿易,了解美中經貿關係現實的國務卿、財政、商務部長、經濟顧問委員會主任,則讓川普的對中經貿政策轉向。

不過,《經濟學人》提醒,川普對中東問題,本來就沒有特定立場,但中國問題是川普在眾多議題當中,極少數有自己的主張。「如果因為這樣就認為川普已經放棄了他對中國的看法,就是太天真了,」《經濟學人》認為。(責任編輯:李郁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