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荷法德關鍵選戰 決定歐盟存亡

精華簡文

荷法德關鍵選戰 決定歐盟存亡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瀏覽數

1446

荷法德關鍵選戰 決定歐盟存亡

天下雜誌618期

從二戰前的同室操戈,到二戰後的攜手統合,已經走過一甲子的「歐洲統合運動」,在移民問題與英國脫歐等衝擊下,是否面臨土崩瓦解的危機?今年三場關鍵大選,將決定歐洲與世界的未來。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全球先進國家的經濟成長始終低迷。

當全球化不再為西方先進國家帶來經濟上的利益,隨之而來的是各種政治社會的挑戰。從英國脫歐到川普當選,我們看見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讓歐洲統合運動在政治層面雪上加霜,也加重了歐盟解體的疑慮。

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執行長李奧納德及研究總監夏裴洛認為,「2017年的選舉,將主導歐洲的外交政策。」今年歐洲的選舉成了自由、開放、容忍,和保守孤立、民粹、仇外,兩大價值體系的對決。

因此,2017年三大歐盟成員國荷蘭、法國、德國的全國大選,成為歐洲統合運動能否延續、歐盟能否度過解體危機的三場關鍵戰役。

歐洲統合運動緣於歐洲二戰後的重建時期,法國政治經濟學家莫內及外長舒曼提出歐洲統合的構想,希望藉此維繫歐洲的永續和平。

在尋求永續和平的氛圍下,歐洲煤鋼共同體、歐洲原子能共同體、歐洲經濟共同體、歐洲共同體相繼成立,歐洲單一市場逐漸成形。之後,歐盟及歐元區的建立、歐元貨幣的發行,建構出了完整的歐洲單一市場,並也揭示了歐洲統合運動的成功。

為了確保歐洲單一市場的自由運作,「歐洲單一法案」保障了歐盟成員國間的人民、服務、貨品,以及資本自由流通。

經濟問題 埋下危機的伏筆

整個歐洲單一市場因為這些自由,在全球景氣擴張時期為歐盟成員國帶來龐大的經濟利益。

但在自由的背後,「歐洲單一法案限縮了歐盟成員國政府在本國經濟政策上的裁量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國際政治經濟學助理教授麥特西斯,在《外交》雜誌中提到。

各國政府被迫放棄原有的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工具,卻沒有新的政策工具彌補。「很多時候,歐盟的法律可能會與個別成員國的國家利益產生衝突,」麥特西斯補充。

在金融海嘯後,歐盟成員國因政策裁量權的限縮,經濟上遭受嚴重的衝擊,失業率也隨之攀升。例如希臘受債務問題纏身,經濟產值更蒸發了26%;西班牙與義大利的青年失業率則超過四成。

在經濟衝擊之下,歐盟的民眾開始要求政府應該對本國市場提供更多保護。受到這些訴求的滋養,極右派勢力逐漸茁壯。

此外,允許歐盟成員國人民自由移動的權利,產生了許多非經濟上問題。

歐盟高所得國家不只要承受來自歐盟低所得國家移民造成的社會壓力,還要面對大量的中東難民問題。

社會問題 引爆歐盟政治危機

「許多公民認為自己的政府無能為力,而歐盟也無法代表人民的利益,」麥特西斯提出他的觀察,並發現歐洲人民已開始對人民在歐盟內可以自由移動的承諾產生動搖。

而近年多起與移民或難民相關的暴力事件,讓歐盟成員國面臨的問題更加惡化。

「歐洲每一次的恐怖攻擊事件,都讓反移民與反歐盟陣營獲得更大的舞台,」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歐洲權力計劃協調人帕蒂絲在她的文章中提到。

荷蘭、法國、德國將在今年舉行大選,國內的極右派政治人物自然不會放棄這個能博得選民喝采的舞台。荷蘭極右派領袖懷爾德斯在去年7月大肆批判德國總理梅克爾,並認為「歐盟應該對所有的穆斯林移民關閉邊界。」

這會讓人懷疑今年歐洲的選舉,主張保守孤立、民粹、仇外的支持者,是否會高過主張自由、開放、容忍的選民。

極右派當道 歐洲最大變數

荷蘭在3月15日的國會大選,將打響2017歐盟選舉年的第一槍。

強調反移民、反歐盟,仿效川普用推特競選的懷爾德斯,自參選以來,聲勢浩大。其所率領的自由黨(PVV),支持率一度超越執政的自民黨(VVD)。

直到首相呂特對移民態度轉趨強硬後,自民黨的支持率才開始回升,呂特強調,「移民若不尊重荷蘭價值,應該選擇離開。」

不論最終結果為何,極右派在未來荷蘭政壇都將掌握一定的話語權,對荷蘭政局與歐盟埋下不穩定的變數。

而有法國女川普稱號的勒龐,是法國反移民、反歐盟的極右派領袖,民調支持率達27%,位列第一。但隨著中間派參選人,法國前經濟部長馬克宏的崛起,法國脫歐疑慮獲得紓緩。

民調預估,馬克宏在第二輪投票的勝算接近六成。可以說法國的選舉制度,或許將為歐盟挽留住法國的席位。

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2013年迅速崛起,一度成為總理梅克爾連任之路的最大路障。

但在政府加強對移民入境的控管,讓去年德國移民入境人數大幅降低,以及另類選擇黨高層霍克發表納粹言論後,另類選擇黨的民調由12%降至8%。

這樣的結果讓德國大選轉變成執政聯盟的內鬥。最後就算被譽為「西方自由派最後捍衛者」的梅克爾沒有連任,德國仍將是維持歐盟穩定的重要力量。

儘管荷、法兩國極右派聲勢浩大,對於未來歐洲統合運動的發展造成一定的阻力,但不論是懷爾德斯或是勒龐,似乎都難以順利取得政權。

歐盟的解體危機或許在今年會有驚無險地度過。但荷、法、德這三大歐盟成員國的極右派勢力,仍擁有很大的影響力。

而2018年,歐洲將輪到民意上也有脫歐傾向的義大利(若未提前)及瑞典舉行大選,這讓歐洲統合運動的未來,依舊充滿不確定性。

「歐洲現在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一個新的全面協商,」麥特西斯認為,歐洲領導人需要重新控制歐洲統合的進程。

整體而言,歐盟應該讓成員國在國內經濟政策上有更多的裁量權與政策工具。同時,應建立新的機制,讓成員國有效地分擔移民對國內社會造成的壓力,並維護本國公民的既有權利。(責任編輯:洪家寧)

------------------------------

2017年歐盟成員國大選時間表

荷蘭國會大選:3月15日

保加利亞國會大選:3月26日

法國總統大選: 4月23日(第一輪)、5 月7日(第二輪)

德國國會大選:9月24日

捷克國會大選:10月

------------------------------

【延伸閱讀】

二戰以來最大的挑戰:世界正在失序中

中國崛起:中國要當「共主」 能給世界什麼?

東亞局勢:川普當道 挑戰最糾葛的中日台關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