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福山VS.朱雲漢:中美交鋒對全球政治有什麼影響?

精華簡文

福山VS.朱雲漢:中美交鋒對全球政治有什麼影響?

日裔美籍政治思想家法蘭西斯.福山。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提供

瀏覽數

1899

福山VS.朱雲漢:中美交鋒對全球政治有什麼影響?

Web Only

雖然近年中國模式崛起挑戰了美國模式,但福山認為,中國近十年的重大成就,會因為統治正當性而難以永續。放在歷史長河,福山對西方的自由民主及法治精神,還是具有信心。

近來國際局勢緊繃,也牽動了地緣政治的變化,中美關係對全球政治有什麼影響?中國是否會取代美國成為新的世界秩序領袖?美國模式和中國模式未來誰佔上風?法蘭西斯.福山應長風基金會來台第二天,針對「中美交鋒及其影響」與中研院院士朱雲漢對話。以下是兩位政治學者對話的摘要:

中美可能共治國際秩序嗎?

福山:中美關係首先要區分經濟關係和戰略關係。經濟方面中美較有競合機會,但戰略方面會是零合遊戲。

較有意思是,歐巴馬處理和中國的經濟關係,是當成零和遊戲。譬如TPP倡議,被很多人解讀是美日要透過貿易協定來防範中國。因為若真要促進經濟合作,就應該邀請中國。川普一上任就退出TPP,可能是他不了解歐巴馬的用意。

另一個例子是亞投行。歐巴馬想要抵制,但日本和美國其他盟邦卻沒有跟進。事實上,亞投行是中國想要證明它具有用國際標準來主導國際組織的能力,如果美國加入,反而可以發揮更大影響力。

但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不同,這是中國對歐亞很有企圖心的戰略,我認為兩國合作空間有限。但我相信這方面中美有合作空間,譬如網路世界是沒有規則的化外之地,中美應該合作共同制定遊戲規則。另外美國已經在其他國家沒有大手筆的基礎建設投資了,這點是可以向中國學習的。

朱雲漢:我同意福山教授,中美在戰略領域的合作空間相對有限。歷史上的國際秩序轉移,從一個超級霸權轉移到另一個,彼此要合作很困難。之前確實有和平轉移的先例,譬如一戰和二戰間英美的權力轉移。這兩個盎格魯薩克遜民族國家有密切文化關聯,政治體制也沒太大不同,但美中的差異就很大。

目前國際局勢處於高風險階段,很多人認為中國可能取代美國地位。外界都在擔心,中美對峙局勢可能進一步升高,造成軍事衝突,尤其在東亞問題爭議上,如果兩個強權升高到核武對峙,後果不堪設想。

儘管如此,我認為雙方都還是會節制,兩國會有非正式管道避免誤判。當然雙方都不願意過度示弱,但至少不會讓這些議題超出可控範圍之外。美中兩大經濟體也有非常緊密關係,包含金融體系、貿易體系、全球供應鏈是緊密相連的,這中間有很多互惠合作空間。

我認為未來十年,美國精英可能要辛苦學習適應這個現實,在各領域承認美國地位真的可能被中國取代,而且不見得能反轉。

中國未來會在國際舞台扮演什麼角色?

福山:如果中國要在國際舞台扮演如美國二戰後的角色,除了世界強權外,也願意為國際社會創造更多公共財,但中國很難做到,主要是歷史讓中國綁手綁腳。中國共產黨高幹普遍對過去列強入侵有陰影,認為自己是國際體制下的受害者。另一方面是中共政權正當性的問題。

中共每次遇到與鄰國的爭議,會用民族主義大旗來平復民怨,這是我比較擔心的。譬如最近薩德部署讓中韓關係緊張,你會發現中國政府無法壓制民眾怒火。一開始中共想操弄民族主義,但失控就會玩火自焚。當然現階段中國經濟成長率不錯,雖然趨緩至少還有6-7%成長率,中共還不需要以民族主義作為工具。

我們要思考的是,一旦中國經濟衰退時會怎麼樣?我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無法持久,因為沒有一個大型國家可以維持高成長不墜。一旦中國經濟衰退,中共正當性就會被強烈質疑。因為經濟表現好是中國共產黨的正當性來源,一旦經濟不再是政權的護身符,就可能訴諸軍事手段,當然現在還不須面對。

朱雲漢:我認為中國崛起速度遠遠超乎他們預期。中國無論在現實政治或心理上,的確還沒有準備好扮演全球領導者的角色,他們也不想接手美國的霸權。

但中國已經根據自身國家利益在建立平台,有點類似「區域+1」的模式。譬如東協加中國、拉丁美洲加中國、中東加中國,中國可以透過這個平台深化關係。我認為這是對彼此有利的做法,讓中國可以一直站在重要位置。

