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科技造浪時代Ⅰ:中國數位生活創業家 把痛點變商機

精華簡文

科技造浪時代Ⅰ:中國數位生活創業家 把痛點變商機

共享單車是今年中國最熱門的造浪產業, 捧紅不少新一代生活服務家。用手機掃車上的QR Code,就可以騎走;隨處都可停車,會有專車來收。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312

科技造浪時代Ⅰ:中國數位生活創業家 把痛點變商機

天下雜誌621期

中國創業家變了,凡事不只要互聯網,山寨也要升級版;中國消費者變了,中產階級不在乎CP值,只要高品質。生活一不順,馬上有一群人迫不急待來提供服務。在這個人口等於四個美國的龐大市場,誰捨得離開?

青島,膠州灣西海岸。車上導航器顯示,《天下》記者搭的車子正在海上行駛。這裡是填海造出的新生地,大工地上一望無際,天上吊車、地上卡車進進出出,捲起飛沙滾塵。

「看右手邊兒,《長城》就在這兒拍的,拍完馬上就把景拆了,」半年前還在萬達集團當企劃的張文(化名)對這裡太熟了,彷彿閉著眼睛都能開車。

城市變臉速度,跑贏地圖資訊更新速度。

中國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斥資2000多億台幣,在這裡打造全世界最大影城。

東方影都今年7月才要試營運,在第一攝影棚舉辦國際招商會的同時,隔壁棚正在拍攝好萊塢大片《環太平洋二》最後幾幕。

萬達集團在青島西海岸的黃島挖山填海, 打造全世界最大的影城──東方影都。(邱劍英攝)

青島是王健林的電影中國夢基地。東方影都相當於14個大安森林公園大,是好萊塢和迪士尼樂園的綜合體:三十間攝影棚、兩千廳電影院、商場、醫院、國際學校、滑冰場、遊樂園、遊艇港。去年,萬達和9家公司簽約,要在此拍100部中國片、30部國際片。

「拍中國的電影,講中國的故事,東方影都顯示我們中國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外國做到的,我們今天也可以做到;外國人做不到的,我們今天也可以做到,做得好,」舞台燈火輝煌,旋轉燈球轉不停,中國前文化部副部長潘震宙激昂地說。

野蠻生長,來自消費升級

中國經濟成長率滑坡進入6%的時代,就連還沒坐熱的世界最大貿易國寶座,最近都被美國超車奪回。在經濟模式大整修期間,中國持續成長的動力,來自於人工造浪。

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曾用「野蠻生長」形容民營企業造浪的力量,光是萬達一家民企,在中國各地就有12個2000多億台幣規模的開發項目。

「中國的再成長,一定來自於消費,」鑽研中國經濟的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劉憶如肯定。

中國人有錢了,他們要過好日子。政府、民間聯手,打造亞洲「生活者大國」,生活上的痛點就能造出大浪。產業典範移轉,明星改朝換代,從大製造實業家交棒給一個個小生活服務家。

最近國際間火紅的「共享單車」,就是例子。

單車如潮水,鑽出胡同、漫過大路,一個恍神,以為穿越回八○年代中國。細看,不一樣,那時人們拿鑰匙騎自己的車;30年後,人們拿手機掃二維條碼,把別人的車騎走,騎到哪,停到哪,隨時都會有人來收。

去年3月,捷安特在福建泉州建置YouBike,要藉泉州經驗把YouBike推廣到其他中國城市。

不過1年,捷安特就遭遇中國本土四面八方的競爭。

北京人稱的小藍、小黃、小橙共享單車迅速竄紅,也捧紅了新一代民間創業的「生活服務家」。

中國服務業落後,到處都是需求,到處都是痛點。我們市場大,只要連結互聯網,滿足一個特定人群需求,隨便就有幾百、幾千萬用戶。

富士康和騰訊投資記者出身、35歲胡瑋瑋創辦的「摩拜單車」小橙;《天下》記者在北京街頭觀察單車奇景的同時,蘋果電腦執行長庫克在中關村ofo共享單車總部試騎小黃。ofo創辦人戴威25歲,是北大畢業的90後青年。

北京共享單車ofo可以隨處停,會有專車回收各地的單車。(邱劍英攝)

這波造浪運動能成功,靠的是科技。「中國服務業落後,到處都是需求,到處都是痛點。我們市場大,只要連結互聯網,滿足一個特定人群需求,隨便就有幾百、幾千萬用戶,」《今日頭條》前副總裁林楚方打開手機,螢幕上的交通app,叫車、租車、騎車服務樣樣不缺。林楚方不否認,自己的生活已完全被手機應用軟體綁架:不需要帶現金、打電話、發簡訊(他的手機有1466封未讀簡訊)。

