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馬克宏VS.勒龐 法國新總統是政治素人還是女川普?

精華簡文

馬克宏VS.勒龐 法國新總統是政治素人還是女川普?

圖片來源:instagram

瀏覽數

3519

馬克宏VS.勒龐 法國新總統是政治素人還是女川普?

Web Only

有多達11人參選的法國總統大選第1輪結果出爐,5月7日登場的次輪選舉將決定獎落誰家──39歲的政治素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或政治家冉‧馬里‧勒龐的女兒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或譯雷朋)。

親企業、進步派的馬克宏1年前才創辦自己的中間派政黨,從未參選公職,勒龐則信誓旦旦稱要讓法國退出歐元區和歐洲聯盟。

這是現代史上首次,傳統上掌握政局的中間偏左和中間偏右政黨沒能進入決選。

「法國人表達了想要改變的意願。」馬克宏告訴法新社:「我們正在翻過法國政治史的新頁。」

保守派候選人費雍(François Fillon)接受電視台專訪時全力支持馬克宏。他說,勒龐的民族陣線黨(National Front)「充滿暴力與非容忍的紀錄,他們的經濟與社會計畫將帶領法國走向破產」;社會黨總理也說,勒龐當選將為法國帶來「反動與分裂」。

根據最近民調,馬克宏將在決選中,以65%得票率擊敗勒龐。

若馬克宏當選,將是自由進步的世界秩序對極右民粹浪潮的一大勝利。如果反移民、親俄的民粹主義者勒龐掌權,可能將帶來歐盟的覆滅。

前投資銀行家馬克宏先前擔任社會黨總統歐蘭德的首席顧問、財政部長,他去年離開政府,創辦了自己的中間派政治運動組織「En Marche!」(行動!),承諾「革新」法國空虛腐朽的政治制度。

勒龐進入決選,鞏固了民族陣線在法國政壇的穩定上升之勢。她2011年從父親那兒接手掌舵後,民族陣線在每場選舉都有新斬獲。勒龐對移民採硬派路線,承諾會掃蕩她口中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馬克宏看著支持者揮舞歐盟旗幟、讚揚歐盟優點時,勒龐告訴支持者「歐盟將死」。她打算離開歐元區、重新用回法郎,脫離申根公約並關閉法國邊界。

這正是她父親1972年共同創辦民族陣線時,該黨的中心思想──把法國留給法國人。勒龐保證法國人民在就業、寓居、福利上優先於非法國公民,也將舉辦公投來讓這項政策入憲。她說,她會要求雇用外國移工的公司繳交額外稅金。

在首輪選舉造勢活動的最後幾天,勒龐又把基調轉回移民,承諾當選後立即中止所有合法移民行動,重新評估她所謂「外國人不受控制前來法國的狀況」。她也承諾禁止穆斯林頭巾等宗教象徵出現在所有公共場所。

右翼的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和左翼的執政黨社會黨,都沒能從首輪選舉出線,合計得票率不過約25%。

馬克宏v.s.勒龐的對決,重劃了法國政治對立的格局,從舊的左右對立,變為親全球化自由派對決「閉關」民族主義。勒龐宣稱,這是她政黨代表的「愛國者」對決馬克宏代表的「全球主義者」。地理學家古洛伊(Christophe Guilluy)說:「全球市場的贏家與輸家之爭,取代了傳統的左右對立。」

勒龐宣稱她是所有人民的代表,而馬克宏是「傲慢的菁英」、「以為有錢就是老大」。她說,如果她當選,法國可以抬頭挺胸到最後,「現在該把法國人民從傲慢菁英那裡解放了」。

馬克宏對民粹相當反感。本月初的電視辯論中,馬克宏說:「民族主義就是戰爭。」

「我來自一個充滿戰墳的地方,不希望再見到這樣的景像。」

不論馬克宏和勒龐誰贏,接下來6月的國會選舉都將是關鍵。下議院多數黨將決定新選舉如何執政,法國也可能組成新形式的聯盟政治。如果馬克宏當選,他那初生政治組織當選的國會議員們,就必須與中間偏左、中間偏右政黨尋求組成多數。若勒龐出線,她很可能無法組成國會多數,阻礙她的治國能力,但她的政黨有望在577席的國會增加席次。目前勒龐政黨只有2個國會議員。

法國選戰最近走得特別迂迴曲折。社會黨的歐蘭德滿意度掉到4%後,成為戰後第1位決定不競選連任的法國總統。他顛簸的5年任期,讓法國在大規模失業、經濟遲緩與對政治階級幻滅的困境中苦苦掙扎,比以前更加分裂,而過去2年多有230多人在恐攻中喪命,300多萬人失業。

馬克宏和勒龐幾乎沒有相似的地方,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都代表一種對於支配現代法國政治運動的反彈。

巴黎政治學院國際關係教授雷迪(Zaki Laïdi)比較1958年戴高樂掌權、建立第五共和時的法國,與現在的法國。他指出,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不信任菁英、害怕全球化、經濟不平等惡化──加上選民對國族認同的強調,都幫助勒龐的民陣興起。

從另一種意義來說,馬克宏在第一輪出線,也該令人意外。在英國公投脫歐、川普當選後,馬克宏代表了西方選民應該早已厭倦的價值觀。他親企業、支持全球化,相信應該放行更多移民,但這些立場絆住了其他西方政治人物,卻沒有傷到他。

雷迪指出:「馬克宏卓越地看穿了左右對立會阻礙進步,而總統選舉正是走出左右對立的絕佳機會。」

「與此同時,法國人也愈來愈排斥傳統的政黨制度,馬克宏一開始的弱點很快變成他的強項。」

《大西洋月刊》政治作者佛里曼(Uri Friedman)認為,一如荷蘭大選,當極右派的表現比預期差勁,西方民主最顯著的趨勢或許不是民粹民族主義的興衰,而是政黨的解體。

「如果你對政府普遍缺乏信心,就不會覺得左派、右派、中間派有太大的差別。如果你質疑自己的前途是否光明,就不太可能對中間偏右或中間偏左的老政策感到滿意。」

(資料來源:Quartz、Guardian、the Atlantic、Bloomberg)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