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走過離婚、破產 「華夫人」鄭佩佩:當下就是我的黃金時代

精華簡文

走過離婚、破產 「華夫人」鄭佩佩:當下就是我的黃金時代

圖片來源:網路資料

瀏覽數

14003

走過離婚、破產 「華夫人」鄭佩佩:當下就是我的黃金時代

Web Only

對四、五年級生來說,鄭佩佩是中國第一打女、「武俠影后」。對年輕一代的影迷來說,她更是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中了唐伯虎奇毒「含笑半步癲」的華夫人。但你知道嗎?演出逗樂無數觀眾的華夫人一角時,鄭佩佩正逢離婚和破產的人生低谷。

對四、五年級生來說,鄭佩佩是身輕如燕,鬥劍靈活的金燕子。對六、七年級生來說,她是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中了奇毒「含笑半步癲」的華夫人,亦是《臥虎藏龍》中的碧眼狐狸,視玉蛟龍為「唯一的親,唯一的仇」。


 《大醉俠》。香海文化提供

不會笑的童年
 
「武俠影后」鄭佩佩1946年出生於上海,生逢新舊時代交替的轉捩點。大時代的巨輪推動著歷史的演進,也刻印出鄭佩佩與父親淺薄的緣份。
 
對日抗爭結束後,鄭佩佩父親已開了中國第一家墨水廠,是不折不扣的「資產階級」。而這樣的身分,使得父親被送往勞動改造,從此失聯,鄭佩佩與弟弟妹妹更被扣上「反革命家屬」的帽子。那一年鄭佩佩才6歲。
 
「反革命家裡的孩子,成天顧慮著自己的成分不好,因此笑不出來,」鄭佩佩說。
 
中國解放時期,農民、工人等無產階級成為領導力量,而資產階級出身的鄭佩佩有段時間甚至只想穿破衣舊褲子,彷彿這樣可以跟農民工「拉平」一點。
 
在不會笑的童年時光,鄭佩佩急於證明自己。「這種無奈,讓我更發憤圖強,不願意輸給別人,我一定要做得比別人更好,讓所有人看到成分不好在我身上起不了任何作用,」回憶那段時光,鄭佩佩的眼裡滿是堅毅。
 
證明自己的方式有許多,鄭佩佩記得自己上勞動課時,「去公園勞動,我們的任務是挑糞,別人挑一車,我就挑兩車」。
 
家中的大姊、小媽媽
 
在戲中展現豪情和義氣的俠女,在現實人生中,同樣有著俠義心腸。這最早反映在她對弟弟妹妹義無反顧的疼愛。
 
父親消失在家人的生命中後,鄭佩佩與弟弟妹妹們改跟母姓。媽媽一人扛起養家的責任,她則當起小媽媽,不願弟妹受一丁點委屈和傷害。
 
有一次,自家附近一戶白俄老太太家的母狗生了小狗,她就帶著弟弟和其他鄰居小孩去看。怎知那些小孩激怒了母狗,比較大的小孩一溜煙跑走了,鄭佩佩的弟弟還小跑不快,鄭佩佩就挺身保護弟弟,算是代替弟弟被咬了,結果肚臍眼遭殃,整整縫了一百多針。
 
弟弟鄭業成在鄭佩佩記述70年人生經歷《回首一笑七十年》的序中寫道:「她慷慨到了極致,甚至會在自己忍飢餓的情況下和你分享她僅有的食物,在她受凍畏寒的時候解下身上的衣衫交付他人。」

傳統窠臼  概括承受
 
鄭佩佩年輕時眉目清朗,英氣中帶著稚氣的獨有氣質,讓她成為香港邵氏電影風頭最勁黃金年代中最閃亮的一顆星。
 
然而,就在23歲事業顛峰時期,鄭佩佩選擇遠嫁美國。
 
鄭佩佩前夫原文通的父親,是邵氏公司在台灣的代理商。1963年,鄭佩佩到台灣為電影《情人石》拍外景時,原伯伯請鄭佩佩和母親到家裡作客。
 
就在這一次,鄭佩佩第一次見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原文通。
 
鄭佩佩最記得原文通的不按牌理出牌。原文通告訴她:「妳長得也一般般,和我們家幾個女孩也沒什麼不一樣。」
 
鄭佩佩心裡很不是滋味,但對照走紅後,其他人總把她的話當「聖旨」,眼前這個跟她唱反調的人,反而顯得特別。
 
另一方面,原伯伯的慈愛,讓從小缺乏父愛的鄭佩佩,非常羨慕原家的幾個孩子,她於是毅然息影走入婚姻,「年輕的時候以為自己懂得愛,也可能是他的家庭讓我覺得快樂」。

在婚姻裡,鄭佩佩很傳統,執著扮演好時代劇本裡的女性角色。

她說:「當時的女人,都覺得自己是傳宗接代的。能為夫家生兒子是很重要的。嫁進原家之後,知道他們家是三代單傳,更覺得自己有一種使命感。從結婚那一刻起。我就下定決心,要拿自己的肚子給他們原家播種。」

