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Motherhouse創辦人山口繪理子:放棄的話,夢想就真的只是場夢

精華簡文

Motherhouse創辦人山口繪理子:放棄的話,夢想就真的只是場夢

圖片來源:Motherhouse提供

瀏覽數

6666

Motherhouse創辦人山口繪理子:放棄的話,夢想就真的只是場夢

Web Only

24歲在孟加拉創業,日本創業家山口繪理子被《日經Business》選為「創造時代的百大人物」思想類第1名,「從一開始就把外在因素當理由的人,是無法從0創造1的,」她分享。

2017過年前夕,在璀璨絢麗的香港K11藝術購物中心裡,山口繪理子劃掉夢想清單上的其中一項:在精品百貨開店。

這是個頭嬌小、皮膚白皙的她,正值24歲的花樣年華時,一個人在孟加拉創辦品牌Motherhouse所寫下的目標。11年後,Motherhouse成為當地第4大工廠,這家店更是繼日本銀座、台灣統一時代百貨、香港誠品後的第29間實體店。

一只繫著精緻紗麗花巾的「花瓣」系列手提包,要價上萬元,來自離台灣3000多公里遠、孟加拉職人工匠的用心。(Motherhouse提供)

從華盛頓到孟加拉

2003年,就讀大四的山口到華盛頓的美洲開發銀行實習時,不甘心只是算數字、寫預算書,「若沒有親眼見到開發中國家的實際狀況,怎麼知道援助是否真的發揮作用?」她在自傳《以愛創業》寫道。於是,她選擇了當時亞洲最窮的國家──孟加拉,作為落實夢想的第一站。

當時的孟加拉,3成人民的生活水準低於貧窮線,總人口雖超過1億3千萬人,卻沒有可以營利致富的主要產業。班上女同學懷孕後,只能休學回到家暴丈夫身邊;貧民被執政黨和在野黨收買,淪為上街抗爭、流血死亡的魁儡,貪汙蔓延各地。人們為了生存而無奈地活著,她卻無法改變任何事,直到某天在街上,遇見改變山口一生的原料:黃麻。

初見黃麻

被當地人譽為「黃金纖維」的黃麻,可以吸收比棉花還多6倍的二氧化碳,丟棄後又能完全回歸自然,在孟加拉和印度的產量出口就佔了全球9成,卻只被當作裝咖啡豆的袋子。山口迸出一個想法:我想用黃麻做出可愛的包包、屬於精品的包包、所有人看到就想買的包包!

這也成為她創業的商業模式:發掘當地材料,做出讓先進國家接受、甚至成為追求品味的象徵,創造與先進國家對等的商業活動。2006年,Motherhouse正式成立。

「先進國家的市場真的非常殘酷,每天都會有人被淘汰。不能只依賴『社會企業』這個光環,要有完全靠產品贏下去的氣概、以及能贏下去的結果,這兩者都是必要的,」山口對《天下》說。

孟加拉水災不斷,黃麻(圖中包包原料)仍能藉由洪水帶來的肥水土壤成長,也成為Motherhouse將阻力轉換成動力的精神。(Motherhouse提供)

她開始當起設計師,結合黃麻和牛皮,拿著皮革手提包草圖四處拜訪工廠、回到日本設公司、架網站,甚至回日本工匠學校進行一對一的魔鬼職人訓練,逐一解決所有經營和設計的大小難題。

7天遷廠驚魂記

在創業第3年,她卻狠狠跌了一跤。孟加拉最重要的合夥人突然離職,靠著合夥人的人脈借來的工廠,要求她在7天內搬離,員工們也被迫失去工作和住處,連帶影響整條產線。

「好幾次感覺公司要倒了,但這是最嚴重的其中一次,」曾在高盛投行工作、於創業第2年加入Motherhouse的副社長山崎大祐說。山口整夜大哭和失眠,但隔天一早就搭著人力車上街找臨時工廠。

