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創下最低三%死亡率 台灣燒傷醫療躍上國際

精華簡文

創下最低三%死亡率 台灣燒傷醫療躍上國際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27041

創下最低三%死亡率 台灣燒傷醫療躍上國際

天下雜誌619期

八仙塵爆的搶救經驗,讓三百多位亞太、美國醫界人士將特別來台取經。馬偕最後一位出院的倖存者和主治醫生,也向《天下》緩緩道出兩年前的那段日子……。

韓寧是兩年前的六月二十七日,被送往淡水馬偕醫院加護病房的八仙塵爆患者之一。在加護病房的第三天,醫生發出病危通知。昏沉迷濛中,她聽見醫生對媽媽說,「就這一、二天了,可以準備後事了。」

一九九三年出生的韓寧,燒傷面積達八○%;如今,坐在對面的她,化上淡妝、帶著開朗幸福的笑容,訴說她浴火重生的心路歷程。

今年四月一日至四日,三百 五十位亞太各國享譽杏林的醫學界人士,將來台參加第十一屆的亞太燒傷會議(APBC),會中特別以八仙塵爆「福爾摩沙海岸爆炸災難」為題,研究將韓寧這樣的患者從死亡邊緣搶救回來。

八仙塵爆患者年齡分布在十八歲至二十五歲,四九九位患者的平均燒傷面積四○%,最後共四八四人生還。

「若非八仙塵爆案創下三%最低死亡率,驚豔世界,今年絕難由台灣主辦APBC,」馬偕紀念醫院台北總院外科部主任董光義說。

八仙塵爆令我國燒傷醫學地位一夕躍升,在台灣燒傷暨傷口照護學會理事長戴念梓奔走下,亞太燒傷協會(APBA)於今年一月正式成立。

戴念梓為創會會長,也是三軍總醫院整形外科燒暨傷中心主任。亞太燒傷協會與國際燒傷協會、美國燒傷協會等,同屬國際級燒傷學術協會。

今年,亞太燒傷協會主辨亞太燒傷會議。其中,美國擔心恐怖攻擊造成大量燒傷患者,加上與八仙塵爆同齡層生存率相比,我國遠優於美國,因此,美國從政府衛生單位到醫學界共十多位組團來台取經,恐攻也列入會議議題。

因各國醫學界要求,戴念梓特別以八仙塵爆大量燒傷病患,設計四十八小時的高級燒傷急救照護術 (AEBC)課程,首度在年會中分享給各國醫學界。

向國際分享塵爆搶救經驗

戴念梓將以「災害管理,穩定、轉移和運輸」為題,揭開亞太燒傷會議序幕。

回想八仙塵爆那天,近五百位燒傷病患集體湧向醫院,「同時進來這麼多大面積燒傷病人,一開始大家一致認為死亡率定會拉高,但台灣第一時間如何處理,使死亡率降低?」戴念梓說。

兩家醫院收留四分之一、最多的八仙塵爆病患。三總更將普通病房隔離出燒傷專用病房,離事發地點最近的淡水馬偕醫院,為收容更多的病患,將尚未啟用的骨髓中心移作臨時燒傷中心。

大量燒傷病人,急性期是生死存亡關鍵。韓寧以插管維持生命,她是馬偕醫院二十二位插管病人之一。「凌晨兩點我醒來,這是哪裡?想說話卻不能,有東西卡在喉嚨,」韓寧因嚴重性的吸入性嗆傷,無法自主呼吸而插管。

第三天,醫生發出她的病危通知。她因燒傷休克,要有足夠的輸液,並注射昂貴的蛋白營養針,護理師更需細心照顧她的傷口不受感染,才能穩定她的生命。

「醫院同意全力支持醫材、藥品及大體皮膚,有的醫院連葉克膜都拿出來給病患,」董光義認為政府兩天內做出承諾是主要關鍵,全民愛心捐獻,讓醫生可無後顧之憂全力搶救。

韓媽媽在韓寧加護病房外寸步不離,「即使在昏迷中,病患也需要很大的心理支持,」八仙塵爆專案個案管理師呂碧漪說。韓媽媽拜託護理師在她床邊連續二十四小時播放錄音檔,希望點燃她的求生意志。

張惠妹:「……韓寧,妳一定要撐住!一定要加油!加油!妹姐姐愛妳。」郭台銘:「……希望妳堅強、堅強,再堅強。」

「昏睡中,這樣的聲音從遠到近,從模糊到清晰,愈來愈近,最後迴盪在我的耳邊,」韓寧說,最後她被喚醒。

「為什麼會有張惠妹及郭台銘的錄音?」甦醒後,韓寧不可置信。原來,張惠妹是原住民部落哥哥組成Boxing樂團的老闆娘,哥哥特別拜託她;韓寧崇敬有一面之緣的郭台銘,於是表姊寫信求助於他,而鴻海旗下的永齡健康基金會從此一路陪伴關心她。

