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人樂隊的新聞初衷:重新探索媒體價值

精華簡文

一人樂隊的新聞初衷:重新探索媒體價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789

一人樂隊的新聞初衷:重新探索媒體價值

Web Only

年初以來,幾份新聞產業數位轉型報告出爐,各由不同角度,探索當下媒體創新的關鍵挑戰;從這些聰明而焦慮的腦袋裡,我們能看見何種媒體地景?能否預見五年後的新聞版圖?

1704年,美國第一份連續發行的報紙《波士頓新聞信》創刊,出版者是一位郵局局長。

1785年,現代獨立報業始祖英國《泰晤士報》開機印行,創辦人是一名潦倒的保險業務員,改行推銷印刷機而動念辦報。

1833年,美國第一份成功的大眾報紙《紐約太陽報》面世,發行人是二十三歲青年班哲明.戴(Benjamin Day),售價一分錢,開啟廣告優先的媒體模式。

1870年,日本最早的報紙《橫濱新聞》發刊,實際經營者是審查外國書刊的官員子安峻,他後來又創辦了《讀賣新聞》。

至於台灣,戰前與戰後各有一份《民報》,分別由林獻堂等留日學生、留美青年博士林茂生創設,前者與「台灣文化運動」息息相關,後者是戰後初期最重要的民營報紙,都在歷史與政治層面寫下重要篇章。

三百年時光,猶如高速輪轉印刷機,無論基於商業或理念動機,原本極具個人色彩的新聞業,近一世紀演變為高度資本化、專業化的產業,分工細密,科層複雜,動員資金及技術日益龐鉅。

以黎智英來台創辦《蘋果日報》為例,當年號稱籌資五十億台幣、招募上千名員工;《壹傳媒》一度打算打包脫手之際,開價高達175億元。換言之,只憑藉一己熱情創辦媒體的年代,似乎遙不可及。

然而,時代有其殘忍幽默,網路內容的免費浪潮,加上科技巨頭鯨吞廣告市場,快速衝激新聞產業的兩大營運支柱,一方面,大型傳播組織努力嘗試轉型,另一方面,個人媒體創業再次可能,也讓人重新發現「資訊」的價值核心。

提莫曼(Luke Timmerman)是一名生物科技的專業記者,2015年,他開辦了線上媒體《提莫曼報告》,專門提供生技產業的新聞與分析,剛開始,每年訂閱費用一百美元,十個月內就吸引上千名訂戶;滿周年之際,他調高年費為149元,訂戶意願絲毫不受影響。

目前而言,他似乎找到合理的經營模式;最大困擾是除了幾名特約作者,他是該媒體的唯一記者,同時身兼老闆、業務員及客服專員。當他的訂戶忘記密碼,或因技術問題無法登入,他必須馬上放下手邊工作,遠端排除疑難雜症,因為這些小問題,卻是影響客戶是否續訂的大問題。

他認為,像他這樣的新聞個體戶,除了必須具備某種專業背景,更應將數位媒體經營想像成一種「實體商店」,他會親自拜訪客戶,與他們握手,聆聽閱讀經驗,他會在個人Twitter、《富比士》雜誌專欄,或他的線上廣播Podcast裡,維持一定訊息曝光。

提莫曼當然不是唯一案例,有趣的是,啟發他獨立創業的作者,是一名長住台灣的科技及媒體產業專家湯姆生(Ben Thompson)。

湯姆生曾在蘋果、微軟工作,也是開源軟體WordPress的開發者之一,2014年,他創設個人網站「Stratechery」,專注於科技產業策略分析,尤其亞洲市場。雖然他長住台北市,但在矽谷科技圈擁有大批讀者,網站文章採取「試閱+訂戶」的freemium模式:部分免費,部分限定訂戶閱讀,每月十美元或每年一百美元,目前訂戶超過兩千人。

他除了固定發布Podcast,吸引訂閱的另外一大誘因是,訂戶可以進入他經營的網站討論區,與散布全球的科技產業工作者齊聚對話,其中不乏業內大咖,當然包括湯姆生本人。

無論是提莫曼或湯姆生,他們讓人看見新聞業萌芽時期的原型:「訊息」如何成為媒合人群、意見交流的黏著劑;此外,他們也找到專業工作者切入利基市場的途徑,進而證明資訊有價,而部分價值來自無形的服務。

此一原型擴大發展,《華盛頓郵報》 離職記者合組的政治媒體Politico、《華爾街日報》記者萊辛(Jessica Lessin)創辦的科技新聞網站The Information,都是個人專業出發、重返小組織、生產垂直內容、塑造高黏度社群的經營模式。

當然,與三百年前的祖師爺們相較,這些個人色彩濃厚的新聞媒體,提供五個反差參照:

一、新聞業萌芽之初,驅動報紙發展的社會因素各有不同,有些是迎合市民社會與工業時代的需求,提供尚屬新鮮的議會辯論紀錄或聳動社會新聞;有些則是鼓吹民主意識、以政治理念發揮影響力。

現今,隨著時代沖刷,上述因素已不再獨特,媒體必須同時經營「深度內容」與「深度關係」,才有機會讓讀者買單。

二、關於深度內容,以湯姆生為例,他的強項在於詮釋科技產業事件的背後意義,同時畫出簡單易懂的圖表,佐證他的論點,並從中萃取單一新聞的影響或趨勢;The Information則是靠著紮實的人脈、對議題脈絡的掌握,寫出量少質精的獨家報導。

三、關於深度關係,套用提莫曼的話,他希望自己像是「社區鄰居的3C商店老闆」,認真回應訂戶意見,才能培養讀者忠誠度。至於The Information的萊辛,不時親自寫信與讀者溝通,包括未付費的電子信讀者,熱情但恰如其分推薦他們的內容或活動。至於湯姆生的會員專屬討論區,更是深度經營人脈連結的例證。

四、自律與信賴感,更是這類小型媒體的關鍵資產。湯姆生每週固定發表一篇免費文章、三篇會員限定文章,每篇平均約一千八百字;而且他在網站清楚宣告寫作原則,他的文章絕未接受企業贊助、他絕未擁有筆下任何企業的股票、他出差採訪的行程費用全數自己買單,這是網友願意信任並加入訂閱的重要誘因。

五、新聞工作者直接經營讀者、爭取付費支持,已是廣告失效年代的另一曲徑,無論是提莫曼效法湯姆生,或是巴西記者學習 Politico模式,開辦名為Poder360的政治新聞網站,都讓人看見複製發酵中的媒體效應。

《哥倫比亞新聞評論》最近與《國家》雜誌合作的專題裡,提及新聞付費趨勢的隱憂是另一種「資訊落差」,有能力付費的讀者,得以閱讀品質較高的新聞、經濟能力較差的讀者,只能身陷農場文或假新聞的無窮迴圈裡。

此一擔憂並非全無道理,但該文也提及,「新聞免費模式」已確定行不通,必須另闢蹊徑。無論台灣或歐美,若想繞過收費牆,避免資訊的貧富落差,只能改走讀者贊助模式或企業募資模式;換言之,交換動機必須從「利己」改為「利他」,實現難度不會更輕鬆。

重要的是,無論訂閱、贊助或募資模式,最終仍須回歸內容品質與媒體精神。就像提莫曼自陳,他做了一堆與新聞無關的客服、業務工作,為了能採寫他真正想要的報導。或如媒體專欄作者達特(Ken Doctor)今年初的評論:新聞媒體必須與讀者重新簽訂「社會契約」,讀者負責讓媒體保持可信,媒體負責讓權勢者保持可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