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前瞻計劃4000億蓋軌道 賀陳旦:交通部不只是開支票

精華簡文

前瞻計劃4000億蓋軌道 賀陳旦:交通部不只是開支票

交通部長賀陳旦。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5310

前瞻計劃4000億蓋軌道 賀陳旦:交通部不只是開支票

Web Only

前瞻計劃中4000多億軌道建設的分配,讓交通部長賀陳旦成為火線人物。這位捷運局出身的工程師,上任以來風波不斷的部長,能替全民把守專業關卡嗎?

眾所周知,交通部長賀陳旦私下是個很環保的人。不做官的日子,他的代步工具是台老腳踏車。可能因為太環保了,襯衫下露出內衣的一角早已陳舊起鬚,背心早已起了毛球,他也不以為意,照樣穿著上班。

他出身台北市捷運局,一向信仰低污染的軌道工程對台灣最好,認為台灣過去廣建公路、放任汽車無限制成長的政策方向,早該檢討。如今前瞻基礎計劃讓他有機會實現夢想。但4000多億大餅如何分,卻讓他在理想實現的同時,成為火線人物。

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他還原整個軌道工程建設的政策成形過程。他不否認,除了雲林、嘉義的五分車連結高鐵是新案,多數項目是被提過、但未被之前政府接受的舊案。他不諱言,許多方案是為了區域平衡,但「純把區域(平衡)當作政治,這話未免也太醜化,」他反駁。

他強調,許多項目雖被納入特別預算,但還是需要做成本效益分析,走程序。最慢到明年下半年就會做第一次滾動檢討,屆時沒有準備好的項目,會從特別預算被移動到年度預算,再做其他安排。

他也直言,地方政府必須扮演「培養運量」的角色,絕對不能通過捷運計劃審查就認為沒事。他希望,「不要讓大家以為交通部是開支票的機構,我們沒必要開支票,就是就事論事做這件事,」以下為專訪摘要:

從雙鐵開始,改善城際運輸

問:可否說明一下,整個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的背景。去年10月,《天下》採訪林全院長時,他提到正在請你做規劃。

答:去年10月中旬以前,一開始,我們的思考是從台鐵升級開始。去年我一上任(520)就面臨端午節、中秋節開加班車的難題,背後凸顯的是台鐵人力不足問題。總統也很關心台鐵營運組織調整,交通部內部認為,台鐵長期超時工作應付運量需求的問題要解決。九月,台東因為天氣熱出軌,當時檢討不是氣候因素,主因是人力不足,導致巡查未落實。這些問題要如何解決,必須拉長思考,所以提出30年軌道建設的構想。從台鐵開始,馬上就面臨台鐵的定位問題。既然要談台鐵的定位,就面臨高鐵的競爭。高鐵經過財改後,營運本質已經變,從BOT改成國有民營,也表示從營運的內容到費率,都要更回應政策。整體來看,台鐵與高鐵共同構成城際的車網,台鐵就要做出市場區隔,兩個越來越像,就會浪費資源。

如何讓台鐵與高鐵很好結合、形成城際運輸?以往新竹六家線、台南沙崙線已把兩鐵連接起來,特別預算把海線拉進來,烏日不僅會服務豐原、彰化,也服務海線旅客。第二,高鐵彰化站連到台鐵田中站,再和二水與集集線結合。兩者形成一個網絡,也把非傳統的旅客拉進來,把觀光拉進來。阿里山鐵路也是基於觀光。

基本上繞著台鐵作為出發點,但有些服務用傳統台鐵軌道與車輛,有殺雞用牛刀之虞,也不一定適合當地環境,所以才會有「複合式運輸」的概念。譬如:基隆、恆春,未來集集可能納入。路可以用傳統軌道,但車有比較強的功能,所以一部份可以用輕軌,到低密度、爬坡、轉彎大的地方服務。

以基隆輕軌為例,台鐵由台北往東到宜蘭(編按:在七堵分流),基隆像是小小的支線。基隆與台北依存度高,也有相當運量需要,很多人都認為基隆有捷運建設的基本條件。但基隆與台北間有地形限制,若要做捷運,要找全新路線,還要開山洞,建設費用高、維護費用也高。交通部就想如何善用台鐵原來的軌道,讓現在運能與未來都市發展都能兼顧。透過好的車輛性能,且運用台鐵軌道時間,路段愈減少,這樣就愈不會佔用對東部服務的容量。所以,基隆輕軌建立汐科站到南港展覽館約三公里的路段,銜接七堵到基隆原台鐵軌道,架構完整的線,就能提供新的服務。

恆春構想也有點類似,乘客是觀光為主。觀光客由北部來,由新左營下車到恆春,最好讓台鐵車愈靠近墾丁愈好。恆春半島希望旅客不僅只去墾丁大街,能分散到國家公園其他地方,像海生館、恆春古城、車城等,但現在那些地方居住密度低,未來要想辦法從主線上岔出輕軌支線,來服務半島其他範圍。

除了五分車是新的,其餘都是舊案延續

問:可否談談,你們怎麼在六都選擇捷運建設項目?

