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大買企業、人才、技術 台灣大咖也整包帶走

精華簡文

中國大買企業、人才、技術 台灣大咖也整包帶走

在南京浦口開發區,台積電12吋晶圓廠即將完工啟用,馬路正對面是挖走台灣多名高科技戰將的大陸清華紫光半導體基地。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7028

中國大買企業、人才、技術 台灣大咖也整包帶走

天下雜誌621期

近來,中國買世界的力道未減,卻在買什麼、怎麼買上,有了不同的策略。中國人抱著這種心情:已經錯過前3次工業革命,絕對不能再次錯過,要用「買的」一次追上,直接完成產業升級。

19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中國游泳隊出人意料地摘下四面金牌。美國前財政部長鮑爾森代表高盛到人民大會堂,拜見當時國家主席江澤民。江澤民問他如何看待中國游泳隊成績,鮑爾森非常美式地回答:「很有趣。」江澤民點點頭,笑著說:「中體西術。」

鮑爾森和中國官員交手20幾年,終於琢磨出,「中體西用」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本質:「中國人依靠巨大的人力資源,體力和腦力的,再配以西方討來的、借來的、買來的乃至於偷來的知識、創新和最好的實踐經驗。憑藉著這個組合,中國成了一個非凡巨人,」鮑爾森在《與中國打交道》一書透露。

中國人有一種心情,已經錯過前3次工業革命,絕對不能再次錯過,要用「買的」一次追上,直接完成產業升級。

中國成了全世界最闊氣的大買家,外國好的、自己沒有的、對未來重要的,統統包起來。

過去6年,大陸對外投資金額成長3倍,其中三分之二用在併購歐美企業。去年海外併購金額超過2200億美元,其中51件投資金額超過10億美元。

這個向「外」買的對象,當然包括台灣。

從江南走過,出長江隧道到江北,南京浦口開發區像圓形太空基地的建築,是台積電的南京12吋晶圓廠,正如火如荼地趕工。馬路正對面的荒地,是把台灣一票高科技戰將——華亞科前董事長高啟全、聯電前執行長孫世偉、前晨星創辦人楊偉毅——都挖走的清華紫光半導體基地預定地。

日不落帝國的併購戰略

「過去是走出去招商,現在是以商招商,」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產業發展局局長裴清海,說明中國吸引企業與人才的策略轉折。

台積電在江北新區落戶後,40幾家台灣半導體下游廠商不招自來。裴清海透露,未來德國政府、台積電和南京大學,將共設積體電路研究院、智能製造研究院,南京要成為全球半導體產業的決策指揮中心。「鄭和下西洋也是在這裡(南京)做的決策呀,」裴清海笑說。

熟悉科技產業的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前主任杜紫宸,研究過中國對外投資戰略,早期著眼外交,金援非洲、拉美等第三世界換支持;第二階段以取得資產、資源、礦產為目標;第三階段則專攻中國欠缺的科技,而且花錢方式改變,從單純併購,到入股、投資技術,買公司買團隊。例如,去年美的集團併購德國頂級工業機器人公司庫卡,今年騰訊入股電動車公司特斯拉。

不論是國企或民企,中國企業海外併購都搭配政府的經濟與外交戰略。2年前,中國制定《中國製造2025》的智能生產目標,企業便加速購買歐洲隱形冠軍企業,從風力發電設備、機器人手臂、塑膠處理設備製造,到人工智慧、VR、AR等等。去年速度加快,平均每週向一家德國公司提出併購申請。

《紐約時報》近日揭露五角大廈一份機密報告,中國投資者過去6年透過1000多項投資協議,取得許多美國高科技早期技術。中國企業扮演天使投資人角色,繞過美國政府監管,投資新創公司,他們多半擁有尖端技術,具有潛在軍事應用價值,這讓美國軍方非常不安。

