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三陽董事長張宏嘉:不會等著被解任

精華簡文

三陽董事長張宏嘉:不會等著被解任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9990

三陽董事長張宏嘉:不會等著被解任

天下雜誌617期

創辦家族失和、擴張過快讓財務惡化,導致股權四散,63年歷史的三陽工業,如今落入土地開發商之手,董監事將改選,張宏嘉不迴避經營權問題,「我自會有決定。」

第十屆國家卓越成就獎出爐,重回三陽工業的董事長張宏嘉獲獎,肯定他重振三陽野狼精神。但這項大獎可能是張宏嘉的畢業禮──讓人津津樂道的三陽王子復仇記將畫下句號。

十個月來,三陽人事大地震,總經理張永杰突申請退休,隨後,財務主管、發言人、連張宏嘉兼任的三陽轉投資公司負責人,職位都更換。

今年三陽將改選董監事,持股才近3%的張宏嘉能續任董事長嗎?接受《天下》專訪,面對尖銳問題,張宏嘉不迴避,他說,「應該不會被解任,我自己會有決定,不管以後是誰,要好好經營。」

這句話為營收300多億元、直接員工兩千多名,還有上、中、下游龐大的汽、機車零組件供應鏈、銷售體系的三陽工業,丟下經營權再起波瀾的震撼彈。

張宏嘉是三陽工業創辦人張國安之子,為何創辦人之子會面臨被解任或提早請辭的命運,誰才是實際掌握台灣第三大汽車製造集團的人?

經營權爭奪戰 一打30多年

34年前,《天下》就以三陽集團為封面,當時它名列台灣前十大企業集團,台灣每四個機車騎士就有一個騎三陽機車,近五輛轎車就有一輛是三陽製造的喜美汽車。

打造這王朝是三陽工業創辦人張國安,1954年在內湖從生產磨電燈起家,「我四歲就到工廠,從小就愛機械、愛造車產業,父親更不斷訓練我,從最基層的鎖螺絲做起,還派去日本本田的濱松廠實習,」張宏嘉說。

張國安從磨電燈一路做到機車、汽車,被稱為「台灣艾科卡」(汽車產業英雄),受栽培的張宏嘉更把父親當偶像,連念書也刻意跟父親念同科同校,因此張宏嘉又被稱為「太子」,早晚是三陽董事長。

1986年,一場對白與張力媲美八點檔連續劇的「政變」,改變了一切,頂著腦外科醫生的頂尖學經歷回台接掌慶豐集團,當時的三陽工業董事長黃世惠突然解任總經理張國安,「當他(指黃世惠)在常董會上宣布我明天可以不用來了,大家以為他在開玩笑,事前一點跡象都沒有,」已過世的張國安曾向《天下》描述當時場景。

回想這一切,張宏嘉仍不諒解,「父親走得非常難堪,我雖然已經做到了營業部門主管,但再待下去也沒意思,」王子復仇之說從此不脛而走。

解任張國安後,黃、張兩家涇渭分明,黃家改以慶豐為核心跨製造、服務貿易、金融,年營業額破千億元。

張國安則告誡小孩們,「即便黃家這樣對我們,也不要做跟三陽競爭的生意,」張宏嘉說,張家後來專心經營豐群集團,旗下有豐群水產、喜年來食品、OK便利店、來來商旅、物流、美安工業等。其中,豐群水產是全世界最大的漁產貿易公司,年營收有四百多億元,「別人說我是王子復仇,我一點沒有這樣子,二十多年前,就有人說豐群發展得比三陽好,我們已經復仇了。」

兩大股東求去 神祕外力進場

但為何三陽黃家會走到失去經營權的地步?張宏嘉透露了當年日本本田跟黃世惠家族反目成仇的故事,先是慶豐跟福斯汽車合作竟隱瞞本田,「張桑,你知道他要跟福斯合作嗎?」張宏嘉說,事先告知合作伙伴是尊重,本田相當在意被黃世惠蒙在鼓裡。

緊接是亞洲金融風暴後,重擊慶豐集團,財務惡化,本田擔憂自己在台灣的未來,找上張宏嘉表態要直接經營三陽,張宏嘉說,「我說我非常支持,必要時還可以讓出自己持股給本田。」

但本田與黃世惠的談判卻決裂了,甚至在分手前就先找韓國現代汽車簽約,更讓本田更無法接受,2002年雙方分手,本田、張宏嘉開始出脫三陽持股。

三陽兩大原始股東都賣股離去,表面上讓黃世惠獨大於三陽,實際上卻也讓三陽股權分散,埋下外敵入侵的因果。

而一個落難貴族坐在金山上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三陽有龐大土地資產,債權銀行卻因為慶豐還不出債務而拍賣黃世惠家族的股票,持股愈來愈少。

2011年,神祕富翁登場,這一年三陽在股東會前清查股權,名單出爐後,連三陽內部都大吃一驚,最大單一股東已不是黃世惠家族,而是全球人壽,還有陌生的九鼎開發建設執行長吳清源,持股數也擠進十大股東。