答:捷運選擇在六都幾乎都是該地已經有長期計劃,或是地方政府一直提類似主張,需求大致存在,過去也有研究、有基礎;財務上,該地也相對有能力承擔,我們就會放進特別預算的項目中。若有些成熟度還不夠,放進來要做可行性研究。

今天我想不到有哪個案子是全新的,差不多都是過去有提案,除了雲林與嘉義五分車案,這是過去確實沒有在地方捷運中規劃、納入的。

問:過去會被中央退回,一定也是有原因的。為什麼之前不行,現在行?

答:不免有些是考慮區域均衡。過去不僅軌道建設,包括防洪、醫療,多半都會從人口多、自償率高的地方先做,所以長期被說重北輕南。但這個情況下,還是要按照合理需求,及未來營運上的長期性來看。例如屏東很多地方在觀光上有不能忽視的特色,不管是未來機會與彌補過去,都要針對恆春半島做改善。其他幾個地方,或多或少也都有綜合考量。

也不要把區域當作政治,這話未免太醜化。不能因為是昂貴的投資,就只放在付得起、養得起的地方去做。這也是我剛剛講的,必須有更聰明、多樣的選擇,試試不那麼貴的投資,透過自行引進與提升技術,來適當服務困難的地區。再拿屏東為例,屏東人可能也想要高鐵延伸,但未達成前,我們先把台鐵新左營與潮州段優化、服務做好,讓大家覺得台鐵服務不差,心理上與實質上對屏東居民多些照顧。

就事論事 整個國家都要改變

問:依據過往的經驗,特別預算就算沒用完,也會換了名字包裝,繼續把錢花完。你如何確保這次案子,若真的成本效益分析沒過,交通部可以喊停?

答:絕對不是這樣(強調三次)。整個預算都是滾動式預算,這次預算從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年底,最慢到明年下半年,就會做第一次滾動檢討,到時沒有準備好的部份,會把它的預算從特別預算移動到年度預算做其他安排。

我自己來說,這段時間不管很多地方首長不喜歡我,或覺得我根本是來製造政治問題。這些批評也是讓大家認為,(交通建設的問題)總有方法要被人看見,相信過去很多交通部首長都承受這樣的壓力與類似問題,我們一棒接一棒繼續承受這些壓力。

若我個人作為,比起過去首長更不願意配合,就不會讓大家認為交通部只是開支票的機構。我們沒必要開支票,我們就是就事論事做這件事。

我回到交通部第一件事,就是質問可行性評估,過去標準怎麼訂定、該怎麼改?就是希望,未來交通建設的可行性審查,不要像以前一樣模糊空間多。交通部要專注審查運量的合理性,如果認為運量不足,就該提出現行需求不足的證據。如果因此需要更多的財政預算才能蓋,屬於錢的部分,交通部不需要站到第一線,而是讓財主單位與行政院長去擔心。交通部的任務目標清楚,才有空間說清楚,減少模糊地帶。

我跟同仁說,我們希望交通部從建設機構,轉為交通服務的組織。這些東西讓我們能更軟、更整合、更不用這麼多工程去思考交通部的角色,希望能將此自我要求貫徹執行,也希望我們自己的同仁能鼓舞起這個決心。

問:從財政上,套句柯文哲的話,這些建設要如何避免「虧到不省人事」?

答:一開始,要培養運量。今後不管馬上做完、尚未全數開工、或是準備環評等,都要從過去工作得到啟發與教訓,絕對不能通過捷運計劃審查就認為沒事,因為沒有「培養運量」會支撐不起將來的營運。

第二,整個國家都「要改變」。如果今天(選舉)政見,交通預算繼續高比例放在興建公路與地下停車場,當然無力養捷運。

此外,民眾也要有心理準備,將來要養捷運,就是要從票價來出,不要總認為要比照公車,隨便動輒就是優惠,最後還是自己償債。

最重要的概念就是「使用者付費」。不一定是票價,也可能是公共設施,要合理鼓勵捷運附近開發,給予比較優惠的樓地板面積獎勵等。若能在捷運附近做合理開發,如圖書館、日照中心,或是社會住宅,就能吸引人潮。社會不能因為捷運站附近樓地板比其他地方增加,就反彈、指責政府圖利,要認知到這是使用者付費的概念,觀念要調整。

做捷運的人有一個要朝聖的地方——加拿大多倫多,因為多倫多的捷運建設與都市計劃高度結合。屬於捷運車站的容積率,比站外容積率多五倍,就能吸引人潮來搭捷運,人家就敢做。現在多倫多主要街道,每隔1.5公里建築物都很明顯。如何做到?因為捷運路線劃定50年,範圍內建設開發,都不可以侵犯捷運的路線。

問:你剛剛說的這些,都得靠地方政府。中央政府有辦法要求嗎?

答:中央可以從統籌分配稅款的分配下手,若地方政府做了捷運卻不培養運量,可以減少公共運輸的補助款。汽燃費兩年前開始檢討,不能僅用在與小汽車有關的事情,部份要拿來挹注公共運輸,如果沒做,汽燃費也可以調整。(採訪: 陳一姍、謝明玲、鄧凱元、蕭婷方)(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