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野島 剛:昔日的新聞大國 日本何去何從?

精華簡文

野島 剛:昔日的新聞大國 日本何去何從?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802

野島 剛:昔日的新聞大國 日本何去何從?

天下雜誌620期

數位大浪衝擊,日本媒體即使再強大,終究也難逃夕陽產業的命運。在低迷的困境中,新聞工作者該如何生存下去?

今年四月,正好是我離開《朝日新聞》,選擇成為自由作家滿一年的日子。我在《朝日》工作二十四年,但辭職時,共事多年的同事們的反應多半是「經濟上可以過活嗎?」「不找工作,真的沒關係嗎?」「還是第一年不要工作,領個失業補助比較好吧。」基本上,大多數人都擔心我的去處。十個同事裡面,對我說「恭喜」的人,一個也沒有。

這件事顯示,要在日本社會以一個「非上班族」的身分生活,有多困難。

今年三月,答案就出來了。在日本,每年三月都要向稅務署報稅。結果發現,收入是辭職前薪水的八成左右。在日本媒體之中,《朝日新聞》是出了名的薪水優渥。轉為自由作家的第一年,就能有這樣的結果,讓我很滿意。一七年,我稍微不再專注在工作的「量」,而是思考「質」的提升。

最近我和前同事喝酒,聊起收入的話題。他們好像期待我會說很辛苦,結果聽到我說很順利,就覺得沒什麼意思。最後結帳時,他們說,「本來想請你吃飯的,但一想到你賺這麼多,就給你請客吧。」

總而言之,對於留在公司的人來說,會期待離開的人「失敗」,而非「成功」。因為,透過知道這些「失敗」經驗,他們得以證明自己留下來是正確的選擇。

再說我辭職後短短一年,發生一連串事情,使前同事陷入低潮。醜聞接連發生、社會對其報導方式的批判,都讓《朝日》遭逢強大阻力,沒人知道訂閱數何時才會停止下滑。而且不只是《朝日》,整個日本新聞界都邁向「死亡」。離開這個圈子,我才看得更清楚。

從朝日步入黃昏

日本新聞界向來以世界第一的巨大產業自居。基於日本獨有的宅配制度,二戰之後,每個家庭必訂閱一到兩份報紙的習慣,逐漸在日本社會生根。從發行量來說,以《讀賣新聞》的一千萬份為首,《朝日新聞》、《每日新聞》、《日經》等日本新聞,在全球前十名的排行榜中,就佔了半數。

進入網路時代,全球的新聞界都陷入苦戰。但靠著扎實的宅配制度,日本新聞界的發行量下滑速度特別緩慢。但現在,這樣的「特例」也正在瓦解。

日本新聞協會統計顯示,截至去年十月,日刊的總發行量四三二七萬又六一四七份,比前年減少九十七萬份。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八成的下滑量來自於日本三大報:《讀賣新聞》三十六萬份、《朝日新聞》二十七萬份、《每日新聞》十七萬份。尤其這幾年,下滑量相對較小的《每日新聞》,萎縮量也開始擴大。現在購買和閱讀報紙的主力,以六十歲以上族群為主,未來十年的發行量,想必會加速銳減。

接受紙本的下滑,轉向數位,是各家新聞社的課題。但網路世界充斥免費新聞,也讓各家新聞社陷入苦戰,只有《日經》是例外。《日經》電子版付費會員近五十萬人,《朝日》數位版停在二十七萬人,《讀賣》、《每日》還有去年十二月開始的《產經新聞》電子版,都沒有公布付費會員的人數,前景有其難度。

新聞人如何夾縫求生

我的前同事說過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日本新聞界就是鐵達尼號。巨大的體積,讓它不會那麼容易被淹沒。但只要開始下沉,船身的重量就會快速沉沒。我發現,沉沒的日子要到了。你快速脫身,是正確的選擇。」

這位前同事說,二○一八年開始,已經確定所有員工都要減薪兩成,很多福利也都開始縮減,新聞外包的數量增加了,他們也得開始寫所謂的置入性新聞。

但不可思議的是,即便如此,辭職的人還是很少數。

我選擇辭職的原因,當然有一部份是希望能自由地寫新聞。但老實說,去年公司提出的限時一年自願離職優惠制度,也是原因之一。簡單來說,就是未來十年基本薪資的四成,轉為離職金的增額給付。

當然,對企業來說,要提高離職金給付有其痛苦。但即便如此,仍希望薪資較高的員工,愈多人辭職愈好。終身雇用制度下,日企要裁員很不容易。更不用說,像我這樣工作二十年的員工,有權做到退休,基本上也不可能減薪。因此像這樣的優退獎勵制度有其必要性。

我原以為,像我一樣決定趁機離開的人應該很多,但最後申請的只有一百人左右。公司好像原本預期有三百人,最後想必很失望吧。

制度確定後,我是第一個申請的,所以也有很多同事說「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煩惱」就找我商量。人坐在沉船上,精神上也是很不快樂的。我的建議是,如果有比眼前工作更好的機會,就應利用離職金去挑戰新的人生。即便如此,大部份的人,最後還是選擇留在公司。

日本新聞界,正走向一個極大的轉捩點。其中,很多記者都在煩惱,該如何生存。

新聞界的衰退,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狀況。台灣的衰退速度又「更勝一籌」,進入了網路新聞的戰國時代。我長期在台灣主要新聞社工作的朋友,現在留在原公司的比例,十人裡面只剩一、兩人了。

享有「新聞大國」盛名的日本,新聞界也開始出現衰退,這樣的變化具有象徵意義。身為一名在日本新聞的傳統中孕育成長的媒體人,我會帶著愛恨交織的深刻情感,持續關注其未來是否走向沉沒的命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