面對貪婪的社會型態,她在外一再被拒絕,對內卻還是帶著笑臉告訴員工們一切運作正常。直到請剛加入的當地經理幫忙,才找到臨時工廠和新廠,在兩週後恢復正常生產。

雖然不知道明天又會有什麼意外,但「從一開始就把外在因素當理由的人,是無法從0創造1,把事業繼續做下去的,」山口說。

山口一年大半時間都與員工們一起在現場。去年10月在孟加拉曬乾木製扣環、2月在斯里蘭卡學做珠寶,3月則現身在印尼日惹的森林尋找設計靈感。(Motherhouse提供)

一路披荊斬棘,Motherhouse成功做到不追求低價量產的規模經濟,而是生產附加價值最高的高品質產品。

孟加拉工廠至今已有200名員工,Motherhouse也確實讓這些國家變得不一樣了。員工能拿到優於當地一般工作者2倍以上的薪資、健檢,甚至還有無利息企業貸款。

一位27歲的Motherhouse操作員去年對《朝日新聞》說,「我現在對家裡收入有貢獻了,我們住在一個有冰箱和電視的大房間,」甚至買下一塊地要蓋新家。

「山口很有突破力。在發展中國家嚴峻的環境下工作,讓她有扭轉危機狀況的能力,和相信自己到底的行動力,」山崎說。

什麼都怕,但最怕自己放棄

她的這份堅毅,來自成長經歷。

國小時期曾遭霸凌、之後苦練柔道,經歷多次流汗、流血的挑戰後,承受高度精神和體力壓力的她,最終拿下日本少年奧林匹克全國第7名。這些成長歷程,練就出她堅持到底,就做得到的力量。

只要真心相信自己能做到更多,就能做到比現在更多的事。

其實,山口什麼都很怕,創業以來哭過不下30次,但如果哭完就放棄,就只剩下乾掉的淚水。她最害怕的,或許是自己不再堅持下去,所以至今都在努力往前走。

「我覺得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女性,都比男性更加對自己沒信心,」山口說,「但只要真心地相信自己能做到更多、有更大可能性的話,就能做到比現在更多的事。」

從創業初期就經歷工廠被搬空、負責人失聯,甚至長期相處、一起製作包包的伙伴,成為打威脅電話的人。山口也曾懷疑自己是能否相信別人,但「沒有人是因為存心背叛而背叛人,是這個必須背叛才能生存的社會扭曲了人,」她在自傳中寫道。

山崎也提到,身為一個經營者,「她沒有一些無聊的偏見或成見,因此能夠相信開發中國家的人與素材的可能性,問一些直達本質的問題。」

學會不再單打獨鬥

剛慶祝成立滿11週年的Motherhouse,產地從原本的孟加拉,擴展至尼泊爾、印尼和斯里蘭卡。產品更從手提包,擴展到自養蠶絲加上植物草木染的圍巾;印尼傳統技術做成的珠寶、斯里蘭卡彩色珠寶,「每一個產品都是使用當地的素材,我自己到現場和當地工匠一起研製的,」山口說。

孟加拉工廠已經從她自己1個人、6個人,擴大到含產地共300名員工。Motherhouse也定期舉辦邀請顧客到產地的體驗之旅。(Motherhouse提供)

「山口從一個單打獨鬥的創業者,變成重視團隊合作的經營者,」從大學就認識山口的山崎說,「我覺得Motherhouse讓她感受到和大家一起實現夢想的喜悅,現在她會去思考『怎樣才能讓團隊的力量更大?』」

下一個更大的夢

「Motherhouse是以社會性與商業性的共存為目標的公司,我們是這個領域的先驅者,想要創造出一條未來的年輕人會視為目標的道路,」山口說。

現在的她,已寫下更大的夢想:站穩在綜合時尚中的品牌地位。

「歐洲對亞洲的評價經常過低,特別是在時尚界,」山口說,「亞洲擁有的色彩、獨特的躍動感,很多元素還未完全傳遞到全世界,所以我們容易被動地接受歐洲時尚元素,我們要把亞洲的價值表現給全世界看,這還有保持文化均衡的意義。」

創業11年,愈來愈多與她懷有相同理想的伙伴加入,「在放棄的那一刻,夢想就真的只能化為一場夢。即使只有0.0001%的可能性,也要堅持下去,」她曾說。(Motherhouse提供)

畫面回到拿著一張機票,就無畏地飛到孟加拉的年輕女孩,完成夢想的路沒有捷徑,只因她從不忘記要繼續前進。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