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高中籃球之星高國豪:往夢想更近一步,再困難也要挑戰

精華簡文

高中籃球之星高國豪:往夢想更近一步,再困難也要挑戰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9412

高中籃球之星高國豪:往夢想更近一步,再困難也要挑戰

Web Only

高中籃球聯賽(HBL)男子組史上第一位兩度獲得MVP的球員高國豪,是一個來自宜蘭蘇澳的泰雅族男孩。從籃球身上學到了,就算遇到困難也不放棄的勇氣。未來,他要走向美國,挑戰極限。

「嗶!」終場哨聲響起,坐滿1萬5千人的小巨蛋,爆出「轟」的歡呼聲,四面八方拋下的綠色彩帶,象徵著高中籃球聯賽(HBL)賽季終了,也是松山高中拿下冠軍的宣示。

松山高中4號控球後衛高國豪,無疑是當天場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物,靠著神準的三分球和敏捷地運球、切入禁區,一個人拿下38分,讓松山高中以74比62大勝南山高中。這場戰役,讓高國豪3年的高中生涯,拿下第2座HBL冠軍,更成為HBL男子組史上第一位兩度獲得MVP(最有價值球員)的球員。

沒有球衣和球場的襯托,穿著便服帽T的高國豪,就是印象中高中男生的樣子:害羞靦腆,愛講冷笑話。距離比賽結束才過了兩天,他接受《天下》採訪,整個賽季下來,密集的訓練讓高國豪每天只睡5個小時,他眼皮看來有些沉重。

因為「外面的世界很大,國外選手強的很多」,高國豪會想去美國,就是因為想著要不斷挑戰自己,讓每天的自己都比昨天進步。

總決賽當晚,高國豪說自己累得只想躺在床上,卻又異常興奮睡不著,還爬起來看比賽重播,「看到一半想睡,但還是有幾球驚醒,覺得欸打得不錯,」這個來自宜蘭蘇澳的泰雅族少年,他害羞地來回摸著平頭,露出微笑。

問他的心得,他連續說了兩次不容易。儘管是眾人眼中的天才球員,有這樣的成績,他覺得不容易,也始料未及。

跟著哥哥拍球  籃球陪長大 

2015年的HBL總決賽是轉捩點。松山高中對上了連續20勝的泰山高中,才高一的菜鳥新人高國豪硬生生碰上從小一起打球的三哥高國強,卻沒有退讓。當年高國豪整場拿下23分,幫助松山高中逆轉勝,更寫下繼周士淵後的MVP跟新人王雙料紀錄。

高國豪從小跟著哥哥打籃球,進入光復國小籃球校隊後,更珍惜練球的機會,抓緊時間苦練球技。

那年,是高國強最後一年賽季,「我第四節追平比分時,就想為他(高國強)哭。家人來看球賽我哭;他輸我也難過;我拿到冠軍開心,也想哭。這心情很複雜,就像肚子很多調味料,五味雜陳,」高國豪當時還抱了高國強說聲不好意思,語氣中流露深厚情誼。

每次比賽前,高國豪習慣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你要相信自己,加油,你可以的!」再跟鏡子裡的高國豪擊掌。

家中因為只有父親工作,靠一人薪水養4個孩子。從幼稚園開始,沒有額外經費負擔娛樂支出,籃球就是他和3個哥哥從小到高中的娛樂。小時候哥哥帶著他就往球場跑發洩精力,高國豪也似懂非懂地跟在哥哥屁股後面拍球,也還不知道,他講的每一句話,都有籃球;他人生走的每一步,也都有籃球。

蘇澳國小一年級時,高國豪只會模仿哥哥打籃球的動作,等著被哥哥和高年級學生「電」的份。但他不認輸,三年級時還直嚷著要加入籃球隊,但因為年紀太小沒有資格,卻還是乖乖在球場邊跟著練習。

追火車通勤  苦練球技  

一場辦在宜蘭的金媽祖盃籃球賽,宜蘭光復國小的籃球教練看見了高國豪的天分,於是,高國強和高國豪,就這樣一起轉學到光復國小。那年,他才10歲。每天早上5點多得起床,從蘇澳搭1個小時的火車到學校,趕早上7點的練習。

「偶爾會睡過頭或睡過站啊,睡過站的話只能再搭回家打電話給教練,說我們會晚點到,但他們都練完了,我和哥哥只好去吃早餐,」連自己都覺得荒謬,高國豪不禁拍手大笑。

高國豪與松山高中籃球隊友同心協力,拿下105學年度HBL冠軍金盃,榮獲隊史第5冠。

就算每天通勤時間超過2個小時,早晚也有練習時間,每節下課鐘響,高國豪立刻從教室飛奔到體育館佔場地,每次搶第一,因為打球的時間只能多,不能少。五年級,身高172公分的他,就已經可以灌籃。