手機前的中國,市場是以省市地域劃分,企業很難跨越;手機後的中國,市場以需求劃分。

「能幫中國人解決生活問題,市場縱深就很大,」林楚方說。

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前主任杜紫宸研究,中國經濟再繁榮的點火者是「洗澡」(BATH,百度、阿里巴巴、騰訊、華為四家公司)。BATH壟斷中國新興消費市場,因為量體大,想造什麼浪,都能掀起海嘯。

在科技推波助瀾下,產生了像羅振宇的「羅輯思維」、吳曉波的「巴九靈」、嵇曉華的「在行」等知識技能共享平台,以及近5億用戶的《今日頭條》張一鳴等產業新玩家,他們創造了一種新產業——知識變現,在華文世界用全新的形式賣觀點。

一推開星巴克大門,就看到李翔的招牌短捲髮。李翔曾是《經濟觀察報》主筆、《彭博Businessweek》中文版副主編。去年,他離開機構媒體,在付費app「得到」開了《李翔商業內參》專欄。不到2個星期,就有近6萬人以199人民幣年費訂閱。

李翔並非特例,北大經濟學教授薛兆豐、果殼網總編輯徐來、古典音樂評論家劉雪楓等,都在知識變現大浪中成為百萬元戶。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麥奎斯在《瞬時競爭策略》一書提出,新常態的商業競爭就像衝浪,優秀的衝浪者會不斷尋找新浪頭。中國從世界工廠到世界市場,其市場規模和複製速度,將成為世界造浪機,激起讓世界驚嚇的消費潮。

兩種被忽略的紅利

「中國人口紅利沒了,但還有兩個紅利大家沒有注意到——城市化紅利和市場紅利,這兩種紅利都跟消費大大相關,」曾在央視擔任評論員的財經調查記者指出,中國還需要20年才能徹底城市化,未來將有9.4億人住在3000個城市。「城市經濟,是中國最被忽略的內生性經濟引擎,」他分析,所有人都低估城市化給中國帶來的壓力和商機。

城市化需要高鐵、地鐵、機場等基礎建設。中國有28個城市正興建地鐵;現有2萬公里高鐵,比全球加起來還要多,而且55個大城市全都要有高鐵站。

市場體量太大,可以用市場換技術。籌碼放在這裡,沒有人不心動的,這是中國的市場紅利。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於2008年擴建,才6年就不夠用。最近又在大興區規劃面積是半個台北市的新機場,3年後將成為全世界最大機場。

快速成長的城市中,聚集大批新興中產階級,只要解決他們生活的痛點,就能創造出新市場。「製造中國」年代被忽略的南京,就是典型的例子。

寬闊馬路兩旁綠樹成蔭,現代化摩天大廈整齊排列,豪宅社區住戶牽著紅貴賓犬遛公園。南京河西新城中央商業區的華新城,6年前還是貧脊的長江灘地,南京市府新城規劃出爐後,華新麗華是第一批前進造城的企業。

電線電纜起家的華新麗華在90年代西進中國,以南京為製造基地。董事長焦佑倫剖析,作為生產基地,南京不如沿海,但當中國經濟轉向消費服務時,南京的城市威力就浮現了。

在南京,3小時車程的範圍內總共有6000萬人,比韓國人口還多。「民生服務業和城市經濟很有關係,城市是消費經濟最重要的火車頭,」焦佑倫說,華新麗華要從製造業跨入消費服務。

像南京這類城市,正快速增加。

中國有30個800萬人口城市,等於30個紐約;到去年底,已有12個城市的GDP破兆元人民幣。過去10年,中國消費年平均成長15%(美國2.5%)。

「市場體量太大,可以用市場換技術。籌碼放在這裡,沒有人不心動的,這是中國的市場紅利,」在各大城市做調查報導的財經評論員,說明城市帶來的「市場紅利」。

這些城市的中產階級,也正改變中國產業的結構,以往不賺錢的行業,這幾年迅速翻紅。

財經作家吳曉波將2016年稱為「中國中產消費元年」,消費升級成為新常態,中國消費市場的審美觀、價值觀,是由居住在城市裡的80後、90後主導。他們努力往上爬,渴望短時間內成功;他們在乎生活品味與小資情趣,注重的不是性價比,而是性能比。教育、醫療、文創、生活娛樂成為城市經濟的明星產業。(責任編輯:王珉瑄)

● 下一篇:科技造浪時代Ⅱ:連山寨也要升級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1期《數位中國》>>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