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佐賀阿嬤教我, 對別人好要假裝是不小心的

精華簡文

佐賀阿嬤教我, 對別人好要假裝是不小心的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5429

佐賀阿嬤教我, 對別人好要假裝是不小心的

時報出版

《佐賀的超級阿嬤》作者島田洋七,他是漫才諧星藝人,為了照顧中風的岳母,在故鄉佐賀找地建屋,全家從東京搬回佐賀,就此開啟充滿歡笑和淚水的14年漫長照護歲月。島田洋七認為,照護老人反而是自己學會如何老去的契機、是重溫親子關係的機會,因為有機會向父母撒嬌的人,是最幸福的。

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我和老婆站在偌大的田地裡。那是一塊鄰近佐賀機場的海埔新生地,老婆突然被我帶到一幢興建中的房屋前,當時一臉訝異地望著我。
「那是我的房子喔。」

我對老婆這樣解釋,但她只回我一句:「少騙人了。」她大概以為我又像平常一樣開玩笑吧。不過,那幢興建中的屋子,確確實實是我的家。

「沒騙你啦,你看,上面不是寫著『德永邸』(德永昭廣是島田洋七的本名。)嗎?」

老婆確認工程告示牌上寫著我的本名後, 總算明白我在說什麼了。

我沒有跟老婆商量,就決定在佐賀蓋房子。

會這麼做是因為老婆住在佐賀的媽媽病倒了。為了照護媽媽,老婆從那天起得在東京自家與佐賀之間來回奔波。看著老婆日漸憔悴的面容,我決定在佐賀蓋新房子,舉家搬離東京。

但,問題是怎麼跟她說。

佐賀阿嬤教我的其中一件事情, 就是對別人好要假裝是不小心的。

比如說,帶點心去別人家裡時,我們的一句話就會讓對方的感受完全不同。「如果說:『這是我特地買的。』就會讓對方感到壓力,但如果是換成『因為有點買太多了,我們自己實在吃不完,想說請你們幫忙吃呢?』這種說法,對方也會比較輕鬆吧?」

對別人好時,千萬不要讓對方感到壓力,也不可以要求回報。這是佐賀阿嬤常掛在嘴邊的話。

「如果覺得對方關照過自己, 不妨趁著中元節或年終歲末時送禮。如果覺得自己受到的關照價值五千日圓,就送對方五千日圓的禮物;覺得自己受到的關照價值一萬日圓,就送對方一萬日圓的禮物。不要期待對方會回禮,就當作自己趁著中元節或年終歲末時表達一點心意。」

由於從小佐賀阿嬤就是這麼教我,所以我在送禮給別人時,總是會說:

「那天買太多了。」

給別人伴手禮時,也習慣說:

「當時剛好大特價啦。」

為老婆蓋新房子也是如此。

「你在佐賀和東京之間來回奔波,一定很辛苦吧,所以我才在佐賀蓋新房子啊。」

要是這樣說,老婆心裡肯定會很過意不去。因此,我決定不跟任何人商量,瞞著老婆找土地,偷偷蓋一間新房子。而遵照佐賀阿嬤的教誨蓋出來的房子,就像國中畢業之前住了八年的阿嬤家。

「老公,你的工作要怎麼辦?」

「工作啊,想做的話總會有辦法。如果東京有工作,我再從這裡過去就好。」

我本來就打算60歲之後回佐賀定居, 現在只是把計畫稍微提前,和老婆一起展開照護生活。

照護的對象是媽媽。

說是媽媽,其實是老婆的媽媽,雖然是丈母娘,但是我已經把她當成親生母親看待。也許是因為她和我母親年紀相同,都是大正11年(1922年)出生的緣故吧。

現代這個社會,或許大部分的人都想盡量和丈人、丈母娘、公公婆婆少見面。我也常聽人家說,中元節或過年陪老婆回娘家時,壓力實在不小。可是,我只要一有空就會回老婆的娘家走走。剛開始只有夫妻倆同行才會回去,但是去了幾次後,每當九州有工作,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一定會回老婆娘家看看。

老婆的娘家,是在有明海(九州最大的海灣,位於福岡縣、佐賀縣、長崎縣、熊本縣之間。)養殖海苔的漁夫家庭。因為不像公務員或一般上班族家庭那樣拘謹,所以相處起來十分輕鬆自在。聽還在世丈人說話非常有趣。