原來左撇子的他,為了讓自己更強,從國中開始練習右手打球。每天左、右手一個動作各運200下,維持一個月,次數逐月遞減,習慣了就換另一種動作。到現在左右開弓上籃、運球、傳球運用自如,都是這樣練成。

爆發力優勢 吸睛全場

第43屆全國少年籃賽,他才六年級,卻橫掃全場目光,到了國中,也連打3季國中籃球聯賽(JHBL)。從國小到國中,高國豪始終是進攻型明星球員。從小就跟大學生或社會人士一起打球,形塑出他超齡成熟的華麗球技,加上天生的爆發力,都是優勢。

高國豪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就算比賽打不好,反而去檢討問題,試著讓自己更進步。他堅信每一天一點點的累積,都能讓自己的技巧更臻成熟完整。

松山高中籃球隊教練黃萬隆說,當年就是高國豪外放、難以掌控的爆發力,吸引他將高國豪納入團隊。但這樣的優勢,卻讓高國豪感到疲累。「我國中根本是從1號打到5號,一個人再厲害也不可能一打五阿,除非你是葉問,」那時的高國豪只曉得單打獨鬥,不懂防守,也不懂團隊。

黃萬隆解釋,高國豪很會爆衝,「但我們的工作是把他拉回來,給他更多空間發揮他的天分,不能限制他,而是允許他犯錯,在他習慣的模式中慢慢融入松山的體系。」而黃萬隆也透過三年不同的培訓目標,建立互信與授權,讓高國豪成功成為帶領球隊邁向成功的領導球員。

硬著頭皮苦練 學用腦打球

直到加入松山高中,高國豪才學會團隊和防守概念,也知道不能只用身體跟人拚命,該用頭腦、戰略去打球。並思考過程中怎麼做出快速變化與反應,還要學會隊友之間如何配合。

進到8強的松山高中,有自己一套訓練項目,強度自然是國中的好幾倍,高國豪只能硬著頭皮適應。他的身高,到現在是178公分,在籃壇算是矮個子,知道自己體能條件不足,他努力補足差距。每天早晚加起來的練球時間,是5到6小時,練完球,他自己留下來,多投200顆球是家常便飯。

松山高中教練黃萬隆(右)看中高國豪的爆發力優勢,透過三年培訓將高國豪栽培為帶領球隊邁向成功的領導球員。

高一還因為某一週持續多投了300顆,手的肌肉變得緊繃,得重新調整投球姿勢。就算賽季的練習時間往往拖到晚上9點,他還是留下來自主練習,五分鐘也好。

就連被稱為鐵血教練的黃萬隆也同意,高國豪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就算比賽打不好,反而去檢討問題,試著讓自己更進步。他也看NBA球星的比賽影片學球技,選擇拆解動作,觀察細節,從腳步移動慢慢加強,他堅信每一天一點點的累積,都能讓自己的技巧更臻成熟完整。

但高強度的練習與比賽壓力,對18歲的他來說,也很難承受。「每次都累到說不想打了,」但有趣的是,想放棄的時候,高國豪就回想自己喜歡籃球的初衷,反而跑回球場上自己練投。投進空心球的剎那,籃球精準落下籃網時的唰唰聲,倒像是療癒的過程。

不斷挑戰自己 眼光看向美國

除了籃球外,他其實還喜歡唱歌,高國豪笑說,來到松山,因為吼得聲嘶力竭,喉嚨都喊啞了,「現在假音發不太出來,但為了籃球我喉嚨可以犧牲掉沒關係。」

一路上,高國豪都是眾人的鎂光燈焦點,但什麼稱號或眼光,他不在乎。「外面的世界很大,國外選手強的很多,我只是幾百萬分之一吧,我自己覺得我還太差,」他說高中畢業只是開始,會想去美國,就是因為想著要不斷挑戰自己,讓每天的自己都比昨天進步。

想放棄的時候,高國豪就回想自己喜歡籃球的初衷,反而跑回球場上自己練投。投進空心球的剎那,籃球精準落下籃網時的唰唰聲,倒像是療癒的過程。

「有8、9成是環境造就了我,」他只說自己的抗壓性和成熟,都來自環境。黃萬隆妻子林富美說,從小高國豪就有很長的時間待在學校,和很多老師相處,自然應對上都比同齡成熟,心理素質也比較強。但倒不如說是籃球,讓他有面對困難的勇氣與態度。

他一路被看見,也讓他眼光更遠。從蘇澳到宜蘭再到台北,接著眼光看向美國。每次比賽前,高國豪習慣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你要相信自己,加油,你可以的!」再跟鏡子裡的高國豪擊掌。每一次的映照和擊掌,代表著這個輪廓深邃的泰雅族大男孩,往夢想更前進一步的機會,而他是如此珍惜,不輕易放棄。(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