甦醒後的韓寧,痛卻才開始。韓寧低頭說,「清創換藥時撕紗布最痛,因為它會把皮一起撕開。」

但清創換藥非常重要,董光義強調,「傷口清得乾淨,沒有感染、壞死組織,才能夠植皮,傷口才會好。」於是,他設了兩個專職清創換藥小組。

醫護人員回鍋、義務幫忙

一組十到十三名醫護人員,每天換藥兩次,過去是一名護理師五分鐘就換完,當時卻是三十分鐘才能換完。面對人力不足,馬偕醫院護理師林玫伶說,「上一班主動留下來協助下一班三小時以上,以重疊人力的方式因應不足。」

每位病患至少開刀十次以上,董光義幾乎天天都在開刀,連整形外科美容中心都關了兩個月。

但外科開刀醫生嚴重不足,各家醫院不約而同號召數十位已離開醫院的外科醫生,回醫院加入義務開刀的行列,才度過難關。

「可不可以別再拿我的頭皮了?我怕長不出頭髮,」韓寧的頭皮開了十次,對主治醫生,馬偕醫院外科部燙傷中心主任游家孟說。

三度燒傷傷口沒有毛囊汗腺,要用自己的皮來補,供皮區在大腿、頭皮、背部,但他們四肢燒傷,供皮區很少,游家孟解釋,韓寧背部也燒傷,只剩下頭皮,頭皮毛囊多,再生力最強,可重複取皮。

這次也大量運用Meek植皮技術,董光義解釋,這項技術取四乘四公分的頭皮,卻可拉大九倍面積,在這次補皮中大量應用。

身心痛苦的韓寧念著聖經:「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她在病房受洗了。呂碧漪觀察,她靠著媽媽的愛、錄音檔與禱告撐過來。

復健之路:流血也要往前走

希望每位病患「走著」出院,馬偕醫院從病患入院第一天就開始復健療程,呂碧漪說。美國已將復健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醫生與護理師團隊,視為燒傷治療標準團隊,此次也在亞太燒傷會議中推廣至亞太國家。

但復健時因傷口組織拉力的撕裂劇痛,有些病患靠打嗎啡才能度過。復健從起身坐起開始,一個半月後,韓寧能站了,開始練習走路。從一步、兩步開始,只是她走路時,血常自傷口流下來。兩週後,她成功走到隔壁病房對傷友說:「你要加油喔﹗」但第二天換藥時,她的大腿皮又全部破掉。

眼見傷友陸續出院,但她的左手疤痕攣縮,無法伸直。「這樣真的不行,把手打直,」游家孟下令,韓寧因痛反抗,於是醫生用力拉開她的左手,瞬間,她左手厚厚的結痂傷口爆開,她的手不斷地因劇痛而發抖,直到第二天開刀時。

但熬過最後難關,手能伸直的韓寧,十一月出院了,她是馬偕醫院最後一位出院的病人,呂碧漪說,也是出院後復健最神速的病人。

「當初最痛恨他,現在最感謝的人是他,如果不是他逼我,現在會更痛,」韓寧道出對游家孟愛心由衷的感謝。

救回生命,但生活奮戰才開始。「他們的身心會永遠受影響,」游家孟說,除了疤痕烙在身外,三度燙傷造成皮膚無法排汗,體溫調節功能異常,伴隨不時的搔癢。

韓寧穿著長袖衣褲,臉上豐富的表情,但手上仍有淡淡的疤痕。

順利重返社會 生活才算康復

游家孟正做最一階段八仙塵爆病人出院後的評估,他發現小部份病人出院後,因身心傷痕無法走出去工作或上學,只會關在家裡。他呼籲,「一定要夠勇敢地走出來!」判定他們是否復原,不是以出院為標準,而是能否重回社會、家庭或組織新家庭。

從發出病危通知到出院,韓寧如浴火鳳凰,出院後她立即重返總統府擔任憲兵的工作,因為當兵是她一生最愛的工作。她的重生經歷激勵同袍,更出任家鄉屏東募兵大使,成為今年亞太燒傷會議中傳頌的故事。

春意盎然的四月,韓寧將與八仙塵爆結識的傷友,一同走向由愛與暖交織的紅毯,共同迎向祝福與希望。(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