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Ⅰ:用影視賣中國人的世界觀

精華簡文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Ⅰ:用影視賣中國人的世界觀

由萬達集團主要投資、好萊塢團隊打造、大明星麥特 戴蒙(右一)主演,再壓上中國最知名的兩個文化符 號:長城和張藝謀(左二),中美合拍片《長城》企圖 證明:一部中國製造的電影能否擄獲全球觀眾的心?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2367

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Ⅰ:用影視賣中國人的世界觀

天下雜誌621期

從買下好萊塢團隊做中國電影,到用數據分析把中國文學作品搬上螢幕,中國自創、自產的影視一條龍,宣告搶奪藝文話語權的氣勢與決心。

當劉德華轉過身對著疑惑不解的麥特戴蒙說:「饕餮,you killed a 饕餮」時,電影院裡的觀眾終於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剛才在宮廷大殿上,張涵予和彭于晏對兇殘怪獸來襲的消息豁然起身,大敵當前的緊繃氣氛,也因這句不中不西的台詞頓時煙消雲散。

中美合拍大片《長城》裡的這一幕,恰恰反映了中國追逐文化強國夢的顛簸起步。

過去,好萊塢大片為了拿下中國市場,把拍攝場景拉到上海、香港,或起用中國明星擔任主角。現在風轉了,中國人出資,去好萊塢買明星、技術,拍中國主題的影片。去年底上映、由萬達集團旗下的傳奇影業、美國環球影業以及中影、樂視影業共同投資、張藝謀執導的《長城》,就是例子。

耗資1億5000萬美元,《長城》創下中國至今電影製作成本紀錄。而片中的主要使用語言是英語,全片在青島東方影都拍攝。攤開製作團隊名單,監製、編劇、原創故事全是好萊塢團隊,作品包括《黑暗騎士》、《神鬼認證》、《神隱任務》等。特效則是做《魔戒》的威塔工作室,和做《星際大戰》的光影魔幻工業。

一心想要藉此片挑戰電影「重工業」的張藝謀,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我們要做一個面向全世界的大片,一定是在這個產業體系中(指好萊塢綿密的專業體制)去完成的,我個人是沒有能力的。」他形容,這部「爆米花大片」的目標觀眾是美國阿肯色州的小鎮青年。

事後證明,這群好萊塢製片、編劇和張藝謀,都把小鎮青年想簡單了。

正式迎戰好萊塢障礙

根據Box Office Mojo統計,《長城》至今全球票房3.2億美元,其中在中國拿下1.7億美元,美國才賣了4500萬美元,並未達到原先宣稱的全球4到5億美元票房目標。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儘管世界已經習慣了美國英雄,可是美國電影觀眾卻對中國的神話傳說不感興趣。

不過,《長城》背後展示的中國電影業決心和實力,絕對不是一句影評差、票房賠可以概括的。

「因為意識形態、文化習慣的不同,中國電影無論是要走向世界,還是走向好萊塢,中間都會存在著很大的障礙。這可能不光是電影能解決的問題,也不是買幾個好萊塢公司、或我們參投好萊塢電影能解決的問題,」《匆匆那年》、《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導演張一白告訴《天下》,「如何跨越這個障礙,無論是張藝謀或是陳凱歌,還會有一撥接著一撥的人去做。它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總有一代人或一個人,去實現這個跨越。」

「王健林、馬雲、張藝謀這一代人,是有文化強國夢的。但《長城》最大的意義在於藉由合拍,中國年輕一代電影人實際參與了好萊塢體系,」長期主跑中國影視產業發展的《36氪》主筆方婷,曾深度採訪《長城》劇組。她認為,過去中國一直講中美合拍、向好萊塢靠攏,都是空話,直到《長城》才真正實踐這件事。

「張藝謀承認,他不是特別愛惜羽毛的人,他就是想嘗試,他也說這是挺痛苦的過程(和好萊塢製作團隊拉扯)。但這才是真正引進好萊塢製作實力的做法,而不單是併購好萊塢標的的財務操作,」方婷說。