婚後鄭佩佩隨夫到美國,一晃眼20年光景,她歷經8次懷孕,4次流產,育有3女1子。她沒有過著貴婦般優渥生活,人生彷彿被高速壓縮了。教過舞蹈、幫先生的進出口公司驗貨,做著女工的活,後來甚至經營起百貨商場,賣電視的時候,還曾經扛起電視送貨,甚至還考了房地產執照,賣起房子,更創辦了華語電視台。

離婚、破產  婚姻和事業同時走到盡頭

完成了傳宗接代的使命後,另一份使命感又找上了鄭佩佩,卻也種下離婚和破產的導火線。
 
創辦華語電視台的初衷,是與新移民分享這些年在美國的種種經驗。鄭佩佩更自掏腰包製作美國華人紀錄片系列《繼往開來》,製作是她、主持也是她,出外景時,司機還是她。
 
「我根本沒計算過成本,我是自不量力,覺得天塌下來都可以自己一個人扛。後來,節目口碑非常好,但雖然大家都叫好,卻沒有人幫我想過,拍攝成本要怎麼賺回來。」鄭佩佩說。
 
約莫就是這個時候,丈夫不能忍受她只為理想做節目。鄭佩佩不服氣,堅持要做。兩人一言不合,先生撤出了鄭佩佩的公司。1989年一個晚上,三言兩語之下,兩人也終結了長達19年的婚姻。
 
在這之後,兩人為了不影響孩子,協議不把事情告訴孩子,也協議在兒子滿18歲前,繼續同住一個屋簷下。
 
鄭佩佩當時的想法很單純,覺得家裡房間多,分房睡就好,一邊仍為華語電視台努力著,或許心裡有那麼點想法,「要是華語電視台真的做起來,我們之間的關係就會緩和一些」。
 
然而,「孩子們不知道我們已經離婚,爸爸卻每天帶著新女朋友回來,是我讓他當了壞人」。
 
一直到宣佈破產,鄭佩佩才從「家裡」搬出去。

「離婚是我一念之差,三分鐘的決定,不知道這個決定對還不對,但我願意承受這個後果。」鄭佩佩說。

後悔嗎?鄭佩佩坦然地說:「我智慧沒那麼高,如果重來,還是會選一樣的路走。」

《唐伯虎點秋香》華夫人
 
觀眾或許很難想樣,《唐伯虎點秋香》裡的鄭佩佩自然搞笑的無厘頭演出,其實正是她歷經破產和離婚的人生最低潮時期。
 
青春時期演慣了俠女的鄭佩佩,一時不知道怎麼搞笑,還先把周星馳的作品全看了一遍。
 
鄭佩佩說,「別看含笑半步顛那短短幾十秒,我們幾乎拍了一整天。那時候,鏡頭已經有回放技術,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拍,周星馳非要到每個人包含燈光、攝影都笑了,才覺得ok。」
 
說起與自己最相像的角色,鄭佩佩說:「我希望自己像個俠女,所以我當初演《大醉俠》金燕子的時候,很滿足。但我孩子覺得我像《唐伯虎點秋香》裡的華夫人,他們覺得我很搞笑。」
 
說起孩子,鄭佩佩放聲大笑,那是來自心底的笑,沒有矯飾、沒有武裝,就如素淨一張臉受訪的鄭佩佩,很真實、很簡單。
 
在回憶錄裡,鄭佩佩自述常常跟人說,如果早知道,絕對不會生孩子,也絕對不再有剛結婚時借個肚子給人生孩子的念頭。
 
說到底,鄭佩佩對於無法給孩子一個圓滿的家庭始終有歉意,彷彿讓孩子重蹈了自己兒童時期,家庭不圓滿的覆轍。
 
但她對孩子的愛遠超過許多所謂「圓滿的家庭」。她甚至會載著一車子孩子出去玩,如果孩子們想吃的午餐不一樣,她也樂於滿足每個孩子的要求,載著他們挨家把想吃的東西都買齊。

50歲的鄭佩佩,與孩子們慶生。香海文化提供
 
「現在就是黃金時代」
 
20多年來,鄭佩佩熱心參與佛光會活動,也擔任檀講師,在世界各地弘法。回首七十年的愛、恨、得、失,鄭佩佩自覺更能放下我執,「好的也好,不好的也好,我現在是最開心的時候,活好每一天就覺得值得了。」

「逆境有時是人生最曼妙的風景,面對它最好的方法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鄭佩佩說。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或許是鄭佩佩心境的最佳寫照,她豁達地笑言不會希望人生倒帶,因為「『當下』就是我的黃金時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