多方人馬競逐三陽,爆發了委託書大戰(收購小股東的投票權),黃世惠家族有驚無險保住經營權,但吳清源及市場派(非原始股東)取得了兩席董事,黃家獨大的局面被攻破了。

吳清源才是今天實際掌握三陽的人,但原以為他在新竹靠土地重劃致富,進一步調查發現,他跟全球人壽有過密切交易的關係,雙方光是在新竹光埔重劃區總共成交14筆土地、總金額59.4億元。

往下了解,三陽內湖老廠因為近年來房地產大漲,有龐大的土地開發價值,但開發的合作對象是全球人壽大股東、彭誠浩家族的美孚建設。

一邊是美孚建設跟三陽合作開發土地,一邊是美孚關係企業全球人壽默默收購三陽股票,又有一個曾與全球人壽交易密集且金額不小的吳清源搶經營權,黃世惠家族碰到前門有狼、後門有虎的局面──因為三陽土地豐厚,開發完成必然使股票上漲,經營權之爭牽涉的是龐大土地利益。

2014年,第二回合登場,全球人壽出清三陽股票,但吳清源身邊多了更多戰友,偉邑開發董事長黃裕昌、薇閣精品旅館董事長許調謀等人,總持股已遠遠超過黃世惠家族。致命一擊是市場派迎回太子克承大統,以血統對血統,三陽經營權爭奪戰有如宮廷戲,上演太子中興復國。

還原過程,張宏嘉說,「當他們來拜託我回去,我是拒絕的,因為我不缺一個董事長當,不想介入經營權之爭,也因為父親沒有交代(取回三陽)。最後他們一句話打動我,勸我至少要考量,『這公司是你父親創辦的,當你父親的小孩住在加護病房裡,怎忍心不回來。』」

不只當個奪權「神主牌」

張宏嘉以近3%股權接任三陽董事長,被解讀為市場派推翻黃世惠家族的「神主牌」。

但張宏嘉回到三陽第一天卻這樣說,「我不是為了股東回來,我是為了利害關係人回來的,包括股東、員工、供應商、經銷商、顧客、銀行等所有利益相關的人回來,我們是專業經理人,不可以只為股東工作,」「神主牌」認真幹起了他的工作來。

張宏嘉還拔擢專業經理人張永杰升任總經理,改革過去把產品塞在通路製造假業績的衝牌策略、整併經銷體系汰弱留強,三陽機車銷售量因此先降後升,第二年就開始賺錢,汽車事業則砍掉多餘浪費,例如,結束三陽在越南的小貨車生產線。

不是神主牌,而是回來救三陽的。張宏嘉說,「我帶著幹部以小跑步的速度,把三陽從加護病房救回來,現在算是在普通病房,並且每週跟幹部開會談國際化與經營哲學,雖然離開三十多年,但我感覺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三陽,一切非常熟悉,」張宏嘉造汽機車的兒時夢想,終於在近一甲子後成真。

去年1月,一件事情發生了,新竹地檢署起訴揚華公司負責人詹世雄、前負責人林家毅,涉嫌在2012年3月到2015年6月期間,聯合多家上市櫃公司美化財報做假帳。

這件事震驚三陽內部,因吳清源除了收購三陽股權,也在2012年收購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美克能(改名為揚華)股權並選上副董事長,直到2014年1月辭任,並出清股票。

也就是說,做假帳期間與吳清源任期重疊。再追查請辭時間,剛好是揚華假帳案爆發前,讓人質疑台灣的公司治理,竟是大股東賣光股票就能撇清所有責任?

吳清源以書面回答《天下》採訪:諸如全球人壽、揚華等事,與三陽營運無所關連,故也不便多作回應。他強調,進入三陽之後,就馬不停蹄地參與,主導三項重要措施,經銷體制改革、推出新機種、零件中心成立,使得業績得以回升。

王子復仇的終結?

去年5月,三陽經營者之爭浮上檯面,總經理一職由吳清源暫代,張宏嘉還能真正指揮公司嗎?

張宏嘉說,「回來之後,我也一定程度擔任總經理角色,並培養專業經理人,這才是長久經營的方法,但如果是股東擔任總經理,我是沒有辦法指揮他的,因為這會起衝突。」但吳清源實際掌握三陽動作並沒有停止,轉投資負責人、財務主管陸續換人。

其實,以豐群集團的財力,張宏嘉有機會反撲,為何放棄抵抗,張宏嘉說,「因為父親沒有交代(取回三陽),我也不願所羅門王裁決兩個婦人爭小孩的故事發生在三陽,要把它剖成兩半一人一半,如果要這樣傷害三陽,我寧願讓給他們。」

詢問吳清源是否滿意張宏嘉並支持他續任?吳清源說,董事長續任與否,交由股東會決議。這意謂著,張宏嘉可能要在股東會前做決定,否則父親被大股東解任的命運,將在他身上重演。

這給了台灣企業、家族一堂課,如果當年黃世惠能夠跟張國安共治、專心經營,也許這一切不會發生。也必須思考,汽車工業是國家刻意扶植的火車頭工業,牽連的就業與供應鏈甚廣,誰是三陽的實際經營者、他做了什麼,關係的是眾多產業鏈與就業,有必要審慎檢視。(責任編輯:李郁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