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亞洲私募傳奇女王/只剩眼皮能動,卻活出強悍而美麗的人生

精華簡文

亞洲私募傳奇女王/只剩眼皮能動,卻活出強悍而美麗的人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1725

亞洲私募傳奇女王/只剩眼皮能動,卻活出強悍而美麗的人生

時報出版

王樂怡有位知名度極高的父親——台灣創投先驅、怡和創投董事長王伯元。但在美國長大的王樂怡,超越父親成就,更被媒體封為「亞洲募資女王」。 2010年,年僅39歲的她卻罹患了嚴重的腦幹中風。昏迷兩天後,活了下來,卻被診斷為閉鎖症候群的患者,這意謂著她擁有清晰的意識,卻說不出話來,全身上下只剩下眼皮能動……

王樂怡,1971年1月14日誕生於紐約州的金士頓市,父母眼中的孝順長女。15歲時,母親不幸過世,樂怡埋首學業,贏得了人所稱羨的機會,進入史丹佛大學、高盛集團和哈佛商學院。而後,她也在2005年創立私募股權投資公司。

2004年,嫁給了最要好的朋友,同時也是投資高手的同事Kabir Misra。在2010年,她與Kabir,以及他們的兩個美麗的孩子,四歲大的Marat(小名Ton Ton)與四個月大的Madyn(小名Caillou),在香港開心地工作,過著充實的生活。

2010年的4月26日,年僅39歲的樂怡罹患了嚴重的腦幹中風。經歷兩天的昏迷,她活了下來,卻被診斷為閉鎖症候群的患者,這意謂著她擁有清晰的意識,卻說不出話來,也無法移動,成為一個無法說話的四肢癱瘓者。

然而,在樂怡丈夫Kabir Misra眼中,就是在她中風之後,她本質上從來沒有改變。

「不論中風前後,樂怡仍是相同的那個人。從肉眼她看起來也許不太一樣,不過骨子裡,她是同樣的一個人。她是最棒的太太也是最棒的媽媽,對如何養育她的孩子們擁有驚人的直覺。她是個令人激賞的朋友,並且由於中風而交了許多新的朋友,同時她仍致力維繫她的老朋友。她是位偉大的女生意家,並且持續幫助AA、她的父親以及軟體銀行。她是位傑出的企劃師及管理者,而且即使到今天,仍然持續保持同樣的狀態。」

樂怡利用Dynavox系統透過眨動眼皮書寫,並花了兩年時間寫下,她從巔峰倒下後,如何用只剩眼皮能自主的身軀,繼續活出強悍而美麗的人生。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眨眼CEO:亞洲私募基金傳奇女王-王樂怡的生命故事》

生病了

我不記得任何事─不記得怎麼發生,不記得昏迷過去,也不記得訪客的匆忙。我的中風發生於腦部的底層,因動脈撕裂以及腦部缺氧所造成。醒來時我全身癱瘓,無法言語,或以醫學術語來說就是「失語四肢癱瘓(Mute Quadriplegia)」。

我是一個困在自己身體裡的囚犯。我無法說話,頸部以下動彈不得。我被診斷為閉鎖症候群的患者,這種症狀我先前在《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裡讀到過,「症狀」一詞根本不適合形容一個人的整個人生被撕碎的情況。

在人們委婉地稱為意外發生的前一晚,我正在香港當地的一家韓國食堂阿里郎烤著肉,喝著燒酎(韓國米酒)。誰知道我與KKR亞洲私募基金負責人珍妮絲和喬‧貝,以及德太亞洲(TPG Asia)私募基金負責人雅娜和史蒂芬‧皮爾的餐敘,竟會成為我最後的晚餐。

與兩家私募基金的重量級人士共進晚餐是件很稀鬆平常的事,畢竟外籍人士的社群是那麼地小。誰又會知道,我第二天醒來,竟然會變成得用雙眼打字的失語癱瘓者呢?

不過,我想為了卡畢爾和我的兩個兒子唐唐(Ton Ton) 和凱凱(Caillou)活著。在我中風當時,Ton Ton才四歲,而Caillou僅僅四個月大。

尊嚴

身為一個失語的四肢癱瘓者,你得不到什麼尊嚴。你會有看護替你打掃、幫你洗澡,不過當你被人擦著身體,你就喪失了獨立性以及尊嚴。你會永無止境地重複說著「別像對待動物或是無生物那樣對待我」,因為那就是你的感受。即使看護們人都很好,當你無法與他們溝通時,你會感覺很差。

挫折

兩年後我照了張電腦斷層掃描,結果顯示我的假性動脈瘤已然增大了,而且有個新的瘤也已形成。醫生不知道原因為何,結果我變得害怕所有病痛,因為我覺得我的努力都白費了。

這樣的結果嚴重打擊我幹勁,因為我是那麼努力地去活著,然而不論怎樣我可能還是會死。最後的結果顯示,這一切是個誤會,讓我體悟我必須要用自己的方式更加小心謹慎地照顧自己,而且我永遠都不能放棄。

