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余秀芷:殘而不廢?請看見他的專業

精華簡文

余秀芷:殘而不廢?請看見他的專業

圖片來源:健力選手林資惠在2016年里約帕運勇奪銅牌。(中央社提供)

瀏覽數

522

余秀芷:殘而不廢?請看見他的專業

天下雜誌619期

「殘而不廢」、「生命鬥士」聽起來熟悉嗎?對許多障礙者來說,這可不是稱讚,而是被貼上一張掩蓋其專業表現的標籤。

在日本新春特別節目《紅白藝能大賞》當中,每年都會將對國家社會有所貢獻的人物,在每段節目中穿插進行介紹。這些人未必是名人,有時是守護電塔的工人,或者如三一一地震時,堅守崗位的人們,而今年在體育這項目中,節目每個階段都介紹一位奧運奪牌國手,包括「帕運」的得獎者。

所謂的「帕運」(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過去在台灣被稱為「殘障奧運」,2004年經障礙者反應,正名為帕運。大多的台灣民眾不清楚什麼是帕運,因為台灣對於障礙者的運動少有關注。帕運賽事在體育台沒有轉播,有時候運氣好,會在新聞台短暫傳來帕運奪牌消息。

2016年雙十國慶的那一天,當遊行隊伍經過總統府,吉普車上站著奧運奪牌選手,對著司令台揮手、接受歡呼,卻沒見到為台灣爭光的帕運選手在遊行隊伍中。

接著又在新聞中看到,帕運健力選手林資惠(見上圖),報名體育署「2016年體育運動精英獎」的「最佳女運動員」項目,但是卻被改成入圍「最佳運動精神獎」。這讓一直在健力這條路努力的她,感到十分灰心。

體育活動「醫療化」

身為障礙者的一份子,我看得滿肚子火。難道關於障礙者的賽事,僅能以鼓勵的角度看待,而不能以專業來看待嗎?這差別對待的狀態,究竟從何而來?

障礙者的體育活動,常被以復健角度看待,常有人以「打輪椅網球、游泳,就當復健也不錯啊」,作為對障礙者運動的鼓勵。只是一旦體育被當作復健,心中對障礙者的體育賽事,就做出了別於一般賽事的區分,而難以用專業的比賽標準,去認真看待障礙選手。

這樣的狀態,其實從一般生活中即可預見。常聽到奧運國手的運動生涯分享,發現多數都在求學階段與熱愛的體育項目相遇。但障礙生在校的體育課,首先被刻板印象給困住。

「身障者無法從事體育活動」、「危險」、「丟丟球體驗一下、運動一下即可……」,這些人們對障礙者的刻板印象,使障礙者在年幼階段,往往難有機會接觸體育活動。

另外還有硬體環境上的阻礙,「輪椅的輪子會破壞PU跑道、破壞籃球、網球場地板……」,長期被體育環境拒絕在外,障礙國手的養成通常比較晚,就算對於體育項目感到興趣,這培訓的過程更是艱辛。

曾透過電台節目採訪,了解到帕運國手除了要想辦法有一份薪水餬口,微薄的收入還要撥出絕大部份,用來購買運動項目使用的器具、聘請教練。這讓就業困難的障礙者生活更加拮据,如果不是對於體育充滿熱情,很難撐過這種蠟燭兩頭燒的生活。

再談政府對於國手的賽事安排,比賽住宿常遇到不是無障礙房的狀況,讓障礙選手在辛苦面對賽事之餘,還要克服設施不便的住宿。

也曾遇過奪牌選手光榮歸國,結果到機場迎接的遊覽車竟沒有升降設備,國手們一個個用爬的上下車。這種漫不經心的處理態度,對照著報紙標題上對他們加以「殘而不廢」、「生命鬥士」的形容,更顯得諷刺。

帕運的精神、運動的精神所在,並不是比誰的障礙程度比較重,也不是比誰比較可憐辛苦。每一場大小賽事,對選手來說都是真正在比拚實力,都是全力以赴。他們經過多年的訓練以及狀態調整,還有各種大小賽事的抗壓磨練,才能走到帕運這最高殿堂,這是每個運動選手都想達到的夢想。

障礙選手一樣努力

棒球選手林智勝因為手部的運動傷害,經歷了數十次的手術與無止盡的復健,為的就是可以繼續站在他熱愛的棒球場上,延續他的棒球生涯。

帕運健力選手林資惠,忍受運動傷害需要進行的復健療程,為了再戰2020年的東京奧運,更是決定開刀治療,以延續運動生命。跟其他奧運選手一樣,她絲毫不因為自己的障礙身分,而覺得可以寬鬆以對。

一個這麼認真看待運動賽事的選手,當然有資格角逐2016年體育運動精英獎「最佳女運動員」項目。被擅自調動入圍「最佳運動精神獎」,是種差別對待,就像是質疑帕運選手本身的努力,任誰都會感到沮喪與失望。

對障礙選手來說,要的只是自身的努力能被真正看見,被平等對待。但事實上,無論障礙者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付出多少努力,得到多少獎項的肯定,人們看待障礙者的眼光,依然只有障礙者本身的障礙狀態,而不是他專業的傑出表現。

如果不能屏除刻板印象,去看見障礙者在專業上的付出,只以「鼓勵」與「勵志」的眼光,去看待障礙者的卓越,那麼障礙者所有的努力,終將被一句「殘而不廢」、「生命鬥士」給掩埋。

還是想嚴肅說一句,障礙者的體育賽事與專業上的努力,都是來真的、拚實力,誰跟你殘而不廢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