未來影響力:中國藝文人才

張藝謀跟媒體談文化自信,但年輕的中國電影工作者,關注的是好萊塢最新的電影技術。

「像韓寒帶領的亭東影業,我跟他們之前的攝影師有過幾次採訪,可以談到很細節的電影製作。年輕一代的審美,和張藝謀一個人的審美,創造出來的東西是不一樣的,」方婷觀察。

《日經》在去年底也為文指出,大家認為中國資本影響好萊塢,但其實未來影響好萊塢最多的,將會是湧現的中國藝術家、動畫師和其他創意專業人才浪潮。

「在2009年入學中國大學的1900萬學生中,有超過100萬人正在學習藝術和設計,總數超過科學、法律、教育或經濟學,而這些學生現在正在進入就業市場,」《日經》寫道。

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那樣迫切地需要和好萊塢交流。

當年日本索尼(Sony)買下哥倫比亞三星、印度信實集團入股夢工廠,也都曾引起美國媒體強烈關注,但兩者和有著君臨天下氣勢的中國企業相較,顯然低調許多。

去年初,繼之前收購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娛樂及歐洲最大院線Odeon &UCI,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大動作併購出品過《蝙蝠俠》系列、《全面啟動》、《侏羅紀世界》的好萊塢製片廠傳奇影業(Legendary Enter-tainment),一舉打通從電影投資、製作、發行、放映的整條產業鏈。

地產起家的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是好萊塢最惹眼的中國企業家,他對全球電影業的企圖心,就像他投資的電影《長城》、《金剛》一樣,巨大到令人不可忽視。(GettyImages提供)

另一頭,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則一邊跟巨星湯姆克魯斯對談、一邊入股名導史蒂芬史匹柏創立的電影公司Amblin Partners。

難怪《時代》雜誌亞洲版今年2月就以「中國如何接管好萊塢」(How China aims to take over Hollywood)為封面故事,指出中國口袋深、肚子也深,熱錢多加上市場大,勢必對全球影視產業造成影響。

根據美國電影協會(MPAA)統計,去年北美(美加)電影票房為114億美元,中國電影票房為66億美元,排名全球第2。台灣則是3億美元,排名全球第16。然而,過去5年來,中國平均每天誕生10個影廳,去年則更升高至27個,被視為將在未來幾年超越北美,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

快速增加的影廳從一、二線城市延伸到三、四線城市,看電影已是中國人最重要的娛樂、社交之一,也讓中國即將成為全球第一大電影市場。(邱劍英攝)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的「2016至2020年全球娛樂與媒體展望」報告甚至指出,今年中國電影票房規模就將超越美國。

這個逐漸長成全球最大電影票倉的市場,政府產業政策的影響處處可見。

政府出面保護國產片

根據好萊塢網站Tracking Board顯示,2015年中國進口的34部美國電影(配額限制),僅佔當年中國電影總數的5%。但這34部美國電影,卻拿下了當年中國票房的38%。這個數字還不包括高達87部的中外合拍片(合拍片不受配額限制)。

「中國廣電總局的指標任務,就是國產片總票房要大於外片,所以國產片會有保護月,春節、五一假期,觀眾是沒有好萊塢新片可看的,」一位中國電影通路設備商指出。過去還曾出現《超凡蜘蛛俠》(蜘蛛人)和《蝙蝠俠》被安排在同一天上映,就是為了讓好萊塢自己對打。

因此,好萊塢片現在想佔到好檔期,就得成為合拍片。但觀眾對不好看的華語片也不再買單,這是為什麼去年總體票房成長放緩的原因之一。

中國另一個不同於台灣的獨特電影消費現象是,高達7、8成的電影票是由電商平台賣出。「因為競爭,電商平台會補貼票價,稱之為『票補』,而去年票補力度變小,也把市場帶回現實面,」這位設備廠商指出,「為了拉高《長城》票房,萬達旗下的電影院卯足勁促銷。中國其實也很著急,在鞏俐、章子怡之後,一直沒有下一個具全球知名度的中國演員出現,所以在《長城》、《金剛》,都可以看到萬達力捧的景甜。」

政府政策外,數位應用帶來的新中產階級消費潮,也讓民間參與電影製作產業更容易。(責任編輯:王珉瑄)

● 下一篇:從《何以笙簫默》到《長城》Ⅱ-網路劇的春天來了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1期《數位中國》>>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