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川習會,龜兔賽跑會前會? 中國在挑戰美國的老大地位嗎?

精華簡文

川習會,龜兔賽跑會前會?    中國在挑戰美國的老大地位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414

川習會,龜兔賽跑會前會? 中國在挑戰美國的老大地位嗎?

經濟學人

川習會將臨,兩國也開始重新思考自身的世界定位。它們的走向剛好相反;美國希望減少它擔負的全球責任,中國則希望能增加。另一方面,它們重新確立定位的方式亦極為不同;川普政府有如野兔,在一個又一個政策之間衝刺,有時會自相矛盾,也願意出手封阻眼中的敵手。中國則有如烏龜,小心翼翼地從龜殼中探頭,緩慢地一步步前行。伊索早就知道,這場競賽大概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鄧小平在1992年的告誡,曾經是中國的外交政策指導原則;他表示,中國應該「不稱霸……永遠不當頭……有所作為」。這在2010年稍有改變,官員開始表示中國應主動作為。今年1月,中國的立場亦進一步地改變;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表示,中國應該「引導經濟全球化」。

外交人員之間流傳的謠言則是,習近平演說的第一版草稿聚焦於國內經濟,這也是中國領導人對外演說的尋常主題;據傳習近平駁回了這個版本,找來外國顧問寫了一份更著重於中國世界觀的版本。無論此事真假,習近平的演說主調和主題皆極為國際化。

一天之後,習近平也點出了他心目中的談話對象。他在聯合國談及「唯我獨尊、強買強賣的霸道」,並提醒美國應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編按:由美國政治學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 Allison)提出的詞彙,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這一概念來自修昔底德的名言「使戰爭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勢力的增長和因而引起斯巴達的恐懼」)

2月,習近平在安全大會上表示,中國應引導國際社群走向更公義、更理性的新世界秩序。而在先前,習近平僅只是表示,中國應該參與建立這樣的世界。

曾經,是美國力促中國推動全球化。2005年,時任美國副國務卿的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敦促中國成為國際系統中「負責任的一份子」,但沒有太多成果。

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國和西方都有不少人興奮地談起「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那理當是「華盛頓共識」的替代品,然而,中國模式的推銷者,並沒有說其他國家應該採行中國模式,只是強調,反對一體適用的華盛頓共識並沒有錯。

這一次,中國是否想更進一步?中國是否在挑戰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

要找出答案,得從中國政治系統的運作方式看起。國家主席的演說通常不會點出完整政策;官方偏好釋出巧妙的訊息、暗示改革的目標,讓政府在新方法失敗之時有機會收手。

訊息會在中低層官員的演說之中逐漸放大,並由國有媒體主導的討論補足細節。目前的情況正是如此。

習近平在達沃斯和北京發表演說後不久,總理李克強就在年度工作報告中,較為著重於外交政策,並提及13次「全球」或「全球化」,次數遠高於過往。

「中國方案」是什麼?

中國國營媒體亦一如往常,將新想法化為數字化口號,例如,習近平在全球化和新世界秩序上的說法,即為「兩個引導」。國營媒體也開始討論所謂的「中國方案」。

此詞首見於去年7月習近平的建黨95週年演說,他在演說中指出,中國人民「完全有信心為人類對更好社會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國方案」。

目前還沒有人定義什麼是中國方案,但無論其意義為何,任何事務都有中國方案,例如強化全球治理、氣候變遷、甚至是提升法治都不例外。

顧問公司中國政策(China Policy)的凱利(David Kelly)表示,中國模式是針對發展中國家,但中國方案不同,它是針對所有國家,連西方國家也含括在內。

中國領導者不曾讚許中國模式,其支持者亦以中國學者和西方的中國支持者為主。多數官員對這個詞相當警剔,因為那可能會被解讀為中國將自身理念強加於他國,扺觸不干預他國國內事務的政策。反之,中國方案是由習近平提出,總理亦將其放進工作報告。如今,中國似乎變得比較敢於影響他國。

這不但反映了領導層提升中國地位的決定,亦反映了中國變得更有自信。

中國眼中的近期外交勝利,大大提升了中國的自信;去年,國際仲裁法庭的南海案裁決對中國不利,但中國亦成功說服菲律賓,扭轉與美國的關係,簽署協議、接受大量中國投資,其隱含的意義即為,菲律賓否定了自身在法律上的勝利。

不久之後,立場原本傾向美國的馬來西亞,也與中國簽署了類似協議。中國領導層認定,縱使仲裁結果不利中國,2016年,中國在南海的進展仍舊相當不錯。

2016年「一帶一路」亮眼的一年

而對「一帶一路」來說,2016年當然是非常亮眼的一年。去年,此機制下簽署的合約總值接近1兆美元,以2013年才開始的機制而言,這樣的表現已相當不錯。中國對60多個一帶一路國家的出口,已經超過了中國對美國和對歐盟的出口。

然而,「引導全球化」和「中國方案」並不代表中國放棄現有全球秩序,也不代表中國打算全面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中國是個修正派強權,想在系統之內增加影響力;它既非有意推翻一切的革命派強權,亦非有意奪取全球掌控權的篡位者。

中國的國際角色

中國是聯合國預算的第三大貢獻者,僅次於美國和日本,也是聯合國維和任務的第二大貢獻者,僅次於美國。中國去年主辦了G20高峰會,依循G20決策的紀錄亦高於平均。2015年,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的儲備貨幣之一。中國建立了亞洲基礎建設銀行和新開發銀行,兩者也都是以世界銀行等傳統機構為模板。現況似乎是,全球貿易與金融規範對中國來說重要無比,中國也非得捍衛它們不可。

中國比過去更積極參與聯合國事務,但沒有試圖主導聯合國。中國只是應對、而非主導北韓制裁政策;即使中國國內的反恐行動相當多,卻也無意加入、更別提領導對抗伊斯蘭國的任務了。

習近平的野心,仍舊得面對國內的限制。

中國的巨大官僚系統抗拒各種改變,外交政策也不例外。外長王毅在造訪澳洲時表示,中國「無意去領導誰」;這並未抵觸、但也沒有附和習近平的說法。

那麼,中國那低調的全新自信,實務上會是什麼模樣?

模板之一即為氣候變遷政策。

中國是2008年氣候變遷協議的主要阻礙之一,但現在,中國的說法已有如氣候變遷外交事務的共同語言。習近平與歐巴馬達成的碳排協議,一部分放進了2016年巴黎氣候協定;中國亦協助定義了協議中的「共同及區別責任」,也就是各國應該負擔多少減排量。

去年,中國主辦G20峰會之時,習近平將對抗氣候變遷列為G20的優先目標。但在當時,中美碳排協議大大提升了中國的影響力,如今,川普已經開始拆解歐巴馬的氣候政策。綠色和平組織的李碩表示,正如中國氣候變遷事務代表解振華所言,中國已準備好獨自前行。或許,氣候變遷會是「中國方案」一詞的首個應用領域。

習近平達沃斯演說後不久,資深外交部官員張軍就表示,這並不是中國突然衝到前方,而是原本的領跑者後退,把領先地位留給了中國。不過,中國官員對於擔任領先者的反感,亦遠遠不及鄧小平;張軍表示,如果中國必須扮演領導者的角色,亦將承擔此責任。(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