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對抗禿頭,是英雄式的行為!

精華簡文

對抗禿頭,是英雄式的行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512

對抗禿頭,是英雄式的行為!

小貓流文化

心理勵志書最喜歡叫人放下、叫人擁抱不完美。是陽光積極,還是屁話?

女人之所以拚命減肥,不僅僅是因為那一點點肥肉,而是害怕不被愛;男人之所以拒絕接受禿頭,不僅僅是因為那幾根毛,而是因為害怕年老、害怕死亡?

跟無止盡的恐懼奮戰,是人活著最美的姿態,如果有一天我們放棄奮戰,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在混亂的生活中,我們努力得讓人心疼。

別再叫人「放下」了,好像「放不下」是多大的罪惡。真是去你的心靈大師!

前情提要:當心理勵志書編輯艾德溫,陰錯陽差出版了一本全球狂賣的勵志書,《山上的課程》,沒想到,我們熟悉的世界卻開始崩解,成了一個只有微笑、沒有眼淚、憤怒、恨的世界。煙商、酒商、毒販都失業了,連時尚業都垮了,禿頭的出版社老闆喝了兩杯酒後,也說出真心話…… 

 

在《山上的課程》出版不久之後,先是煙商、酒商倒了,緊接著,減肥中心與健身房,家用運動器材市場與禿頭神奇療法也紛紛陣亡。「美腿」和「俏臀」的電視廣告,一夕之間從全國電視螢光幕上消失,沒人哀嘆,也沒人注意。

禿頭的男士將圖帕.索利的忠告銘記在心(「光是接受禿頭的事實還不夠,得去擁抱禿頭的事實才行」),不再在頭皮上塗生髮水;不再把長長的突變髮絲,從一側梳到中間,以遮蓋童山濯濯的部位;也不再吹蓬頭髮、抹慕思、搞花樣,千方百計掩飾「雄性禿」;而且,他們幾乎是集體停止做這些事。

《山上的課程》銷售量達四千五百萬本,而且持續像全世界蔓延。它已不是一股熱潮,甚至不是一種現象,而是熊熊烈火,是地震,是颱風,在一夕之間,剷平各種產業,僅有極少數逃過一劫。

化妝品乏人問津,百貨公司門可羅雀;昂貴的香水大減價,卻還是坐在那兒蒙塵。《GQ》雜誌報導的重點不再是男士時裝,而是戮力「提倡幸福」;酷勁十足的卡文克萊模特兒站在街角,舉著牌子:「給食物,就表演噘嘴。」

時裝業不戰即亡,人們開始隨興打扮,或者說得更精確一點,他們開始放任自己。仍在營運的各家報紙,稱此為「隨意風格」,然而說實在的,那根本算不上一種風格。人們衣櫃裡有啥就穿啥,手裡抓到什麼,就穿什麼;管它什麼顏色、什麼材質、什麼時間、什麼場合。一星期當中,天天都是休閒打扮日,是週日下午邋里邋遢坐在家裡的那種穿著方式。

時裝中心如今由都市轉移到窮鄉僻壤。北達科他州上橡皮艇鎮和愛達荷州豬河鎮等城鎮,這會兒成了美國的時裝聖地。你要是想看到男人穿著搭配的襪子,女人化妝、噴髮膠,就得上那些地方去。偏僻的小鎮眼下可是美國修飾打扮本能的最後光榮堡壘。

美國已變成一個,或正要變成一個非常幸福的國度,寧靜國。

出版《山上的課程》的出版社,也在這場變動中,漸漸瓦解。在最後一場編輯會議中,艾德溫看著他的舊敵,時尚編輯,奈傑。眼前情景令他不安,賤人奈傑的眼睛竟然「空洞無神」。 

就在這一剎那,艾德溫從奈傑的身上,看到西方文明的衰落。奈傑的身上原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產品與文化勢力的倒影與縮影:髮膠、牙齒漂白劑、電動鼻毛夾、高級香水、手工訂作西裝、眉毛鑷子、磨刮鬍刀的皮革、潤膚霜、修指甲刀、時裝雜誌,凡此種種互相指涉、多層次的生活風尚。奈傑是各種產業的命脈所繫,看到他從《GQ》雜誌式的風格變成眼前這副模樣,看到他變成一抹微笑與空洞的眼神,看到他從精心考究的穿著打扮,淪落為只剩一件罩衫和一條舊休閒褲。

這真叫人悲哀啊,因為倘若暫且不去討論現代消費主義、不道德的廣告和身分包裝所引發的種種議論,倘若把那些統統都拿掉的話,你在奈傑.席姆斯身上所看到的,正是永恆的人類欲望。一股奮鬥努力的精神,一種白費力氣(卻攸關緊要)對自我實現的追索;對更多的、更大的、更有錢、更快的事物,以及更美的外表的渴望,它是一個力求自身完美的大怪獸。

儘管完美的境界一輩子也企及不了,然而有史以來,正是這股渴念,在激勵著人類。

而出版社老闆,禿頭的米德先生,對《山上的課程》帶來的「亂象」也忍無可忍了,儘管這本書為米德先生帶來無盡財富,但米德先生的心靈卻被打敗,他吶喊著:

「可恨的心靈大師圖帕.索利說:『我們切不可只是接受禿頭的事實,而必須擁抱這件事,必須慶祝這件事。』我讀到這一段時,當場明白,圖帕.索利這傢伙滿嘴廢話。頭變禿並不是我們應該去『擁抱』的事。

禿頭是老化的跡象,跟皺紋、長壽斑、白頭髮一樣。我有關節炎,我五十四歲了,我的手已經活像雞爪,手指僵硬,關節像廉價松樹,長滿瘤結,連筆都握不大牢。我有關節炎,我頭慢慢變禿,而我對這兩件事一點都不高興。

為什麼呢?因為它們時時刻刻都絮絮叨叨地在提醒我,我終將一死。這可不是我們該掩飾美化的事!人難逃一死並不是該『擁抱』的事,絕對不是應該『慶祝』的事。」

米德先生繼續說道:「人們老是嘲笑禿頭佬把一邊的頭髮留長,抹上厚厚的油,統統梳到另一邊去,看起來荒謬可笑。可是把頭髮梳向一邊的人,是在否定他們即將死亡的事實。其結果或許好笑,然而這個姿態的本身,還有它底下的動機,不好笑。它自有其哀傷處,自有其詩意處;說真的,幾乎充滿英雄氣概。你注意到沒有?再也見不到那些梳蓋頭的人了。」

米德先生的禿頭輓辭飄盪在風中,艾德溫不由得感傷起來,對曾把頭髮梳向一邊的禿頭男士已放棄抗爭,感到哀傷。

本文摘自小貓流文化小說,《去你的心靈大師》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