從亞投行、銀聯卡、優酷網、微信等,我們都可以看到中國積極在各領域建立相對於美國的平行機制。我認為中美競爭的主要領域不在政權正當性,而是科技創新和國際政治。

科技創新是最重要的指標。如何降低新科技對社會穩定帶來的衝擊,會是二十一世紀治理最主要的課題。哪個體制可以善用新科技、創造更多成長、打造更有效率的政府,還可以在法規上回應變遷,提供公共服務,可說是政治、社會、經濟各層面的競爭。美國觀察家如Thomas Fridman就擔心,中國在智慧城市、綠色科技、物聯網的發展速度已經快於美國。

再者是國際政治。美中哪個國家更可以促進新興經濟體達成共識,進一步推動全球治理的行動計畫? PwC(跨國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預測,2050年全世界八大經濟體,只有美日是現在的G7,德國會是第九大,英國會是第十,中國、印尼、印度、巴西會是未來的新興經濟體。因此我認為新興國家會是真正重要的競爭場域。

現在很多東亞國家會避免和中國尖銳對立。中國是區域的經濟成長火車頭,也提供許多基礎建設的融資和直接投資,東亞各國會希望美國還是這個區域的終極保證者,但也意識到中國未來的國際影響力是有潛力凌駕美國。中國就是亞洲國家,東亞國家的長期發展和中國息息相關,因此大部分國家不可能把中國真的當敵人。我相信台灣也受到這個地理制約,我們不是隨時可以開走的航空母艦。

美國模式VS. 中國模式誰佔上風?

福山:一帶一路是個重要議題,關乎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成功。

據我所見,一帶一路和過去中國與拉丁美洲、非洲建立關係的方式不同,過去是進口這些地方的商品到中國銷售,但現在是中國要將重工業外移到中亞等其他國家,讓中國成為世界經濟的中心。如果真的做到,會大幅改變目前只以美國為中心的經濟體系。

但客觀來說,中國有很大挑戰。因為基礎建設導向的經濟成長可能在中國可行,但到中亞、中東,有很多難以控制的因素,譬如個別國家的政局和合作態度,再加上中亞是直通俄羅斯的影響範圍,現在中俄關係不錯,但我不認為俄羅斯會願意在一帶一路和中國合作,這當中還有很多不確定性。

雖然過去十年中國取得重大成就,但政治經濟發展不能只看短短十年。

中國優勢是有很多資金投入超大型計畫,因為政治體制可以十分有效率,這是美國或世界銀行無法比擬,因為他們要公開招標,也要受國會監督。但別忘了,美國、世界銀行等西方機構的核心價值是法治,這樣的體制對長期發展是有好處的。

我們看到中國在剛果、委內瑞拉、薩爾瓦多等一些國家進行投資,宣稱不介入內政,但這些投資虧損也衍伸出對環境的傷害,以及漠視勞工權益等問題。因此我們要評估北京模式還是華盛頓模式哪個比較好,最好要謹慎,因為法治還是重要關鍵。

所以我不認為中國模式可以出口到任何地方,因為這和中國個別的文化條件有關,很難放諸四海皆準,可能有些比較獨裁的政權會假裝他們遵循中國模式,但不見得如此。而美國模式已經是成功出口到其他國家,包含台灣。

朱雲漢:我想最終美國或西方社會都會經歷和中國相互適應、調整的過程,我認為最後會是混合的體制和系統,讓不同想法、文化並存。但我相信未來中國模式和美國模式會互相競爭,川普勝選基本上確認了這個態勢。

然而有很多條件仍對美國有利,譬如美國地緣環境相對中國安全,也有很多盟邦,中國邊境卻有很多不易對付的鄰國。另一方面美國有很好的創新能力、學術機構、智庫,美元還是全球外匯準備貨幣,英文也是通行語言,這些都是重要的軟實力。

我較擔心的是,西方世界力量會逐漸式微,因為美國越來越鎖國。即便是川普之前,美國國會就想刪減外語培訓相關經費,也沒有意願進一步鞏固國際間的多邊機制,種種發展讓我們看到美國很多政治人物的短視淺見。當然中美競爭是長期的,必須持續觀察才會知道結果。

川普上任後美國外交政策是否會變化?

福山:現在川普應已逐漸意識到,他沒有辦法完全撤出原本的國際秩序,譬如重新洽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他頂多能做無關緊要的修改,否則一定會有強烈反彈。如果要大刀闊斧改變國際貿易規則,譬如收40%的邊境稅,我相信他的顧問會勸他。別忘了,中美間的結構性因素不是一夕之間能扭轉,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也非能輕易摧毀。

國際政治還是有許多結構性因素,逼得川普不得不照規矩,因為美國和許多盟邦都有非常密切的經濟合作,不可能一下子踢走,再加上歷史淵源的政治關係,就算川普不喜歡,國會議員也不會讓他為所欲為,他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扭轉美國對外關係。川普任命的很多外交官員,都是美國傳統的政治人物,還是會走美國傳統外交路線,但我想美國不會花更大力氣擴大影響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