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土耳其辦公投 幹嘛跟荷蘭吵架?

精華簡文

土耳其辦公投 幹嘛跟荷蘭吵架?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0108

土耳其辦公投 幹嘛跟荷蘭吵架?

經濟學人

荷蘭與土耳其爆發嚴重外交衝突,原因卻是因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舉行修憲公投,以獲取幾近全數的政府掌控權;本週之前,那似乎完全只是土耳其的事務。這對埃爾多安不利,如果能將此次公投描繪為對抗反對他統治的外國人,有助說服土耳其人給予他更多權力。

現在,埃爾多安成功辦到了此事。

3月11日,荷蘭拒絕允許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搭乘的飛機降落;而卡夫索格魯此行的目的,就是在針對土荷雙重國籍人士舉行的公投造勢大會中演說。

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表示,兩國政府一直在進行協商,以控制此活動的安全及公共秩序風險,但卡夫索格魯威脅,若不允許他入境將展開報復。呂特表示,這樣的威脅也讓雙方無法進一步討論。

土耳其對此極為憤怒。埃爾多安在演說中稱荷蘭為「法西斯主義者」和「納粹餘孽」。

荷蘭終於也無法保持冷靜,荷蘭首相表示:「那是非常奇怪的演說,完全無法接受。」

當天稍晚,衝突進一步升高。原本在德國進行公投宣傳的土耳其家庭事務部長卡雅(Fatma Kaya),搭車進入荷蘭,並違背荷蘭政府的明確請求、試圖造訪鹿特丹的土耳其領事館。警方阻止她進入,僵持長達一小時之後,警方強制將她送往德國邊界。

聚集在領事館前的數百名土耳其荷蘭人開始示威,並與警方產生衝突。另一方面,土耳其政府亦告知目前不在土耳其的荷蘭大使,要求他不要回到土耳其。

當天結束之時,兩國關係已嚴重惡化,雙方也都不禁揣想,為何惡化的速度會這麼快?

居於荷蘭、具有土耳其背景的人約有40萬,許多人也有權在土耳其投票;以人數來看,進行幾次公投宣傳似乎相當合理,荷蘭政府亦聲稱,並不反對舉行告知民眾公投訊息的會議。然而,這類參訪的計畫,亦觸動了荷蘭的敏感神經;埃爾多安在非穆斯林荷蘭人之間極度不受支持,土耳其荷蘭人大多支持他,也讓他們相當憂心。

荷蘭即將於3月15日進行全國選舉,對伊斯蘭的焦慮亦為選舉的主軸之一,使得緊繃更增一層。極右派、民粹派、反穆斯林的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身屬相當有機會拿下最多票數的自由黨(PVV),數週以來,他一直要求阻擋土耳其官員在荷蘭進行公投宣傳。其他主流政黨亦採行類似立場。摩洛哥裔的鹿特丹市長阿布塔勒布(Ahmed Aboutaleb)曾警告,他不會允許任何伴隨大型示威活動的土耳其官員造訪行程。

但在土耳其,大多數人認為這樣的反應十分偽善。許多土耳其人指出,土耳其和西方國家都將庫德工人黨(PKK)視為恐怖組織,但庫德工人黨的運動人士卻可以在荷蘭等歐洲國家舉行示感。

卡雅被荷蘭警方阻擋之時,指控警方違反了「民主、人權和國際法」;土耳其人亦將政府官員受到扣留,視為不可接受的羞辱。就連土耳其主要反對黨的領袖奎里達歐魯(Kemal Kilicdaroglu),亦與埃爾多安站上同一陣線,認為荷蘭的行為應當受到制裁。

荷蘭並不是唯一一個禁止官方公投宣傳的歐洲國家。

3月10日,瑞士和奧地利阻擋土耳其政治人物在國內舉行活動。本月稍早,數座德國城鎮當局亦以安全考量為由,取消了土耳其官員計畫的活動。

德國在活動取消之際,亦十分憂心傑爾(Deniz Yücel)的未來;傑爾為德國《世界報》的記者,於2月在土耳其遭逮捕,至今仍在拘留之中。他被控替恐怖組織進行宣傳並煽動暴力,德國政府己呼籲釋放傑爾。

面對德國的禁令,埃爾多安亦指控德國當局使用「納粹手段」。德國總統梅克爾表示,埃爾多安的比喻貶低了納粹受害者所遭逢的苦痛,「要對這類錯誤的言論進行嚴肅評論,幾乎不可能。」

卡雅被送回德國之後,阿布塔勒布指控,土耳其領事曾表示當天不會有官員到訪。阿布塔勒布亦指出,卡雅及隨行人員,利用不同的車隊前往鹿特丹以迴避警方。

樂見這場外交風暴的其中一個人,就是荷蘭極右派的懷爾德斯。他在推特中讚賞政府阻擋卡夫索格魯,也認為那是自由黨的功勞;這次衝突必定提升了他勝選的機會。

另一位獲益的政治人物,則是埃爾多安;土耳其歐盟事務部長契利克(Omer Celik)於3月11日表示,荷蘭禁令增加了公投通過的機會。(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