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體壇最殘酷攻擊事件 不比較你就輸了?

精華簡文

體壇最殘酷攻擊事件 不比較你就輸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640

體壇最殘酷攻擊事件 不比較你就輸了?

時報出版

不論是同事、朋友、配偶、手足,我們在每一段關係中同時扮演敵友兩種角色。要在最複雜的人類互動中勝出,我們不能將競爭與合作視為二擇一的問題,必須抓到這兩股力量的平衡,才能對外培養長期關係,又達到個人目標。美國哥大和華頓商學院教授聯手揭開合作與競爭的成功祕訣,《金融時報》說,兩位作者提供新鮮有趣又經常違反直覺的例子,協助讀者同時成為有力盟友與難纏對手。若是無法依據情勢遊走於競爭與合作之間,註定會失敗。

如果競爭意識過了頭

花式溜冰一向是充滿美學與藝術的華麗運動,的確相當競爭,卻是很有氣質的競爭,然而,1994年1月6日那天,一切都變了。當時美國的奧運花式溜冰代表隊,正準備替挪威利勒哈默爾冬季奧運選出兩名女性代表,其中最熱門的人選是南茜.克里根(Nancy Kerrigan)與譚雅.哈定(Tonya Harding),兩人一向是死對頭。

平日注意美國花式溜冰新聞的人都知道,南茜與譚雅這次鐵定會搶破頭,但沒人料到某個練習的午後,有人拿著金屬棍攻擊南茜的右膝。更令人震驚的是,背後的主使者就是譚雅。

譚雅怎麼會採取如此激烈的舉動?從媒體的後續報導可以一窺端倪。舉例來說,譚雅一直覺得大家比較敬重南茜,雖然兩個人都不是富裕家庭出身,但譚雅不論是舉手投足、穿衣打扮與風格方面,都不如南茜優雅。花式溜冰專家說譚雅是「醜小鴨」,譚雅自己也說:「南茜是公主,我什麼都不是。」

譚雅與南茜是死對頭,但兩個人其實很多地方都很像,例如她們都已經取得花式溜冰的重大成就:南茜得過奧運獎牌,譚雅是美國唯一在比賽中成功做出三周半跳的女性選手。1994年時,兩人都非常有希望進入美國奧運代表隊,然而譚雅覺得自己不如南茜。前文提過,覺得自己不如人會帶來強大動力,譚雅的確很努力,每天花無數小時練習溜冰,但她依舊覺得自己的成功之路被堵住─只要有南茜在的一天,自己就無法成功。譚雅擔心光是加緊練習還不夠,於是做出「聞名世界」的攻擊事件。

我們與紐約大學基爾杜夫所做的實驗證實,過度的競爭意識會帶來暴力行為,例如我們分析2002年至2009年義大利甲組足球聯賽(Serie A,該國最高等級的賽事)兩千七百八十八場球賽,發現同一個城市的隊伍互相廝殺時,比賽特別激烈,球員因為違反運動精神與不道德行為而吃黃、紅牌的次數也比較多。

「社會比較」帶來的壓力,不僅讓運動員昏頭,就連公司也會為了擊敗對手而耍小手段。舉例來說,維珍大西洋航空開始搶占英國航空市占率時,英國航空的對策是打電話給維珍的乘客,告訴他們班機取消了(其實沒有這回事)。英國航空到後面不擇手段,甚至散布不實謠言,說維珍執行長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驗出HIV陽性。

「社會比較」的壓力,甚至引發學術界象牙塔的欺騙行為。

哈佛大學班.艾德曼(Ben Edelman)做過一項聰明的研究,調查社會科學研究網(SSRN)的欺騙行為。SSRN 是一個網站,學者可以在自己的研究發現尚未出版之前,就放在網站上宣傳。網站有一個功能是看論文被下載多少次,從下載次數可以看出大家有多感興趣、多期待那篇論文。經常被下載的論文特別有地位,有的大學甚至用SSRN下載次數來判斷研究品質。

然而有一個問題:下載次數其實很容易動手腳。學者可以下載自己的文章,甚至寫程式自動下載,以拉抬自己的相對排名。

艾德曼分析可疑的下載次數(例如一段時間內密集下載),找出幾個明顯模式,例如希望在頂尖學校取得終身職的人,比其他教授更可能出現啟人疑竇的下載次數。更值得注意、與本章討論的「社會比較」更相關的是,自己的同仁下載次數高的時候,教授們更可能出現可疑的下載次數。

