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歐盟存亡第一戰:荷蘭救援成功?!

精華簡文

歐盟存亡第一戰:荷蘭救援成功?!

圖片來源:荷蘭總理呂特領導的保守派擊敗極右派。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106

歐盟存亡第一戰:荷蘭救援成功?!

Web Only

2017年攸關歐盟存亡的第一場選戰落幕,荷蘭民眾用選票拒絕脫歐與民粹,讓總理呂特率領自由民主人民黨(VVD)擴大選前民調逆轉領先優勢,成功衛冕國會第一大黨。懷爾德斯帶領的自由黨雖然落敗,但仍掌握20個眾議員席位,為荷蘭國會第二大黨及最大反對黨。極右派勢力已在荷蘭站穩腳跟,未來以自民黨為首的聯合政府仍將受到嚴重的挑戰。

荷蘭國會大選落幕,代表自由、開放、容忍的價值體系贏得了今年歐陸三大關鍵選戰的第一戰。總理呂特在選舉尾聲對移民態度轉趨強硬,「移民若不尊重荷蘭價值,應該選擇離開,」這一席話讓自由民主人民黨(VVD)成功止血。

根據主流媒體荷蘭廣播聯盟(NOS)針對開票結果做的統計,VVD將拿下33個席位大勝極右派領袖懷爾德斯領軍的自由黨(PVV)。最終官方結果將於3月21日由荷蘭選舉委員會發佈。

根據統計,PVV將獲得20個眾議院席位,成為國會第二大黨,及最大反對黨。此外,基民黨(CDA)與民主66(D66)席位都成功上升至19席,並列國會第三大黨,同時也最有可能與VVD組成聯合政府。社會黨(SP)與綠色左派(GL)所掌握的席位為14席,並列第五;工黨(PvdA)因撙節政策大失民心,席次降至9席。(見表)

 

VVD的勝利讓法國及德國的留歐派如釋重負,但歐洲未來的不確定因素並未因此消彌。做為未來荷蘭國會第二大黨的黨魁,懷爾德斯對呂特放話:「你還沒甩開我。」

儘管呂特成功止血,穩住未來執政地位。但極右派勢力似乎已在荷蘭站穩腳跟,也為荷蘭政局與歐盟的穩定埋下了未爆彈。

 

未爆彈之一:「荷版川普」崛起迫使政府立場右傾

荷版川普懷爾德斯所代表的極右派勢力,持續挑戰荷蘭政局。(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懷爾德斯被喻為荷蘭版的川普,是運用社群媒體的能手。他的哥哥保羅(Paul Wilders)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專訪時提到,懷爾德斯是運用標語宣傳的箇中好手。

懷爾德斯效仿川普善用社群媒體的做法讓他的支持迅速攀升。同時當歐洲爆發一連串因移民或難民而引發的暴力事件後,社群媒體更成為懷爾德斯免費的宣傳管道。PVV的支持率也因此一度超越執政的VVD,同是迫使總理呂特的對移民的態度轉趨強硬,政治立場向右靠攏。

懷爾德斯的崛起,讓原屬左右共治的荷蘭政壇,在這場選舉中迅速右傾。而選舉結果預告著,PVV所代表的極右派勢力在荷蘭已站穩腳跟。成為荷蘭政局未來的不穩定因素之一。

未爆彈之二:懷爾德斯的野心

雖然早在選戰開打時,懷爾德斯所帶領的PVV就很難成功組閣取得政權,因為所有傳統的主流政黨都拒絕與PVV組成聯合政府。然而,懷爾德斯與PVV的影響力在本次大選不斷提升,仍為未來埋下了不確定的因素。

懷爾德斯或許早已知道這個結果,而他或許也不想跟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而只想成為最大的反對黨。「他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從小就不相信協商,」保羅這樣描述他所認識的懷爾德斯。

我們曾是荷蘭第三大黨,現在是第二大黨,下一次我們將成為最大黨!

從這一方面來看,懷爾德斯似乎在等待一個屬於他的時機。做為最大的反對黨,他不需要跟其他政黨交換條件,而又能在不必負擔政治責任的情況下迫使聯合政府推動PVV關注的政策。

「他在等待一個荷蘭在某些方面從根本改變的時機,」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歐洲權力計畫協調人帕蒂絲撰文表示,懷爾德斯要一步一步的影響荷蘭,增加PVV的得票率,降低未來必須與其他政黨妥協的必要性。這或許才是懷爾德斯真正的策略。

從選舉的結果來看,懷爾德斯做到了。他不只是個激情的政客,也是個能韜光養晦的謀略家。2017年的荷蘭大選告終,極右派或許輸了面子,但透過席次的增加,與影響力的提振,無疑是贏了裡子。在荷蘭站穩腳跟的極右派勢力,也將讓荷蘭未來能否穩定留在歐盟,充滿了不確定性。

2017年歐盟存亡的第一場關鍵選戰,荷蘭看似救援成功,但危機其實仍未解除。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