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難解的中國結 香港新特首的挑戰

精華簡文

難解的中國結 香港新特首的挑戰

圖片來源:林鄭月娥競選官網

瀏覽數

5136

難解的中國結 香港新特首的挑戰

Web Only

香港新特首出爐,肩上挑的恐怕是97回歸後最重的擔子,過去仰賴的「中國快錢」,如今快錢變成風險,加上中港關係緊張、社會對立,新特首該怎麼幫香港經濟解悶?

3月26日,香港新任特區行政長官出爐,北京與香港建制派支持的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見上圖)在被稱為「小圈子選舉」中(見小辭典),贏得勝利,將接替梁振英,成為香港主權移交後第四任(第五屆)特首。

林鄭月娥接下的這個棒子,是沉重、燙手的。她面臨的挑戰,可能是從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首任特首董建華之後,最艱鉅的。因為她接手的,是個正面臨陸港關係緊張、內部政治陷入僵局、社會對立、貧富差距擴大、經濟結構性成長減緩等多重挑戰的香港。

 「2016年將是二十年來,香港經濟最差的一年,」整整一年前,香港首富、長江和記實業董事局主席李嘉誠在集團業績記者會上,面色凝重地形容香港的經濟現狀,「各行各業經營相當困難,賣樓和零售均比2003年SARS爆發時更差,預期今年(2016年)經濟增長只有1%至2%。」

 

李嘉誠鐵口直斷,3月20日香港政府剛公布的2016年經濟成長率,果然只有1.9%,比2015年的2.4%還低。各機構對香港今年成長率的預測,也只有2%上下。

香港經濟出了什麼問題?可能就一句話:成也中國、敗也中國。

許多香港人深信,做好一個中國的香港,讓兩地經濟深度融合,是成為一個世界的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維持經濟競爭力必要的前提。

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的確因身為中國經濟對外的門戶,從兩地人流、物流、金流逐漸融合中,獲得了龐大的經濟利益。

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貿易、地產、金融、旅遊、零售等香港五大支柱產業。這些行業中,只要摸得到中國這隻巨龍的企業和個人,都獲得了豐厚的財富。

但與中國經濟融合的優勢,現在反而變成香港經濟的風險。

香港被跳過,貿易走下坡

《金融時報》報導,首先是轉口貿易收入減少。隨著中國市場愈來愈開放,外商逐漸繞過香港,直接和中國大陸進行交易。

香港港口貨櫃裝卸量從十年前的全球第一,滑落到現在第五,被上海、深圳,甚至寧波超越。

零售、旅遊、地產,則是受到陸客減少衝擊,成為重災區。

在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禁奢,以及陸港關係緊張之下,陸客到香港旅客人數,連續兩年負成長,使得批發零售業產值過去兩年都衰退,去年更衰退6%,住宿餐飲業也幾乎成長停滯。

中國企業債務問題惡化,則讓香港金融業對中國曝險壓力大增。國際信評機構穆迪,去年因此將香港的長期債務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

穆迪的理由,就是認為香港與中國之間的政經連結愈來愈緊密,兩地信用評等連動性會愈來愈強,香港本身的經濟與金融市場展望將受到中國債務風險的直接衝擊。

香港《南華早報》評論就認為,穆迪的觀點,反映了不少外國投資人和駐港外交官對香港前景的擔憂。

陸港經濟的融合,本來就在香港創造了贏家和輸家,兩者貧富差距逐漸拉大,加深了香港社會的分化,也激化了漸進式民主,與立即民主化、全面普選,兩股政治勢力的對立和衝突。

過去兩年的悶經濟,更是火上加油。經濟、社會、政治問題交相激盪,演變成惡性循環。

香港何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和亞洲另一個城市經濟體,也是香港發展國際金融中心最強勁的對手——新加坡,做個比較,也許就能明瞭。

一向以「自由放任」為經濟發展原則的香港,讓市場和資金選擇了賺「中國快錢」這個發展方向。雖然累積了大量財富,但卻導致產業過度集中,競爭力和經濟品質原地踏步,新經濟也一直無法萌芽。

缺少新血的注入,使得原本的經濟結構在成長動能消失後,就逐漸走向僵化。

成也自由放任,敗也自由放任

80年代港英時期就從大陸移居香港的香港大學副教授王緝憲,在大陸媒體上撰文分析,過去十五年,新加坡把香港甩開一大截,人均GDP高過香港近50%。

根本原因在於,除了金融與服務業,新加坡還有很強的、面向全球市場的高科技和石化產業,政府也不斷積極發展新經濟。

同一時間,香港則是愈來愈依賴服務業和中國帶來的利多。其中尤其是陸客撐起的旅遊、零售和餐飲業,並沒有真正提升香港這些行業的品質。

「香港在需要轉型發展高科技的年代,沒有像『新加坡公司』那樣,在政府引導下,整體投入並向著新經濟轉型,」王緝憲認為。

香港政府不在經濟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是因為「自由放任」、「積極不干預」,一直被認為是過去經濟繁榮、成功的基石之一。所以主權移交前後的歷任港府,都不願意改變。

「結果就是市場認為,高科技產業在香港不會有前景,」王緝憲說,「於是資本便選擇中短線回報最好的服務業,以及將大量資金投放到中國。」

直到去年,前特首梁振英才因大環境的轉變,提出要將這個政策調整為「適度有為」。

星港經驗大不同

新加坡與香港走上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當然很大一個原因是地理位置和歷史因素的必然。

新加坡早在1960年代,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之後,就必須自力更生,透過不斷尋找新的經濟成長來源,和發展連接全球市場的網絡,鞏固自己的生存。香港則是自始至今,都依靠著「殖民母國」與「祖國」。

所以,儘管香港和新加坡一樣,從來都是個外向依賴型城市經濟,也需要多元的對外連接網絡,只是近二十年,這個連接愈來愈偏重中國大陸。

「這似乎是必然的,但也正因為如此,香港似乎正在不知不覺地忘記發展自己的國際能力,」王緝憲形容。

在台灣,經濟策略究竟應該「透過兩岸走向世界」,還是「從世界走向中國」,一直爭論不休。香港和新加坡經驗,值得借鏡。(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香港特首選舉 「薯片叔叔」為何那麼紅?

作家平路看香港新特首:最安全的人,最不得人心

香港政治靈童 能修補社會撕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