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Ⅱ:網路劇的春天來了

精華簡文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Ⅱ:網路劇的春天來了

中國除了被視為將在近年超越北美,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之外,付費影音市場也可能在3年後達到2.5億位用戶,成為中國娛樂產業的新成長引擎。(邱劍英攝)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1276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Ⅱ:網路劇的春天來了

天下雜誌621期

中國早在7、8年前,就利用數據分析,挑中作家顧漫的三部曲,拍成近年大受歡迎的《何以笙簫默》、《杉杉來了》,電影導演也跨入網路劇領域,觀眾逐漸離開電影院,線上付費會員成為新一波娛樂業成長來源。

網路戲劇、電影抬頭

「很多電影導演開始做網劇了,那種一集1500萬到2000萬製作費的超級網劇,製作模式和創作內容受美劇影響。我覺得未來2、3年可能會吸引大批人離開電影院,來到網絡看電影,」張一白笑說,過去導演要面臨藝術片、還是商業片的選擇,現在還要面臨影音網站、還是電影院的選擇。

身兼導演和監製的張一白,在中國開創了都會愛情類型片市場,他認為專為網路而拍的電影或超級網劇,將在未來2、3年大量出現。(邱劍英攝)

中國網路的新浪潮,讓傳統電影業深受影響。阿里巴巴入股了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博納影業三大電影製作公司。騰訊也有騰訊影業、企鵝影業。百度有糯米影業、入股影院體系的星美控股。

出品過《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智取威虎山》和《湄公河行動》的博納影業總裁于冬,除了要擔心「電影公司給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打工」,還要擔心電影產業資源都流向網路的短影音,而不再拍大製作的院線片。於是他在去年上海電影節高喊「小鮮肉是無法抵禦好萊塢重工業的大場面的」。

「網絡電影未來是一個機會,」樂視影業電影市場管理部副總經理黃郁茹指出,螢幕延伸至家庭,讓影片類型更多元,文藝片、青春片、推理片、親子片等,可以針對分眾拍片。「過去的行銷傳播,你不知道用戶的感知,但現在用戶在線上,一切都可以用數據去運營、更精準觸達,」她說。

「會員制」是必然

相較於中國電影的機關算盡,中國連續劇就顯得游刃有餘得多。

根據易凱資本《中國娛樂產業2016到2017年度報告》指出,中國的視頻(影音)付費用戶保持高速成長,去年已是付費視頻市場的確立之年,因為已有接近6000萬的付費視頻用戶。而這個數字將在今年底接近一億,在2020年達到2.2到2.5億。

毫無疑問,愈來愈多的付費影音用戶,就是中國娛樂產業未來3年的新成長引擎。

騰訊網絡媒體事業群副總裁、企鵝影視副總裁、騰訊視頻版權合作部總經理,三個職稱加在一起,剛好完整了韓志傑同時負責推劇、做劇、買劇的3大版塊。

準備造浪的韓志傑,對《天下》記者說,「在中國,網路用戶看視頻的時間遠超過社交、遊戲和各種應用服務,」這是為什麼即使影音網站一直處於虧損階段,各家網路巨頭仍要拚命投入資源,「而且隨著直播興起,網路內容有全面視頻化的趨勢。」

他找出一份2013年的《中國視聽新媒體報告》繼續解釋:「你覺得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一個月的電視開機率是多少?那時的答案就已經是不到3成。」(台灣黃金時段的開機率也已不到3成)。

騰訊視頻去年11月公布付費會員超過2000萬。為了捉住這2000萬人,必須確保影片內容的獨特性和多樣性。最近幾個著名例子,包括拿下被視為《甄嬛傳》續集、網路首播費高達8.1億人民幣的《如懿傳》,還有剛上檔、女主角白百合緋聞滿天飛,但口碑和流量都豐收的職業劇《外科風雲》。騰訊自製劇的比例,也從去年的4部戲,今年將提升為20多部。

「中國視頻市場進入收費時代,會有愈來愈多『會員劇』,年輕人只要追劇晚一天,就會被取笑,」上海克頓文化傳媒董事李光輝指出。他發行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久前才成為中國首部全網播放量突破300億次的連續劇。

李光輝說,傳統電視台的購劇能力和影音網站差距愈來愈大。現在,一部戲賣給影音網站的價格已是電視台的兩倍,過去影音網站號稱要花費鉅資、「賣腎買劇」,但現在因為付費會員而使虧損縮小。

沒有付費就沒有忠誠度。上個月,愛奇藝CEO龔宇還到上海克頓拜訪,希望他們多做會員劇。「會員劇未必都是大劇,也可能是很有針對性的題材,例如男性較願付費的刑偵、推理等題材,」李光輝說。

拍什麼主題?讓數據做主

上海克頓是最先提出「超級IP」的概念,從數據挑素材,大量搜集貼吧、留言版意見。所以才能在7、8年前就挑中作家顧漫的三部曲,拍成近年大受歡迎的《何以笙簫默》、《杉杉來了》和《微微一笑很傾城》。上海克頓的數據中心甚至會找來台灣語藝分析團隊,研究小說段落、情節和網路評論的關係,供編劇改編參考。

因為影音網站在戲劇製作、購買上愈來愈有發言權,一部戲的演員是否有「網感」,也變得重要。

「粉絲經濟等於流量,但不等於票房,」《我的少女時代》導演、《蘭陵王》總監製陳玉珊指出,中國電視劇過度追捧小鮮肉的現象,讓某些戲的製作成本和拍攝時間被壓縮,「因此你在大陸工作要非常精準,否則會很慘。」

新一批的觀眾早已不一樣,台灣製片出身的陳玉珊觀察,年輕一代已不再被金庸、瓊瑤影響,許多的劇都在談「創造、設定、改編世界觀」。

例如,《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飢餓遊戲》,和大陸很紅的「九州」世界觀,「所有的輕小說都不是發生在現代,因為現實太無趣,」陳玉珊說。

從文學的一代、視覺的一代到遊戲的一代,從讀小說、看光碟到打遊戲,中國的影視產業應該會是一場盛宴。至於會不會彎道超車、拿下好萊塢、成就影視強國夢?就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吧。(責任編輯:王珉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1期《數位中國》>>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