迪士尼樂園

到迪士尼樂園的旅行讓我有所領悟。他們對待我的方式彷彿我又是原來那個樂怡。我得以乘坐所有的遊樂設施而不用排隊。每個設施都有無障礙通道,而且服務員人超好。我一點都不覺得匆忙或者是自己不屬於這裡。我得被人搬進雲霄飛車、跳傘基地、水上遊樂設施、以及其他設備。我的看護凡妮莎以及保母波塔(Berta)讓我的旅程得以圓滿成功。

這是第一次,我能將自己的缺陷視為優勢,並且沒有讓殘疾定義我自己。我的整個世界全面開展,因為我不再懼怕。我也得以與孩子們產生連繫。這是馬迪恩第一次而馬拉第二次到迪士尼樂園,所以我得和他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經過了這次突破,我得以考慮商業航班以及雞尾酒會,這些全部都是我之前所極力避免的事物。隔年我又再去了一次迪士尼樂園,而我的感覺與上次一樣棒。我現在發現地球上我自己最快樂的私家地點了。

禮物

毅力一直以來就是我最恆常不變的特質。到史丹佛大學,進入哈佛,開辦我自己的公司,以及現在做復健,我都必須意志堅定,且得要有個讓自己為此而活的理由。再怎麼疲倦或生病,我總是很努力。我不屈不撓地追求康復。神給了我毅力作為禮物。我知道我能被療癒,因為祂的本質就是癒療。我不擔心我無法恢復,我照著自己緩慢的步調而有所進展,從踏出最初的幾步,到能夠移動大拇指以茲證明。

鯤行投資(Asia Alternatives)

我曾在2006年共同創辦了一家投資管理公司叫鯤行投資(Asia Alternatives or “AA”)。馬顯麗是我的共同創辦人和朋友。她永不疲倦地給我支持,並且像對待昔日的樂怡那樣地對待我。她的兒子賈斯丁總是會給我一個擁抱。當我因中風昏倒時,和我在一塊的是我的另一位共同創業夥伴徐紅江,只要她在美國,總是跑來看我。當我在芝加哥醫院的時候,艾奇也跑來拜訪我。比爾尊敬我對公司的貢獻。我所有的夥伴彎腰向後來讓我覺得自己很正常,而我則用自己恢復的過程表達對他們的感激。現在,即便是坐著輪椅,我仍然能夠工作,也能拓展生意。在鯤行投資沒人把我當成殘廢。鯤行投資讓我知道我仍有價值,我腦部的刺激沒有隨著中風而停止。我仍享受著工作,而且我有自己所遺留的等待著我去創建。

這是我在2015年7月對這個團隊的演講:

「朋友、家人、以及同仁們,由於你們所有人的貢獻,鯤行投資才能夠走到今天這樣的局面。當我們慶祝10週年的同時,我回想起了2005年。當時我懷著唐唐,而鯤行投資只是個概念。我想起在馬顯麗的餐桌上設計出鯤行投資的第一份簡報。在那個時候,鯤行投資根本沒有名字。我們給它起了個紅毛衣的代號。在怡和大廈,我與莫妮卡和譚美打造了第一間在香港的辦公室。比爾記得我們開的第一次會議,當時我還得在衣服下給唐唐擠母乳。現在我回顧過往,鯤行投資就像是我的嬰兒,看看現在它已經長成了什麼樣子。接著來的是在北京的維樂莉,她當時甚至還沒有三個孩子,只有海伍德。再來是普拉尼特,我記得他給唐唐一大堆《全面進化》(Ben 10, 少年英雄田小班)的隨身用具。我當時為了兩個嬰兒忙得不可開交,不過一切都很值得。接下來是珍,她透過我的房地產中介從灣區搬到了香港。比爾一開始是顧問,沒在鯤行投資上班。然後我們招募了阿奇。他的個子或許矮小,不過他卻是個私募基金的巨人。2010年4月26日,我在會議上昏倒,徐紅江衝著送我到醫院去。我嚴重地中風,儘管認知能力完好無缺,但我四肢癱瘓且難以言語。雖然我還沒有見過所有人,但我仍很感激每個人試著讓我感到如同正常人一般。我很感謝我的嬰兒鯤行投資,現在已長大成為青少年。在鯤行投資沒有人把我當成殘障對待,而讓我仍然能夠為其青少年時期的成長作出貢獻。最後,我想要謝謝馬顯麗和徐紅江成為我最棒的伙伴。他們總是支持我,來看我,而且所付出的超出且遠遠超越他們的職責所在。你們全都是我的家人,而要養大這個孩子得靠全村的力量,所以讓我們將這個青少年養育成人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