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日本「侍JAPAN」如何改革棒球界?

精華簡文

日本「侍JAPAN」如何改革棒球界?

圖片來源:侍JAPAN@INSTAGRAM

瀏覽數

3336

日本「侍JAPAN」如何改革棒球界?

Web Only

WBC日本對以色列戰,朝日電視台收視率高達27.4%,瞬間最高收視率一度飆到36.6%,足證「侍JAPAN」的人氣。曾經面臨衰退危機的日本棒球界,當年是如何靠「侍JAPAN」棒球迷的心,創造NPB與國家隊雙贏的局面?

日本棒球界曾經面臨衰退危機,當時他們是怎麼讓民眾找回對棒球的熱情呢?一個方法是像日產汽車找來戈恩(Carlos Ghosn)當執行長一樣,從外部注入新血,打破拖累變革的既定概念。

但是,對於結構改革毫無進展的日本野球機構(NPB)來說,這種做法不切實際,NPB的權力者不會接受像戈恩這種個性強烈的人。

該怎麼做,才能改變有如日本社會縮影的棒球界呢?最大的關鍵,就是「侍JAPAN」這個創新計畫。

集結商業界人才

2013年5月16日,管理日本業餘棒球界的全日本棒球協會(BFJ)副會長鈴木義信深深地感嘆道,「我一直在等這一天到來」。時間再往回轉25年,1988年首爾奧運,指導野茂英雄、古田敦也、野村謙二郎等球星雲集的日本代表隊奪回銀牌的鈴木,比誰都更清楚那一天的意義。

「再過10年、20年,我都不會忘記那一天」,曾在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橫濱DeNA海灣之星事務部工作的前澤賢,也牢牢記著那個日子。前澤2013年4月起,負責NPB的侍JAPAN事業戰略。

2013年5月16日,成為日本棒球史上特別的一天。就在那天,NPB和BFJ攜手發起了棒球日本代表管理委員會(JBMC)。

在JBMC誕生過程中擔任中心的,是NPB的侍JAPAN事業部。後來成為JBMC委員長的日本火腿球團代表島田利正,推薦前澤和荒木重雄來領導。荒木是商界的人,原本在歐美的外資系通訊公司擔任日本法人的社長,2005年起大刀闊斧改革千葉羅德海洋球團。

至於前澤,高中、大學都是靠棒球推薦入學,在人才派遣公司工作後轉進運動業界,為2008年北京奧運在中國替日本代表隊和聯盟行銷,回國後進入日本火腿球團事業部,負責拉贊助,一年曾經拉到6億日圓的贊助。

加上荒木、前澤,12個球團都找來國內外有實績和人脈的人物,這批商業界專業人士加入後,改變了NPB有如公家機關的形象,朝「再度復甦棒球人氣」邁出一步。

職業、業餘目的合一

棒球界有個光怪陸離的現象,就是有各式各樣利害關係人的存在。光是職棒就有12個球團、2個聯盟、NPB的存在,業餘棒球有高中、大學、社會人、少年時代等利害關係者,這樣複雜的關係下,職業與業餘棒球之間出現了一堵牆。

為了打破這面牆,JBMC於焉誕生。由島田擔任委員長、鈴木擔任副會長,各球團和NPB、BFJ的人才擔任委員,以「邁向世界最強」為口號,讓「ALL JAPAN」推動棒球界的發展,這個象徵就是侍JAPAN。

棒球界為什麼需要侍JAPAN?島田表示,面對球迷和競技人口減少的嚴酷事實,職棒界希望優先擴大市場和競技人口。代表業餘棒球界的鈴木則說,是希望能擴大棒球的底盤,兩邊的目的達成一致。

年輕人愛看國際賽

2009年WBC,原辰德擔任總教練的時候起,日本棒球代表就被稱為「侍JAPAN」,但最只是個暱稱。2011年,侍JAPAN的意義改變了,以前只有在WBC或奧運等大舞台上,才會從職棒界找來頂級球星組成「真正的」日本代表隊,但那一年決定讓「侍JAPAN」常設化,和足球、排球界一樣,讓日本代表定期活動。

直到最後都一直唱反調的,是日本火腿的島田。

「我們是12球團中唯一的國際賽反對派。」島田這派認為,「4年1次的WBC,反而應該替職棒界宣傳才對」。2013年,島田以NPB國際關係委員長身分,向主辦單位交涉過,進行了各角度的對話,而棒球界的危機感也膨脹起來,反對派終於也正視了現實問題。

2004年移到北海道以來,觀眾動員數、地方電視收視率都不錯的日本火腿,那時開始走下坡,最明顯的就是球迷高齡化。考慮到日本整體棒球競技人口的減少,數十年後,往札幌巨蛋的球迷遽減也不奇怪。

會看侍JAPAN比賽的客層,與一般的職棒迷不太一樣。和例行賽比起來,國際賽更吸引年輕粉絲,這種傾向也表現在收視率上。不怎麼關心日本大賽的20多歲年輕人,明顯較關心背負著日本國旗的侍JAPAN賽事。

從這裡,可以看到棒球界的曙光,以侍JAPAN為入口,擴大職棒和業餘棒球的球迷基礎。

棒球迷與足球迷的構造不同

從足球界來看,日本足球代表隊粉絲很多,但J聯盟的粉絲沒有增加。這是因為從市場來看,日本棒球迷和足球迷的客層構造不同。

日本足球迷可略分為兩種,大半是輕球迷=代表隊球迷,他們對穿著藍色球衣的本田圭佑、香川真司、長友佑都痴迷,但不關心代表選手所屬的球隊貢獻度。

日本棒球迷則可以分為三種,除了G黨(巨人迷)、虎黨(阪神迷)等各球團球迷,還有輕球迷和棒球迷。

這裡所謂棒球迷,是不會親自去球場,也不會加入球團粉絲俱樂部,但每天會在網路上、新聞上確認比賽結果,在網路上或與朋友討論訓練、年俸更新等問題,每年春夏對高中棒球季節興奮不已的就是這個階層。這些球迷佔了很大一部分。

至於輕球迷,則是只看WBC、奧運等國際賽,或田中將大在美國職棒大聯盟初登板等「國民祭典」。

足球迷和棒球迷決定性的不同,在於粉絲重疊多少。日本足球代表隊和J聯盟粉絲只重疊一小部分,侍JAPAN的粉絲則完全包含在棒球迷之中。

從運動特性來看,足球只要進球就會一家歡樂一家愁,棒球則是不瞭解規則就很難享受樂趣。對跨越過棒球障礙的輕粉絲、棒球迷來說,以侍JAPAN為契機,點燃棒球狂熱的火種,成為鷹黨、鯉黨等12球團粉絲也就指日可待了。再加上侍JAPAN等於一柄寶刀,背負著「日本太陽」在戰鬥。

「以世界為舞台戰鬥」的強烈吸引力

近年,在日本市場受歡迎的是國際內容,像是全日本女子排球隊「火之鳥NIPPON」、桌球世界選手權大賽等轉播,在世界舞台戰鬥的日本人,在萬人心中喚起了共鳴,以世界為對手的日之丸戰士本身,對小朋友魅力無窮。

1990年代前半日本代表隊的活躍,讓足球少年增加,而背負著日本太陽戰鬥的侍JAPAN,也能增加夢想當棒球選手的少年,增加棒球的認知度和人氣。

(資料來源:東洋經濟、日刊SPORTS)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