例如他總愛聊戰爭的話題。

每次回老婆娘家,丈人總會對我說起太平洋戰爭的當年勇。最常說的就是他當時被派往蘇門答臘,和敵軍交戰的豐功偉業。最有趣的是那些英勇事蹟都會愈說愈多。一開始明明說:「以前的戰車裝甲很薄,車身又小,我們6個人前後包夾摧毀了兩輛。」後來摧毀的數量愈說愈多,最後甚至增加到「摧毀了15輛戰車」。「爸,你說的數量跟之前不一樣欸。」一面聽,一面吐槽丈人的時光,已成了我最珍惜的回憶。

「人一旦肚子餓,什麼都能吃啊。」丈人也曾對我這樣說。

「戰爭期間不是不容易取得食物嗎?不過,蘇門答臘有叢林。要是肚子餓了,在我們眼裡,叢林裡的昆蟲和蛇全都是食物。那裡是很炎熱的國家,如果生吃這些東西可能會肚子痛,但只要烤過,什麼都能吃下肚。」

丈人說起陌生國度的事相當逗趣,總讓我聽得津津有味。我也很喜歡聽丈人聊起海上的經歷。由於丈人、丈母娘都不會喝酒,每次都是我一個人一邊喝,一邊聽兩位老人家談話到深夜。

我也會親自下廚,感謝二老願意和我開心暢談。吃完飯後,我通常會一個人外出喝酒,喝到三更半夜,直到清晨才回家。這是我每次回老婆娘家的固定行程。漁夫通常很早起,所以我也經常與出門捕魚的丈人擦身而過。

「你一直喝到現在哦!」

「是啊,有點喝過頭了。」

這樣的對話,已經不知道重複多少次了。

我每次都是在佐賀見到丈人,丈母娘倒是常常來東京找我們。

丈母娘喜愛相撲,一年會來東京玩兩次,觀賞兩國國技館舉辦的夏場所及秋場所的大相撲比賽。養殖海苔的工作到了夏季很清閒,所以丈母娘有時也會在我們家長住一個月左右。有時我會趁著不用工作的日子,帶喜歡泡溫泉的丈母娘去伊香保(群馬縣)或越後湯澤(新潟縣)來一趟溫泉之旅。開車前往溫泉途中,我就像說相聲一樣從頭到尾說個不停,常常逗得丈母娘哈哈大笑。

不少相聲演員除了在電視上或舞台上愛搞笑之外,私底下都很沉默寡言,我卻不一樣,平常就喜歡逗人發笑。每次見到丈母娘,也會不由自主地想逗她笑。或許是因為如此,她每次一看到我的臉,便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來。

每次一想起丈母娘的臉孔,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她的笑容。

不管是前往佐賀的娘家,或是去機場接她,一看到我的臉,她就立刻笑顏逐開。有時老遠就對我揮舞雙手,有時則像高中女生一樣要我大聲和她擊掌。丈母娘就是這麼開朗、無憂無慮的人。老婆或許是遺傳了丈母娘的優良血統,也是個樂天爽朗的人。

除此之外,丈母娘也很樂於助人。

例如,我家的愛犬生產時,剛出生的小狗必須兩小時餵一次奶,丈母娘一聽到後,在我還沒開口拜託之前就趕到東京,說:「要是不輪班,會睡眠不足吧。」就這樣替我們幫小狗餵奶到深夜。

丈母娘也是這世上我唯一能撒嬌的人。

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便過世了,而媽媽與丈人也在我快滿50歲時相繼離世。

人不論到了幾歲,最幸福的莫過於身邊還有長輩可依偎。我雖已是成熟的大人,人生一切大小事都由自己決定。然而,有時儘管心意已定,還是想要跟別人商量看看。這時,最值得信賴的對象就是丈母娘。只要丈母娘還健在,我不管活到幾歲都可以像個小孩子一樣。所以當丈母娘倒下的那一刻,我內心之所以如此驚惶不安,就是擔心自己將要失去這位可親的長輩了。

當我決定在佐賀蓋房子時,好幾次都希望能和丈母娘商量。因為我始終認為,既然要蓋一間方便照護丈母娘的房子,當然需要聆聽當事人,也就是丈母娘的意見。

我也沒辦法和藝人朋友們討論這件事。

那時,我寫的《佐賀的超級阿嬤》還未大賣, 自己也稱不上是當紅藝人。再說,照護丈母娘也不像我會做的事,實在很難說出口。就算告訴大家說我為了照護丈母娘而在佐賀蓋房子,大家也只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說我:「根本是想把老婆支開,自己在外面吃喝玩樂吧?」

如果丈母娘沒有生病,我就能跟她傾訴了。對我而言,丈母娘是如此珍貴的存在。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老媽,這次換我照顧你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