最近,大陸政府更鼓勵企業併購文化、內容、娛樂等意識形態類型產業。其中,萬達集團角色吃重,去年海外併購金額就超過160億美元。

「萬達到全球併購,已經是個日不落帝國,」萬達東方影都營銷總經理王猛說。4年前,萬達收購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娛樂,去年又買下歐洲第一大院線,成為全球最大電影通路商。另外還收購好萊塢製片商傳奇娛樂,從內容、製作到發行,上下游垂直整合。

《36氪》主筆方婷研究影視娛樂產業多年,她分析,出身軍旅的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也有中國夢,覺得中國文化應走到西方。

王健林一條龍式的文化併購,直接控制電影院,可以決定什麼電影要不要上映,好萊塢四大經紀公司、大牌明星都要買他的帳。東方影都動工時,李奧納多、妮可基曼等一線好萊塢明星,都飛來中國捧場。

台灣大咖們也去了

買公司之外,中國也買人。

早期的「百人計劃、千人計劃」人才戰略發展仍持續進行。現在「升級」抓粽子頭,鎖定最頂端人才,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電腦專家姚期智最近紛紛放棄美國籍,重入中國籍,在清華大學全職工作,號召更多海外高手。有「數學皇帝」稱號的哈佛大學講座教授丘成桐在中國創業,帶一群台灣建中校友,在各城市推廣3D列印創客教育。

像南京這樣輸在改革開放起跑點的內陸城市,都懂得用「買」追趕。

37歲的聶永軍,原本在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書,去年調到江北新區,負責科技創新政策規劃。聶永軍手拿厚厚一疊資料說,只要頂尖國際團隊進駐新區,就可以獲得1億人民幣補助,高端團隊則有3000萬。新區另外提供5000萬給科技創新圈,支持小型企業買科技成果。為安頓人才,推出1500套共有產權房,個人付6成購屋費,政府付4成。政府的4成產權,每年將5%到10%產權轉贈人才。

南京打的不是單點人才戰,而是線和面的總體戰。

江北新區和南京十幾所高校組成產學聯盟,並透過南京大學和由陽明大學、清大、交大、中央大學組合的台灣聯合大學系統策略合作。

台灣聯大校長曾志朗去年到南京參訪,南大邀他到江北新區設腦科學研究中心。曾志朗問對方,可不可給他一些空間使用,像是某棟大樓的3、4層,「幫你蓋3、4棟都可以。」

突破曾志朗這個點,可以牽出一條線、一個面的人才庫。全球腦科學國際會議今年5月移師南京,以色列、西班牙、芬蘭、美國、澳洲最頂尖專家都會出席,南京負擔費用。

重點是取得關鍵技術

「他們identify(找出)重要議題,問如何做到、誰是這領域的專家,就找經費、給資源,不會眨眼。他們只看最好的人在哪裡?用什麼方式把人才帶來?他們的能力就是這樣建立起來,」曾志朗觀察。

南京還在浦口科學工業園區規劃台灣青年創業基地,由第一屆陸生宋遠岑負責招引台青創業人才。宋遠岑表示,台青在南京創業,辦公場地、水電、物業全免,園區還會為創業團隊提供市場顧問,協助推廣產品。台青在這個基地創辦了35家公司,做手工皂、中藥材、有機酵素、生技、管理諮詢等。

創辦亞克管理諮詢公司的台灣女孩何思穎才29歲。她體會,中國吸引人才的策略做得細緻,不一定直接給錢、給優惠,反而更著重在幫助創業者取得關鍵技術,了解市場需求,讓他們真正有市場競爭力。

中國買世界的策略變得更細緻,是出於對現實的清楚認知。

中國口袋裡銀彈迅速減少,去年9000億美元資金流出中國,外匯存底從3年前4兆美元巔峰,今年跌破3兆。中國政府下重手防止資金外逃,萬達集團原本10億美元收購美國金球獎製作公司DCP,因為資金匯不出去,交易失敗,共賠了5000萬美元。

的確,中國大買家正慢慢脫離土豪式血拚模式,變得愈來愈謹慎、聰明,那種一擲千金的黃金時代即將結束。(責任編輯:王珉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1期《數位中國》>>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