結論很明顯,身邊的人勝過我們時,我們會想辦法增加表面上的績效,有時甚至願意做出一些偷偷摸摸的手段。

「社會比較」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會排擠他人。

三十四歲的朗達是一家中型法律事務所的祕書。老闆覺得她有潛力,鼓勵她去上電腦課,還配合上課時間調整工作安排,條件是她學成之後,至少要在公司多待一年。這樣的安排是員工與公司都受惠的最佳合作範例。

故事有趣的地方,則是朗達的同事對於新工作安排的反應。

一開始,大家恭喜朗達,然而時間一久,如同雪柔.達勒塞加(Cheryl Dellasega)所述:「辦公室氣氛明顯變冷,朗達才去上課一個月,其他女同事就不找她去吃午飯,而且還常常『不小心忘記』告訴她,在她上課的時候,公司交代了什麼重要的事。」

老闆雖然與朗達合作,卻引發「社會比較」,造成朗達的同事不合作。同事就跟溜冰選手譚雅一樣,選擇做出損人不利己的行為。

找到正確平衡:如何利用比較心理

人天生就愛比較,我們靠著比較理解這個世界,深受比較影響。有時比較讓我們舒坦,有時讓我們不舒服。比較可以送人類上月球,但也能讓人拋棄事業,或是為了領先而作弊。如何能讓「社會比較」變成一樁美事,而不是壞事?我們可以思考以下兩個結果相反的例子。

約翰.甘迺迪1960年競選美國總統時,弟弟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Kennedy)放下自己的政治野心,站在哥哥身旁,還成為競選總幹事,送約翰進白宮。

為什麼約翰和羅伯特這對兄弟檔能有效合作,曾是英國首相熱門人選的ˊ大衛.米勒班卻因為受不了和弟弟艾德做比較,最後黯然離開,遠走他鄉?

原因當然有很多,不過有一個關鍵差異:羅伯特幫助「哥哥」贏得總統大選,然而艾德這個做「弟弟」的卻挑戰哥哥,而且還贏了。為什麼這點很重要?因為後者挑戰了長幼有序的道理─人們預期哥哥會比弟弟先成功,要是弟弟倒過來先成功,將引發不滿心態。

此外,羅伯特因為哥哥勝選,聲望跟著提高,接下來甚至還準備進軍白宮。大衛卻因為被弟弟一對一直接打敗,地位大挫。

或是再回到威廉絲姊妹的例子。這對姊妹在網球界嶄露頭角時,也是依照年齡順序,姊姊大威先出名,再來才輪到妹妹。妹妹小威回想早期歲月時,坦然接受姊姊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大家都在談大威,這是應該的。」大威比小威先變成網壇第一,兩人第一次交手時,姊姊擊敗妹妹。幾年後,妹妹的鋒頭超越姊姊,但由於姊妹依照順序成功,兩人依舊合作無間,依舊是全世界最強的雙打組合。

因此,如果要利用「社會比較」的好處,首先要評估「符不符合順序」。如果我們期待同儕會贏,同儕也真的贏了,雖然和對方一比,我們會不舒服,但不至於做出過度激烈的行為。然而,如果我們覺得自己會贏,結果卻是同儕贏了,情緒激動是一定的。

抓到正確平衡的第二個原則,則是提供再次競爭的機會,化不滿為動力。換句話說,我們是否有機會以具建設性的方法化解懊惱?

奧運拿第二的運動員,或許這輩子再也沒機會摘金,不過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不論是搶工作、搶升遷,或是希望進入社區委員會,總有第二次機會(甚至是第三次、第四次機會),因此,與其舔被對手打敗的舊傷口,不如振作起來,再試一遍。

第三個「社會比較」的關鍵則是要記住,就算身邊的人沒說出口,我們的成功可能讓別人沮喪。買了新車,或是裝潢家裡之後,我們常興奮地告訴別人自己買了什麼、裝修了什麼,但不要忘了「謙受益,滿招損」的道理。換句話說,我們在臉書上貼出新買的東西、新裝潢、到國外度假的照片時,最好三思而後行。

其他人或許會恭喜我們,然而不要忘了,人類一般不會承認自己嫉妒,也因此我們很容易沒發現自己觸發了「社會比較」。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朋友與敵人》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