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哈佛學霸 幫中國農村驅魔

精華簡文

哈佛學霸 幫中國農村驅魔

圖片來源:勞力士提供

瀏覽數

4840

哈佛學霸 幫中國農村驅魔

天下雜誌618期

美國華人移民第二代姜吉榕,與父母的故鄉隔著千山萬水,卻被緣份牽引,回到中國西北,號召婦女做廢棄物回收,保護土地、水源深受污染的農村,給下一代健康無害的環境。

鑽進「地窩子」裡,這是從前只在照片中看過的景象,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間,知青父母被迫下鄉新疆伊犁時,棲身的簡陋原始建築。說是建築,地窩子其實不過是半截在地面、半截在地下的一公尺深方坑。

二十四歲的姜吉榕是準哈佛商學院研究生,父母是美國第一代移民。八○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姜吉榕父親因緣際會到香港當洗碗工,獲廚師培養學做菜。

九五年,香港回歸在即,受盡知青下鄉淬火歷練的父母,不願拿孩子的未來當賭注,帶著四歲的姜吉榕移民美國。

「我很清楚窮的滋味,」姜吉榕說。落腳美國後,父親到餐廳做菜,母親幫人打掃、餵狗。六歲大的姜吉榕偶爾幫忙,或是搬椅子安靜坐在門口看書。

多年後,姜吉榕的爸爸開了華人餐館,空間不大,就只有七張桌子。姜吉榕則拿全額獎學金,上了衛斯理女校攻讀環境科學,成為全家第一個拿到大學文憑的人,更錄取哈佛大學商學院碩士班,堪稱學霸。

她感謝父母咬著牙,帶她實現美國夢,「否則我很可能就是個新疆伊犁的姑娘,」無關優劣,但肯定是全然不同的人生。

緣份舖出回鄉的路

姜吉榕與中國的微妙緣份,始於十九歲。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一筆獎助金,領著她到中國研究黃土高原和農業生產。那一刻,她才真正看到父母的家鄉。

一開始,爸媽不理解她為什麼要回到中國,而且還不是往上海等大都市跑,卻往陝北、陝南鑽,「畢竟他們在中國有太多艱苦回憶,」姜吉榕說。

「當我成為家中第一個拿到大學文憑的人,我很清楚我可以利用我所受的教育,遠離世界上的問題,或是成為解決問題的力量,」姜吉榕說。

姜吉榕經常問農村婦女的中國夢是什麼?「最有意思的是,農民的希望,跟我父母在中國三十年的希望一模一樣,就是給孩子更好的將來。」但經濟和環境現實經常從中作梗,讓夢想變得遙不可及。在貧窮農村地區,男性成年後,往往必須外出工作,農村就靠婦女和孩童留守。

但西北農村環保知識匱乏,再加上缺乏官方宣導,姜吉榕甚至親眼見到,用過的醫療用品和農藥被隨意倒進黃河。於是,有害物質像魔鬼流入水源,往土裡扎根,留守的婦女和孩童成為受害最深的一群人。

曾多次到訪台灣的姜吉榕對鄉野印象深刻,也提到台、美都嚴謹規範農藥和抗生素的使用。

農委會農試所植病組組長張瑞璋表示,台灣對農藥的使用方法及範圍、農產品農藥殘留抽驗,都有嚴謹規範,違規用藥亦有裁罰依據與抽驗機制。

婆媽一起來 為農村去污

姜吉榕的最終目標,是邀集政府官員和農民制定永續解決方案。但她決定先培訓婦女成為改變先鋒,教導她們如何安全回收農藥、化學與醫療廢棄物。

農村婦女的反饋是什麼?《天下》的問題讓姜吉榕眼睛一亮,「妳知道嗎?好多男記者問我,培訓這些婦女是不是很難。」

姜吉榕繼續說,「我告訴他們,一點都不難,想想女人最關心的是什麼,當然是孩子的健康和未來,她們想讓孩子脫離貧困循環,就必須先打造可以健康長大的環境。」

姜吉榕深切體悟,環保不只是科學,更是社會學,須在偌大的社會架構下,思考人與環境的關係。環保與貧窮密不可分,更涉及純淨水源使用權的不平等,而且這是世界性問題。

剛拿下一六年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青年雄才獎的姜吉榕,獲得約一五五萬元台幣的獎金,繼續推行計劃,並延後入學哈佛。她說,「我要自己定義成功。」

對於父母的中國大時代故事,姜吉榕輕輕帶過,就像不經意拍落穿梭地窩子時,沾在衣衫上的塵土。現在,她等不及寫下自己的中國故事,幫西北婦女實現中國夢。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