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車臣迫害男同性戀 逃亡者:「他們想把我們殺光」

精華簡文

車臣迫害男同性戀 逃亡者:「他們想把我們殺光」

這張被禁的普京諷刺畫近來在社群網站轉貼,以抗議車臣鎮壓同性戀。 圖片來源:#TrumpChats@Twitter

瀏覽數

2869

車臣迫害男同性戀 逃亡者:「他們想把我們殺光」

Web Only

幾週以前,「魯斯蘭」(化名,Ruslan)妻小一同住在車臣,而現在他已經逃到1間避難所,這裡專門收容遭到迫害的同性戀人士。

1家俄羅斯報紙4月初首度披露車臣安全部隊壓迫男同性戀的報導以來,可以看到幾篇報導零落地出現在媒體版面,而現在部分受害者開始站出來說話了。

魯斯蘭說:「他們逮到我時,我全盤否認。」即便是現在,魯斯蘭也很害怕被認出真實身分。

同性戀在極度保守的車臣社會是個禁忌,許多車臣同性戀男子和魯斯蘭一樣,選擇與女性結婚來掩飾性傾向。但隨著安全部隊在魯斯蘭居住的市鎮獵捕同性戀男子時,有人把他供了出來。他說,他被軟禁在家超過一個星期,遭到毆打和羞辱。

「如果用拳腳踢打還不夠,他們會使用電擊。」魯斯蘭說:「他們有個特殊的黑色盒子,把線接到你的手或耳朵上,非常痛,那是駭人的刑求。」

拷問魯斯蘭的人,要他供出其他同性戀男子的姓名。魯斯蘭拒絕何合作,被釋放不久後他就逃離了車臣,他聽說,警方又再次開始追捕他。

「他們以前會先拘禁人,再勒索他們。現在他們的目標是滅絕男同性戀,好讓車臣國內不剩任何男同性戀。」

目前有6人躲在這個避難所。最近幾週,有60多人在LGBT Network熱線幫助下離開車臣。

另1名男子說,他在可能被逮前就先離開車臣,其他留在車臣的友人則躲了起來。

自稱納克秋(Nakhcho)的男子說:「我們以為事情會平息下來,有人會下令停止這種無法無天的事情,但是,政府反而說一切都很好,滅絕行動安靜地持續著。」

「人權觀察」組織也在調查相關情事,認為這是「規模空前的有組織行動」,車臣政府的反應則是徹底駁斥與懷疑。

先是車臣政府1名發言人說,車臣國內根本沒有同性戀,「你沒辦法迫害不存在的人」。本週,俄國高級人權官員表示她懷疑這整起事件是煽動,因為警方沒有提出受害者的報告書。

首先報導這些事件的記者米拉西娜(Elena Milashina)說:「車臣人又不是瘋了!他們才不會為了寫下抗議文件,自己去警察那裡接受折磨。」

根據米拉西娜的團隊調查,至少已經有2名男同性戀遇害身亡。

1家俄羅斯反對派報紙報導,車臣當局至少拘禁100名男子,其中3人遇害,還有多人可能已經被殺。

調查男同性戀受迫害情事的記者與媒體,也收到死亡威脅和不明的白粉末信封,揚言發動聖戰對付記者。米拉西娜說:「這讓我們非常害怕,我們從未收到這樣的威脅,讓我們想起《查理週刊》的事情,瘋子為所欲為。」

車臣LGBTQ族群試圖發起驕傲大遊行,似乎是有組織消滅車臣所有男同性戀與男雙性戀行動的催化劑。

俄國支援團體嘗試幫助這些車臣男性離開,但也有一些人擔心這是陷阱,冒險相信這些組織只是因為他們別無選擇。

隨著國際間提高關切,車臣強人領袖最近上電視表示,這些報導毫無根據。坐在他對面的普京不置可否,但部分人士相信普京祕密下令要車臣強人收斂一些。

「人權觀察」的洛克西娜(Tanya Lokshina)說:「依照過去經驗,適當調查、懲罰滲透者並保護受害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俄國高層可能要車臣政府停止肅清,這樣至少比什麼都不做好一些。」

對魯斯蘭而言,他再也回不去車臣了。

「不只是安全部隊的問題,我自己的親戚也不會原諒我。這是永久的汙點。」魯斯蘭安靜地說。他解釋,車臣現在依然有「榮譽殺人」的傳統。「就算安全部隊不管我,我自己的親戚肯定也會的。」

所以魯斯蘭與其他躲藏在避難所的人一樣,都打算徹底離開俄國,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一個身為同性戀不會被毆打甚至殺害的地方。

「我不在乎去哪,我厭倦了偽裝的生活。」魯斯蘭說:「我想做自己。我受夠了一切假裝。」

(資料來源:BBC、VOX)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